哪里是忘记了,是她根本不知道原主苏语宁的生日。

  苏语宁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只得笑了笑:“是没想起来,谢谢寒哥。”

  “你也可以告诉我你本来的生日是什么时候的,我们可以再过一次?”萧墨寒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

  苏语宁咧了咧嘴:“就今天挺好。”

  她从萧墨寒的手中接过装面的碗:“是你亲手煮的吗?闻起来好香?”

  “那快尝尝,我第一次给人煮长寿面,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村里的阿婆跟我说,这羊汤炖得久了,味道都溶进面条里,不会难吃。”

  苏语宁喝了一口汤,鲜得她舌头都要掉了:“嗯,好香啊,不愧是寒哥亲手做的。”

  “小马屁精。”萧墨寒被她哄得心花怒放:“赶紧吃,我再去给你端些别的吃食上来。”

  过生日当然不能只有面。

  苏语宁一碗面没吃完,萧墨寒就从楼下端了些羊骨头跟羊肉上来。

  手抓羊肉,烤羊排,老远都闻着香味了。

  苏语宁馋得直流口水,话说她有很久很久没吃过烧烤了!!

  “别急,都是你的。”瞧着她眼睛都快冒光的样子,萧墨寒忍不住直笑:“馋成这样吗?”

  “主要是中午尽吃素了,有点馋肉。”苏语宁咽下最后一口面条,手就伸向了烤羊排。

  萧墨寒笑意更深:“所以那条鱼也是素了?”

  “鱼肉哪里能算是肉?”不存在的,оазис苏语宁从来没把鱼虾当过肉。

  萧墨寒头回听到这个说法:“嗯,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寒哥,你也太没原则了吧?”苏语宁都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

  萧墨寒伸手把她嘴角的油渍擦了一下:“慢点吃,我不跟你抢。”

  毕竟他还等着她吃饱了,他好吃她呢!!

第741章我饿了,馋的厉害

  苏语宁哪里知道萧墨寒的想法,烤羊肉吃得无比的畅快,可惜了过生日也没个蛋糕。

  等回省城了,买个蛋糕来吃吃吧!

  再许个愿!

  苏语宁吃得一脸满足,吃得眼睛都眯起来,萧墨寒看着她满足的样子,也跟着满足。

  等苏语宁吃饱,萧墨寒收拾了碗筷端下楼的时候,苏语宁想起个事。

  她起身收拾干净,拿过纸笔,开始坐到桌前画起之前的老爷爷跟老奶奶来。

  苏语宁记忆力不错,不说画得百分百的一模一样,多少是有些像的。

  她也不知道伏案画了多久,反正萧墨寒一时半分也没上来。

  直到停笔,萧墨寒也没上来。

  苏语宁直起身,觉得有些奇怪,正准备下楼看一眼,就撞上开门进来的萧墨寒。

  萧墨寒一身水汽,显然是去洗澡了。

  “你怎么……”

  苏语宁话没说完,就被萧墨寒一把拦腰抱起来:“宝贝吃饱了,现在该换我了。”

  “啊?”

  感情这二人世界,就是床上那点事了?

  苏语宁推着他的肩膀:“停停停,我有正事跟你说。”

  “什么正事等明天再说,我饿了,馋得厉害。”萧墨寒把苏语宁困在了床上,俯身过来亲她。

  “萧墨寒你讲讲道理,你昨天晚上吃了一晚上,我早上差点没爬起来,你怎么就又饿了还馋得厉害,你馋啥?”

  萧墨寒一本正经:“我馋肉,早上跟中午都吃的素,晚上总得让我吃点肉?”

  这肉和肉是一样的肉吗?

  这人怎么这样?

  苏语宁欲哭无泪:“我就说一句,说完后你再吃行吗?”

  瞧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萧墨寒没狠下心继续,干脆翻身坐起来:“说吧。”

  苏语宁得了自由,赶紧手脚并用地爬到放桌子的那边,从桌子上抓到她刚刚画的那幅画:

  “你看这老爷爷像谁?”

  萧墨寒盯着画瞧了两眼:“这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对老夫妻吗?你突然画他们做什么?”

  “本来是想着回去后拿给悦食府的人看的,好给他们免单,可画着画着我就觉着有点不对劲了。”

  萧墨寒又仔细看了两眼那两幅人像:“怎么个不对劲?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等我会。”苏语宁拿过铅笔,翻开另一页画本刷刷几笔画下去。

  萧墨寒一瞧她这是打算再画个人啊,这得画到什么时候。

  “媳妇?”

  春宵苦短,他不想让媳妇把时间浪费在画画上,他想跟她滚床单啊!!

  苏语宁没理会他的委屈:

  “别吵,等我画好你就知道不对劲在哪里了,萧墨寒我跟你说这是件大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见苏语宁突然变得这么严肃,萧墨寒也没好再继续闹她,万一真有什么大事呢,他不能为了自己那点小心思,把媳妇的大事给耽误了!

  瞧瞧他多善解人意!

  萧墨寒都快把自己给感动了。

  小二十分钟后,苏语宁总算是停下画笔。

  萧墨寒凑过来瞧了一眼:“这不是小明吗?你突然画……”

  他一句话没说完,突然一怔,想起什么似的把画撕了下来,然后翻到了本子的前一页。

  “怎么会?”

  萧墨寒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苏语宁,然后又低头看一眼手里的两幅人物肖像:“怎么会这样?”

  太不可思议了!

  苏语宁刚发现问题的时候,反应没比萧墨寒好多少。

  “我开始也没注意到,昨晚到今天我一共见过老爷爷两次,可我始终没觉得他跟小明像,直到晚上想把他画下来。”

  苏语宁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

  “你看单独去看,完全不会觉得他们长得像,但是把两幅画放到一起,就会发现太像了。”

  “是啊,太像了。”萧墨寒手微微颤了一下:“我去找老爷爷问问。”

  他急匆匆地下了楼。

  苏语宁赶紧追上他:“你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去。”

第742章怀疑

  当萧墨寒跟苏语宁来到楼下时才发现他们并不知道那对老夫妻住在哪个房间。

  他们只好找到了当初接待他们的村民。

  村民告诉他们那对老夫妻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退了房离开,现在已经不在村子。

  萧墨寒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也许是我们想多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苏语宁则不这么认为:“你还记不记得昨晚你拉我下来散步时,无意中听到的老夫妻的对话?”

  当时他们以为老夫妻在吵架,所以急匆匆地就走了,没有仔细去回味那些话里的意思。

  如今细细一想才觉得有些奇怪。

  老奶奶说的亲亲孙子,老爷爷口中的阿恒,老奶奶说如果当初没跟他们回沪市?

  是谁跟谁回沪市?

  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担心孙子吃没吃饭,吃没吃饱?

  是不是孙子已经丢了?

  苏语宁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好了好了,你别胡思乱想,就算他们真的是小明的亲人,眼下我们也不知道要上哪里去找他们。”

  萧墨寒拉了苏语宁回房间:

  “小明如今是我们的孩子,他也已经融进这个家,如果我们贸然地帮他找回家人,你认为他会怎么想?”

  “小明本来就聪明,会不会觉得我们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