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候不到,见什么?”

“谈多久才是时候?”

云橙的反问让傅暄的手指停在了她的唇上。

又是这个问题。

只要傅暄不肯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永远都是个问题。

好比地下情,明明两个人都是单身,云橙却像是个小三似的,不能光明正大。

她懂傅暄的担忧,无非是怕被缠着一辈子。

不过,云橙也有别的顾忌。

“算了,这件事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云橙不想让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此而闹僵。

她争取太久,也没有成功过。

他和她一样,其实都固执。

所以,逼他没有任何用。

傅暄注视着她的眼睛,“没有不高兴?”

“这有什么不高兴的?”云橙一脸的无所谓,“我心里有数。”

她今天的反应有些反常,至少在傅暄看来,她不应该这么淡定。

傅暄倒是好奇了,偏坐在一旁,“你怎么解释?”

“随便找ʟᴇxɪ个对我没有想法的人假装在谈恋爱,过段时间再分呗。反正谈恋爱不和就分,没有什么大不了。重要的是,我得让家里人知道我有认真对待这件事情。”

云橙确实是想找个跟她有同样被催婚烦恼的人来一起面对这个事情。

傅暄眯起了眸子,“随便找个人假装谈恋爱?”

“嗯。”云橙问:“不行?”

“你找谁?”

“反正不找你就是了。”

“……”

傅暄再一次压在她身上,警告她,“你最好给我处理干净一点。”

云橙噘了一下嘴,有些疑惑地指着傅暄的脸,“有件事情我一直没弄清楚,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咱们这样,到底是谁更见不得人?”

傅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既然不想跟我有更深的纠缠,那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毕竟,我还得给我爸妈一个交代。”云橙像哄孩子一样哄他,“只要把我爸妈那里摆平了,我跟你就可以将这段地下情发展更长久一点。你的快乐也会延长一些。”

地下情。

这个词听起来真的不好听,但又带着一点点刺激的感觉。

“随便你怎么弄,只要不跟别人睡,都行。”傅暄没有别的要求,他要的只是这个女人而已。

他希望他的女人干干净净的,至少他还没有想要结束这段关系之前。

云橙耸肩,“这个我可不敢保证了。万一我遇到了一个比你身材更好,长得更帅,对我又温柔体贴的人,我很难还愿意跟你保持这样的关系。”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傅暄的眼神变得阴鸷了。

云橙丝毫不慌,一直都是他在给她添堵,难得有这种给他添堵的机会,她得好好把握。

傅暄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危险地盯着她,“你再说一遍。”

“我要是说这辈子就非你不嫁,非你不可,你信吗?”云橙双手撑着他的肩膀,“起来,重死了。”

“云橙,你给我安分点。”傅暄掐着她的下巴,凶狠地警告。

云橙直视他的双眼,不再开玩笑,“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毕竟我还得嫁人。你要是给不了我婚姻和家庭,也不能阻止我想去拥有这些吧。跟你说这些,只是不想将来我突然跟你结束这段关系你会觉得我这个人说变就变。”

这一次,她无比真诚。

傅暄喉咙微微动了动,她现在不跟他提结婚的事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也是在尊重他的决定和选择。

但是想到她以后要嫁给别的男人,要跟别的男人你侬我侬,心情就异常的差。

“你就这么确定有人会娶你?”

“我又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当是在跟你谈恋爱了。只不过是一场早知道没有结果的恋爱而已。”云橙冲他笑,“要不你行行好,早点跟我断了关系,让我有个空窗期去准备一下新的恋情?要不然我也觉得我有点渣。”

傅暄手指摸着她的唇瓣,薄唇轻启,磁性低沉的嗓音响起,“好啊,等你遇到了再来跟我说。”

云橙不知道他说这话是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她知道,他不会跟她纠缠一辈子的。

明明这么合拍,明明是她深爱的,明明已经在一起了,却不敢去憧憬未来。

大概,这就是偷来的幸福,所以不会长久吧。

如此能多一天快乐就是一天吧。

云橙主动缠上他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唇,和他拥吻。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分道扬镳了。

所以,她格外地珍惜。

“你说,你还能找到像我一样跟你合拍的人吗?”云橙在他怀里娇喘着,手摸着他的喉结,问他。

傅暄手指上夹着烟,吞云吐雾,“你去过你的生活,我的事不需要再这么好奇了。”

云橙的手在被子底下突然狠狠地抓了一下。

“嘶……”傅暄报复性地掐着她的腰,“你想我死?”

云橙才不管他痛不痛,手就没有离开过,“你会跟韦雯在一起吗?”

傅暄无情地回应她,“等你嫁人了,我跟谁在一起你都管不着。”

第47章女婿非同一般

要说无情云橙自然是比不过傅暄的。

这男人前一秒还在跟她情深意重的缠绵悱恻,下一秒就能够翻脸不认人。

云橙觉得自己上一辈子一定是绿了傅暄,要不然这辈子为什么知道他不负责任还要死乞赖白的跟着他?

傅暄说陪她两天那就是两天,云橙趁着他出门了就提着行李箱回自己的公寓。

男色误行程,原本好好的在S市玩耍,可能还有不浅的艳福,就被傅暄一个电话给全都毁了。

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够跟他断舍离啊。

乌芸回来了,两个人约在了咖啡馆。

“呐,你让带的东西。瞧你这满面桃花的样子,被滋润得不错啊。”乌芸把买的东西给了云橙,打趣着。

云橙接过来说了声谢谢,摸了摸脸,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打量着她,“你跟那外国大帅哥有没有进展?吃到了吗?”

乌芸撇嘴,“老外太……”说着就摇头。

“太什么?”

“就是太Open了。”乌芸摇头,“我有点招架不住。进行了一半,就跑了。”

“……”云橙震惊脸,“进行了一半还能跑了?”

乌芸夸张地哆嗦着,“你不知道,他衣服裤子一脱,我看了一眼,当下就萎了。我萎了。”

云橙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有些好笑。

“我不喜欢那种全身是毛的,该有的地方有就行了,干干净净的不好吗?”乌芸说:“穿衣斯文败类,脱了衣服那就跟原始人一样。没食欲。”

云橙觉得她形容得也不错,“都那种时候了,眼睛一闭不就行了嘛。万一他技术好呢?”

“算了吧。我后来又想了想,这种不知根底的人万一一夜风流之后染上了什么病,那我这辈子不就毁了?”乌芸喝着咖啡,压压惊,“我这人啊,还是不适合随便。”

云橙突然想到她当初跟傅暄的时候,可没有想过这么深层次的。

那个时候她对傅暄是有迫切的想法的,只想着要把这个人拿下,让他成为她的男人,哪怕只是一夜男人,她都满足了。

现在想想,乌芸这么谨慎是好事。她也是运气好,没有遇到个乱搞事的。

和乌芸道别后,云橙就提着东西回了爸妈家。

好歹也是出去玩了一趟,总得带着礼物,要不然会被怀疑的。

林母苦口婆心,让她去见见邻居家的侄儿。

云橙死活不肯,最后在林母的威逼利诱之下,只答应远远地见一面,要是有眼缘,那就进一步了解。要是没有,就算了。

林母同意了。

到了楼下,林母就指着前面健身器材和吴阿姨正说着话的男人,“你看,怎么样?精神小伙。”

云橙看了一眼,圆脸,身材倒是不错,但是看着很小。

“妈,他要跟我走在一起,别人以为我是拐的哪家小孩儿呢。”云橙摇头,“我喜欢成熟稳重一点的。”

林母皱眉,“看着小怎么了?人家年纪比你大呀。再说了,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不就喜欢小鲜肉吗?你有这样的资源,还不要?”

云橙尴尬地笑了笑,“那是别人,我不一样。你就跟吴阿姨说,我配不上她家侄子。”说罢就转身往楼里跑。

林母气得不轻,但是又没有办法。

仔细看了看那小伙子,确实看着小乖小乖的,跟自家女儿好像是差了那么点般配的意思。

算了,再叫人帮忙找找成熟稳重一点的。

吃了午饭,云橙陪着母亲去逛商场。

这个天气根本就不适合在外面逛,太热了。很多大爷大妈为了节省家里的电费,就跑到商场里来蹭空调。

云橙是认真地想给母亲买几身衣服。

“林老师。”

云橙回头,韩唯站在外面,冲她笑。

韩唯戴着半框眼镜,穿着白衬衣,牛仔裤,斯斯文文的,站在人群里,也是显眼的。

“韩老师。”云橙笑着打招呼。

林母偷偷打量着那个男人,又看到女儿笑着迎出去,眼珠子滴溜转着。

韩唯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刚开始还以为认错人了,不敢叫你。”

“我陪我妈来逛逛。”云橙回头正好看到母亲毫不掩饰地打量韩唯,默默地挪了一步挡住母亲的视线。

韩唯则往里面看了眼,“阿姨也在?会不会打扰到你们了?”

“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