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偏执:薄爷的心尖宠飒爆了》 小说介绍

那个女人笑魇如花,下一秒拿起桌上的一串烤肉喂到了他嘴边。最重要的是,他还接住了。再下一秒,只见她不知说了句什么,接着摸了一下薄夜寒的头顶,而他还摸回了她的手。司宁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脸上迅速爬上了青灰色。...

致命偏执:薄爷的心尖宠飒爆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司宁薄夜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致命偏执:薄爷的心尖宠飒爆了最新章节

《致命偏执:薄爷的心尖宠飒爆了》 第20章 免费试读

晚上,司宁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在她看来,她现在和薄夜寒的关系已经算暧昧了。
她也察觉出来他应该是有点喜欢她的。
但是,为什么他却迟迟没有下一步的进展呢?
难道说要她主动?
可万一她会错意了呢?
烦躁。
心中总有一股躁意,搅得她睡不着。
……
第二天周四,早上薄夜寒依旧来送她去上班。但是路上她没怎么讲话,显然兴致缺缺。
薄夜寒明显感受到了,但是问她怎么了,她只摇头说没睡好。
虽然觉得她心里有心事,但他不清楚,也不知道从何安慰,想着晚上接她的时候问问。
可是下车的时候,司宁却说约了朋友一起吃饭,不用他接了。
正巧,谭韶打电话约他今晚撸串,也就同意了。
晚上。
原本司宁她们是想吃火锅的,但是那家店很火,基本上要提前一天预约才有位置。
俩人都没预约,恰好那天很多人,排队的话起码要两小时,只好无奈放弃。
最后,她们去吃了牛蛙。鲜美嫩滑的牛蛙配上清香的紫苏味,口感非常好。
饭后,也不急着回去,就在灵湖广场的商场逛街。
算起来,司宁也有好久没逛街了,所以和刘蓉蓉逛街的时候也很尽兴,一下子买了好几件衣服。
配上一杯奶茶,悠哉悠哉。
直到最后买得差不多了,俩人就一边散步一边去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家。
“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男人,你们现在进展怎么样啊?”
刘蓉蓉挽着她的手,打听八卦。
说起这个,司宁也是郁闷,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了。
“也就是说,你们之间暧昧够了,但他迟迟没有表白?”刘蓉蓉一针见血地总结出问题所在。
司宁想了想,她最后点了头,“算,算是吧。”
“那他该不会是个渣男吧?”刘蓉蓉狐疑道。
“渣男就是这样,暧昧不清,但是又不明确关系。”
说完,她一脸紧张地拉着司宁的手,问:“你没跟他那什么吧?”
司宁一开始没明白,疑惑道:“什么?”
说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一瞬间有点羞耻,“说什么呢你!”
看到她的反应,刘蓉蓉就知道了答案,舒了一口气。
也是,在她看来司宁是个挺传统的女孩,怎么可能轻易相信别的男人。
“要么,他就是中央空调,对谁都好,尤其是美女,简称渣男。要么,他就是不确定你的想法,你想一下你的态度,真的有表现出来你对他也有意思了吗?”刘蓉蓉认真地分析道。
听她这么说,司宁又不确定了,“好像有吧。”
“哎呀,这个简单,你下次去试探一下,看看他的反应,他要是还一直暧昧不明,那八成就是个渣男。”刘蓉蓉煞有其事的说。
“还有啊,他要是还没确定关系就想占你便宜,那也一定就是渣男,你可一定不要上当。”
司宁被她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笑了,但也知道她是真心为自己好,抱着他的手臂,把头枕在她的肩膀上,说:“好,我知道啦,不会冲动的。”
刘蓉蓉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看到前面有卖钵仔糕的,刘蓉蓉有点馋了,就问她:“你吃钵仔糕吗?我有点馋了。”
司宁摇摇头,“我不吃,你吃吧。”
喝了一杯奶茶,她已经很饱了,再吃晚上就要睡不着了。
“那我去买,那里人多,你就在这等我就好。”
“好。”
司宁看着刘蓉蓉跑着过去,然后和一堆人挤在一起,朝老板摇手的样子,非常可爱,忍不住笑了一声。
视线转到其他地方。
现在也才八点多钟,正是广场最热闹的时候,她饶有兴致地看着周围的灯红酒绿。
县城的发展还是很成功的,经济越来越好,其他方面也正在努力往上靠。便利程度虽然不如大城市,但是生活上的东西也是应有尽有。
倏地,视线在触及林记烧烤摊的时候闪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住了。
是薄夜寒。
但他的对面,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那个女人笑魇如花,下一秒拿起桌上的一串烤肉喂到了他嘴边。
最重要的是,他还接住了。
再下一秒,只见她不知说了句什么,接着摸了一下薄夜寒的头顶,而他还摸回了她的手。
司宁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脸上迅速爬上了青灰色。
“怎么了,晚晚?”刘蓉蓉买完东西回来后发现司宁面色不正常,声音紧张了起来。
司宁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该面对这件事情,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我没事,可能是今晚吃太杂了,胃有点不舒服,我想回家吃点药。”
一听到她是胃不舒服,刘蓉蓉立马说到:“好,回去吃点药也行,不过要是一直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看看。”
“我没事,也没有很严重,就是刚刚突然抽疼了一下,所以反应这么大,你别担心。”看到她这么紧张,司宁有点愧疚,也因为自己说了慌语气明显有点不足。
刘蓉蓉点点头:“没事就行,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去吧,也有个照应。”
司宁摇摇头,撤出一抹笑,说:“真的不用,我没事,你也先回家吧,明天见。”
恰好这个时候刘蓉蓉的电话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也不再坚持,只说了一句让她路上小心就走了。
等她走后,司宁又朝烧烤摊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他们不知聊起了什么话题,那个女人正开怀大笑。
司宁只觉得心好像一颗石子投进湖里被荡漾开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泛滥开。
很乱。
又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很难受。
不想再看他们,她转身走了。
……
烧烤摊上。
薄夜寒在心里已经把谭韶骂了几百遍了,给自己留下这个烂摊子,自己却先跑了。
就在今晚,谭韶把自己约了出来,他也以为只是兄弟之间简单的对吹酒。没想到和谭韶一起的还有个女人。
紧接着,谭韶把他拉到一边,笑嘻嘻地勾着他的肩膀,“兄弟这回为了帮你可是费了大力气了,找遍了整个好友圈才给你找出这么个对象来。”
然后指了指一同而来的女人,又道:“怎么样,还行吧,这相貌在这个小县城算得上是不错了。也才二十六岁,而且人家在人民医院当护士,是正经工作。”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