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偏执:薄爷的心尖宠飒爆了》 小说介绍

“嘶。”即便他再小心,在酒精触碰到伤口的瞬间还是让她疼得倒吸了一口气,腿下意识地就缩了一下。薄夜寒停下手。“很疼吗?”“有一点。”她想说不疼,但是她刚才都疼得出声了,也不好再说不疼。...

致命偏执:薄爷的心尖宠飒爆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司宁薄夜寒小说在哪免费看

《致命偏执:薄爷的心尖宠飒爆了》 第18章 免费试读

闻言,薄夜寒的脸色缓了一下,道:“不重。”
他伸手,但司宁却没有起来的意思,眼神中透露着坚持。
“那我背你上去,这样可以吧。”虽然是在询问,却是肯定的语气。
不想抱着主要是担心他体力不够,但背着就不同了,司宁点点头。
看向他的眼神中还有一丝她也没察觉的期待。
薄夜寒转过身,在他面前半蹲下,她没有犹豫了,伸着手圈住他的脖子,趴了上去。
他也不用她关车门,待她爬上背后就迅速抓着她的小腿,再转过去用脚踢了一下,车门“啪”的一声就关上了。
见状,司宁笑了出声。
薄夜寒感受到了她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脖子上,还有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他只觉得痒的不仅是他的脖子,还有心。
虽然隔着几件衣服,但他还是清晰地感受到了后背的柔软。
在三重刺激下,他的呼吸渐渐沉重了起来。
司宁也感受到了,但她想的却是:难道她真的很重吗?看他都有点累了。
“钥匙呢?”薄夜寒停在三楼,她家的门口,问。
“在我口袋里。”司宁从口袋里捞出一把钥匙,想着让他把自己放下来开门。
挣扎了一下,但他抓着自己小腿的手纹丝不动。
无奈,只好趴在他背上开了门。
进门后,薄夜寒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沙发上。
其实她伤得也没多严重,但是他这样好像把她当成重病患者一样对待。
但是,他这样的亲近,她并不排斥。
他把她放下后,把外面穿着的薄薄的外套脱下,很随意地放在沙发上,然后自顾自地拿起桌上的水壶。
见没水了,就去厨房接水煮。
她就一直看着他忙碌的背影。
明明他只来过两次,却感觉好像他自己家一样熟悉和随意。
像是……男主人一样。
把水壶的插座插上后,他走到她面前,直接单膝跪地。
司宁怔了怔。
“让我看看你的伤怎么样。”薄夜寒温声道。
说着,轻轻的拉过她的脚腕。
知道她伤的是膝盖,所以动作间极其小心地把她的裤腿往上卷。
带着一点凉意的手指划过她细腻的肌肤,让她阵阵心颤。
还好她穿的是宽松的阔腿裤,不是紧身裤,不ᴊsɢ然裤子摩擦到伤口指定很疼。
虽然说是帮她上药,但就这么被一个男人以求婚的姿势单膝跪地的面对着,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呼吸间有些局促。
满心都在她的膝盖上,薄夜寒也没注意看她的表情。
膝盖因为被拽倒时的拉力太大,所以摩擦的力度很大。虽然穿着裤子,但还是擦破了皮。
伤口虽说不深,但她的皮肤很白,一红一白之下就显得严重了。
“药在哪?我去拿。”他抿着唇。
“就在那张桌子的抽屉里。”司宁指了指另一张沙发旁边的桌子。
他很快就从抽屉里把那一袋子药都拿了过来,从里面找出消毒水,再抽了两根棉签沾上一点,小心翼翼地涂在伤口周围。
“嘶。”
即便他再小心,在酒精触碰到伤口的瞬间还是让她疼得倒吸了一口气,腿下意识地就缩了一下。
薄夜寒停下手。
“很疼吗?”
“有一点。”她想说不疼,但是她刚才都疼得出声了,也不好再说不疼。
“再忍一会儿,要处理一下伤口,才不会发炎。”
他的语气很温柔,有点像哄小孩子一样。
说完,他又继续手上的动作。
但与刚才不同的是,他一边给伤口消毒,一边轻轻地往伤口上吹气,就像是哄小孩子的做法一样。
司宁心尖微动,一股暖意流过,在她的心田徜徉。
眼角垂下,看着他上药的动作。
整个过程,薄夜寒都很小心,像是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一样,认真投入。
“你还没说,怎么摔成这样的?”
薄夜寒抬头问了一句,眼睛紧紧地看着她。
深邃的眼神,让她实在编不出其他借口,于是把今晚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
听完,他没说话,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他低着头司宁没清他脸上的表情,但她看到他捏着棉签的手指有点发白。
司宁有点摸不透他的意思,也没再说话。
处理完膝盖,他向她伸出手,她主动把受伤的那只手也伸了过去。
因为没有衣物来缓冲,所以手上的伤明显比膝盖的要严重,上面还残留着一些细小的沙子。
他一开始没注意到她的手也受伤了,是上楼她搂着他脖子的时候才看到的。
若是一开始就看到了,他一定坚持带她去医院。
他怕没处理好给她手上留疤了。
处理手上伤口的时候,薄夜寒生怕弄痛了她。因此,包扎好伤口后,他的额角都出了一层薄汗。
“呼。”他舒了一口气,终于处理好了,心也放了下来。
“谢谢你。”
司宁由衷地感谢他,遇到他以来,每次都是他在帮她,而她也没好好地感谢他。
听到她的道谢,薄夜寒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地说:“我不用你的道谢。”
闻言,她怔了一下,说:“那周五晚上你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她早就想请他吃饭,好好感谢他这大半个月以来的帮助,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她顺势提了出来。
“好啊,你几点放学,到时候我去接你。”
薄夜寒也正有此意,他原本的计划就是趁她放假有空,向她表明心意。
他觉得俩人现在的状态,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原本他是不想太草率,想有一个正式追求她的过程。
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我忽然想起来前天在你这好像落下来一包烟来着,你看见了吗?”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随口一问,眼睛却饶有兴致地盯着她。
听他说起那包烟,司宁眼睛睁大了。
她好像把那包烟和买的药放在一起了,那么他刚刚拿药的时候就看到了吧?
那他现在问是什么意思?
抬眼,她看到他眼里的戏谑,她明白了,他就是故意的。
她瞪了他一眼,故意说:“没看到。”
但说实话她的眼神在他眼里一点杀伤力也没有,反而还显得可爱,让他忍不住想摸摸她的脑袋。
事实上,他也遵从了内心的想法动手了。
真软。
触感意外地好,他实在没忍住又揉了几下。
没有意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司宁的脸瞬间红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味道,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忽然,“咕~”的一声把这满室的暧昧一扫而光。
司宁有点尴尬地看着他,干笑着捂了捂肚子。
这也不怪她,从午饭到现在已经快九个小时了,期间只喝了水,到现在实在是饿极了。
他低笑,心情愉悦地开口:“想吃什么,我去做。”
“家里只有面了……”
“小意思,交给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