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抱紧兵哥哥一辈子小说》 小说介绍

秦逸低下头,在零食堆里挑了挑,选了一包辣条打开,却不着急吃,而是问:“你刚才说玩什么游戏?”江嫣双肘放在膝盖,倾过身去看着他:“真心话,说真心话,敢不敢?”秦逸嚼着辣条,挑眉看她,意思详细说说。...

热门小说已完结秦逸江嫣小说无弹窗大结局_秦逸江嫣重生后抱紧兵哥哥一辈子全文阅读大结局

《重生后抱紧兵哥哥一辈子小说》 第17章 免费试读

在等待江嫣睡醒那段时间,秦逸一个人在小城里走了走,天刚刚亮,朝阳穿过已经荒废掉的厂房丝丝缕缕照过来,干冷的空气并没有温暖分毫。
秦逸漫无目的走在小城最大的主路上,看着两旁低矮斑驳的老式楼房,假花假草装饰出来的绿化带,早起谋生的面容疲倦的老乡,还有与精致毫不沾边的店铺橱窗,想象着他过分精致的老婆是如何在这里踉跄着长大的。
江嫣或许永远不知道,在很久之前,秦逸就已经拼凑出了她窘困又无助的年少时光。
根本不用左冷禅那通揭穿她老底的电话,那通电话只会让秦逸觉得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顽强,也更加清楚了一些,她走到今天费了多少力气。
在原路走回去时,秦逸低头盯着人行路上松动的地砖想,某种程度上他是佩服江嫣的,如果换成是我可能早就被生活绞杀干净了。可反过来他又假设,如果让江嫣来过一遍他的人生呢,不知道会不会也做出一样的选择,或者更甚。
秦逸继续假想时,突然接到陈伟浩的语音通话。
陈伟浩大半夜被秦逸叫醒处理左斌的事情,头晕脑胀的忙了半宿,才回过味来事情的严重性,电话里焦急地问秦逸江嫣砍人会不会判刑,用不用帮他找律师?又说让他放心处理家里的事,公司别管了,尚智远今天会先来北京这边,他问起的话我帮你编个话。
秦逸这才想起来今天原本有个品牌活动的,是跟一个当红炸子鸡艺术家谈出联名款的事。这个联名原本是秦逸提出的方案,可老尚还是交给尚智远去主抓。秦逸电话里让陈伟浩随时同步自己情况,又解释了一下江嫣家的事,说他现在要去派出所把老婆接出来。
当时陈伟浩隔了几秒钟,试探着说:“你们俩要不趁这个机会,把话都说开,好好聊聊。”
秦逸本能地怼了句:“用你管?”
陈伟浩压低了声音,带着点小心翼翼:“她要是知道你不止是一个设计,以我对她的了解,你就不用担心她跑了。”
“我什么时候担心她跑了?”秦逸气急败坏,喊了起来,“而且你怎么了解她了?”
陈伟浩见他炸了毛,迅速挂了电话。
秦逸刚巧走到派出所门口,他没有进去,而是坐在台阶上点了一根烟,心绪平复一些后,他盯着那根快燃尽的仿佛一座迷你火山一般的滚烫烟头,屏住呼吸,两根手指用力捻上去,星火烬灭,烟灰徐徐飘落。
他当然理解陈伟浩的用意,他难道不想彻彻底底坦诚相见吗?事实上从知晓江嫣去公司查他那一刻,他非但没紧张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像是终于吐出了那块压在胸口的巨石。
他希望江嫣用她锋利的爪牙扒了他的皮,对着他本质里已经糟透了的灵魂冷嘲热讽,为了解气也可以砍上几刀,踩上几脚,他不介意,大不了还像以前很多次那样捂着头蜷缩着等待一切结束。
他希望江嫣一层一层的,把他所有的伪装揭穿,而不是由他自己来做。
他不敢。
他能承受被遗弃,被鄙视,被最亲密的人将他连根拔起,再在他最薄弱的位置施以酷刑。
可他无法主动割舍,他的那些刺只是虚张声势,他懦弱,他承认。
可这样耗下去,他又觉得自己过于自私和卑劣。
“不行,”秦逸感受指腹间的灼烧,告诫自己,“她还没有完全从一个泥淖中爬出来,我不能再把她拉到另一个里面去。”
他听到了身后高跟鞋的踢踏声,比她平时的脚步声浮乱了些,可秦逸还是第一时间辨别出来,稳了稳神,决定面对。
可是当他站在台阶下面仰起头,看着那个明明单薄到几乎被抽干了魂魄,却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站在最上面的人,刚才所有翻来覆去的纠缠都像是那截烟头一般被他碾碎在指间。
她散下来的卷发几乎裹住了整个肩膀,风一ʝ��������吹,露出那张一次次轻易要了他残存不多的理智和底线的眉眼。
秦逸听到脑中一个无赖说,不行,我反悔了,我就是懦弱。
他当时眯着眼睛,看着他老婆,用轻松的语气调侃她,可心里想的却是,我要把这谎言坚持到底,牢底坐穿。
不过那时的秦逸没有料到的是,当天晚上的酒店大床房里,他正狼狈徒劳地向外散烟时,他老婆出了一趟门匆匆回来,手里捧着一大堆零食,要跟他玩一个真心换真心的游戏。
最终,还是她露出那锋利爪牙。
江嫣带着一股锐利的冷气进来,可脸上的微笑柔软从容。她手捧一大袋零食和饮料,招呼秦逸坐到沙发上,把零食摊在中间,自己拿了一罐啤酒,递给秦逸一瓶营养快线,语气淡淡的:
“你不能喝酒,你喝小孩的饮料。”
“就没有大人喝的吗?”秦逸理了理那件敞开胸口的浴袍,坐在她对面。
“不喝拉倒。”
她还穿着秦逸的外套,材质硬挺的休闲帽衫将她本就偏小的骨架显得更薄了,嫌散下来的头发不适,她用发圈随便抓了抓缠在脑后,低低的扎了个蓬松的马尾,耳边缀着几缕卷曲的发丝。
她坐在一顶射灯下面,秦逸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看到她利索地拉开一罐啤酒,用纸巾擦了擦浸出来的泡沫,抬起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而后那双灵动又诡计多端的眼睛盯着自己,上下打量。
秦逸低下头,在零食堆里挑了挑,选了一包辣条打开,却不着急吃,而是问:
“你刚才说玩什么游戏?”
江嫣双肘放在膝盖,倾过身去看着他:“真心话,说真心话,敢不敢?”
秦逸嚼着辣条,挑眉看她,意思详细说说。
“每人问对方三个问题,只有三个问题,是你最想知道的事情,而对方必须如实回答,必须说真话,敢不敢?”
秦逸手里扒着开心果,神色也是耐心细致的,看不出任何情绪。他很擅长这种不动声色的表演,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汹涌的波涛已经将他反复溺死多次了。
他比江嫣想象中的要了解她,他太清楚江嫣正在用一种轻松的游戏,来猎取最需要的信息。跟过去她那些或娇蛮或体贴的手段一样,都是她伸向自己的伪装过的爪牙。
秦逸点点头。
江嫣很高兴:“好,那你问吧。想好啊,只有三个问题。”
“为什么我先问?”
“我还没想好啊。”她理所当然地说。
江嫣想去撕一个酸奶盖,却怎么也撕不开,秦逸拿过来,撕开后递给她,江嫣自然接地过来:“问吧。”
秦逸又低头吃了两个开心果,才缓缓问出第一个问题:“是为了钱跟我结婚的吗?”
江嫣想了想:“是。还有你的房子。”
秦逸使坏:“你怎么确定那就是我的房子?说不定是我租的呢?”
“结婚前我去物业和房管局查过。”
秦逸狠狠点头,并不意外她能干出这种事,又问:“后悔了吗?”
“还没有。”江嫣认真想了想 “此刻还没有,但不敢保证明天会不会。”
秦逸眯着眼睛盯着她,表情复杂晦涩:“你还挺严谨。”
“最后一个问题了啊。”她提醒。
秦逸细细嚼着嘴里的干果来舒缓情绪,有点羡慕她能轻松做到这种冷酷的坦诚。既然如此,他也努力调动所有勇气,试图自己剥开皮肉掏出一些真心。
可同时脑中泛起许多复杂的情绪,难堪的片段,还有无法言说的自相矛盾的因果,终于在她催促的眼神中,秦逸问出前半截话来:“你介不介意我……”
不行,还是没勇气说出口。他眼睛酸痛地看着对面他理应最亲密,实际却是隔阂最多的人,正要艰难补充完后半句时,她把话抢了过去。
“哦,你是问我介不介意你是个设计吗?”江嫣爽快说,“也不能说完全不介意吧。我接受。”
坦然一笑,秦逸没再补充。
窗外一辆拉货的货车驶过,发出隆隆的声音,循着敞开的窗户刺耳地滚进来,暂时打断了他们刚才险些赤膊相见的交锋。
待杂声过后,秦逸敛起了散漫,罕见地认真对她说:“到你了。你的问题呢?”
秦逸当时做了结婚以来最为坦荡的心理准备。
“好。”江嫣拍拍手上的零食残渣,深呼吸,流畅地发问,“第一个问题哦,如果你在尚飞只是一个设计,怎么会这么短的时间就安排进去一个实习生的?”
秦逸蹙眉:“我很好的朋友是尚飞的高层。”
“你这个很好的朋友,是真正的陈总吗?”
秦逸无所谓地:“对啊。”
江嫣突然直直盯着秦逸:“那如果你找他帮忙签个订单,他会答应吗?”
秦逸觉得莫名其妙,没理解她的意思:“这算什么问题?”
“回答我,他会帮忙吗?”
秦逸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恍然间明白了,冷冷问道:“这就是你的三个问题?”
“对。”
“你早就想好了这三个问题吧?”
江嫣承认。
“答案满意吗?”
江嫣察觉到秦逸的冷意,知道瞒不过他了:“托我安排实习生的是郑慧之,就是那个郑慧之。她答应我,要跟你签一个大订单,能让我们从中间赚一笔钱的。你以前也说过,这种私人之间签的订单操作空间很大。”
秦逸靠在沙发背上,低低看着江嫣:“所以你想玩这个真心话游戏,就是为了让我帮你搞钱的。”
“不管赚多少,咱俩平分啊。”
秦逸没回应她,只是居高临下看着她,脸色难看到令人害怕,江嫣垂着眸子,不敢抬头。
就这样尴尬沉默良久,秦逸才开口,语气极其冷漠,像是换了一个人:“你还真的是,从头到尾,都是演给我看的。”
这时吹进来一丝冷风,江嫣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突然觉得特别冷,她紧了紧身上秦逸的外套,去把敞开的窗户关上。
而后她故意忽视秦逸能冻死人的气场,绕着他走,准备去睡觉,底气不足地闷声说:
“你不同意就算了。”
“我同意。”
他几乎是一字一字地补充:“倒是你啊,别后悔。”
他笑了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