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抱紧兵哥哥一辈子小说》 小说介绍

秦逸看到江嫣眼睛一亮,忽地站起来,招呼她过来坐,又连连问她累不累渴不渴玩的怎么样。江嫣从没见过秦逸对自己这么殷勤,像是分离一会就安奈不住性子的愣头青,按住了就不撒手。对面的小卢就稳重多了,还是那么懂事礼貌,清清爽爽。江嫣越看男孩越赏心悦目,不免主动搭话:“小卢,多大了?”...

秦逸江嫣小说免费赏阅全文(秦逸江嫣)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后抱紧兵哥哥一辈子最新章节(秦逸江嫣)

《重生后抱紧兵哥哥一辈子小说》 第20章 免费试读

玩了不到一小时,江嫣就确定她不喜欢高尔夫这项所谓的富人运动,剩下的时间无比煎熬,后悔没有跟秦逸一起去溜达,不知道他在这京城最隐秘奢华的高尔夫俱乐部里逛到什么趣处没有。
仗着天生敏锐的运动细胞,江嫣虽第一次打却学得很快,可掌握窍门后就失去了兴趣。用精巧的力量挥出球后,她并没有太期待落地的结果,比起依赖谋算和控制的运动,她更喜欢奔跑中的竞技感。
但不得不承认高尔夫有极强的社交属性,尤其对野心勃勃的人,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在球场上“一杆定乾坤”的商场趣闻。江嫣耐着性子跟教练打满了两个小时,终于盼来了接她的车。
车直接开到俱乐部的餐厅,是三所大同小异的房子围起来的独立小院,院子中间有个巨大的鱼池。江嫣被引领到中间的屋子,一进门,看到秦逸和小卢坐在休息区候着。
秦逸看到江嫣眼睛一亮,忽地站起来,招呼她过来坐,又连连问她累不累渴不渴玩的怎么样。
江嫣从没见过秦逸对自己这么殷勤,像是分离一会就安奈不住性子的愣头青,按住了就不撒手。对面的小卢就稳重多了,还是那么懂事礼貌,清清爽爽。
江嫣越看男孩越赏心悦目,不免主动搭话:“小卢,多大了?”
小卢甜甜笑:“21,姐姐。”
“真年轻。”
“姐姐也蛮年轻啊,同龄人。”
这时郑慧之的助理从包间里把门打开,喊他们进来坐。江嫣被夸的上了头,还喜滋滋沉浸在小卢扑棱棱的大眼睛里,突然被秦逸抓着胳膊拎起来:“走了。”
包间面积不大,装饰的却很讲究,江嫣尤其喜欢窗户下面那两张日式竹椅,比普通椅子矮一点,却大了一圈,圆圆润润的看起来颇可爱。江嫣有点想坐上去试试,可郑慧之到了,招呼大家入座,让厨师上菜。
郑慧之换了套衬托身材的紫色旗袍,似乎又洗了个澡,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妩媚的清香,中长的黑发在脑后扎了个扫把一样的低马尾,露出填充过的饱满额头。江嫣仔细看看她,发觉她变好看了很多。当然这里面也有医美和瘦身的功劳,可更难得的是多了些精神气,脸上也挂着发自内心的自信笑容,跟之前的状态天壤之别。
江嫣判断她最近定是情感顺遂了,来自好情绪的滋养,可比医美效果好多了。
菜品一一上来,口味偏南方,先是松茸鸡汤,大家喝完了之后上几道精致小凉菜,最后才是堪比国宴的招牌菜。其中让江嫣最为惊艳的是切的似头发丝一般的文思豆腐,和肉质极其鲜美的清蒸河豚。
郑慧之对她的私厨颇为自豪,每上一道菜都讲一番来历,在她绘声绘色的讲述中气氛松弛了不少,菜吃了一小轮后,郑慧之自然地跟秦逸聊起尚飞的事情,进入今天的正题。
江嫣留心观察过,郑慧之谈工作的神态与日常截然不同。如果说日常还有些中年女人大大咧咧的亲和力的话,一旦聊到真金白银的工作,瞬间调动出浑身上下所有锐利精悍的细胞,通过一双眼睛扫描对方的底线和弱点,用最高效的方式达成对自己最有利的结果。
她看似在跟秦逸闲聊,却接连问了几个非常专业的问题,从尚飞今年在北方的销售策略,到俱乐部采购上的具体建议,一个个犀利问题流弹一般抛过来,砸得江嫣脑子千疮百孔无以应付,不停搅拌手里汤匙。
可秦逸全部接住了这些流弹,像个内功高手一般把它们一个一个握在手中,化为粉霁。
江嫣安静坐在旁边,看着秦逸一一回应郑慧之的问题,看着郑慧之连连点头像是放下了警惕,最终他们达成一个采购方案。
郑慧之会跟尚飞一次性签三年的俱乐部鞋和服装的采购合同,具体采购细节秦逸来定,合同上的价格按最低团体价走,额外会单独给他们夫妻总价百分之五的服务费。
服务费,也就是合法化的提成,更通俗的说法叫回扣。
江嫣粗略估算了一下,总价的百分之五再扣掉税也不是小数目了,不过郑慧之并不亏。如若她通过正常途径去尚飞采购,是拿不到最低团体价的,算起来她甚至还省了钱。
郑慧之也没装傻,大方举起杯说这是双赢的美事,让站在后面的助理尽快给他们夫妻办理俱乐部会员手续,转头还不忘夸两句江嫣的伶俐,玩笑着说这一杯咱们得敬江嫣。
江嫣自然领情,秦逸开车没喝酒,她斟了满满一杯,一口饮尽。见正事聊完了,想着该活络下气氛,江嫣自觉挑起气氛担当的身份,并再次把目光投向小卢。
江嫣闲闲地问:“小卢,谈女朋友没有啦?”
没想到小卢大方说:“谈了。”
江嫣随意追问:“女朋友是同学吗?”
秦逸给她夹了一块醋溜小排,送到餐碟里时还点了点:“你尝尝这个。”
可小卢却丝毫没在意,甚至故意说:“她就在这里上班的。”
郑慧之突然咳了一下,清清嗓子,又解释自己最近有点换季过敏,嗓子不舒服。
江嫣还要继续说什么,秦逸开口提醒她:“你手机震了好几下,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江嫣纳闷她一个闲人能有什么急事,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秦逸刚刚给她发的微信:【看他俩的手表。】
江嫣当然知道他指的是谁,不经意地朝他们的手腕看过去,赫然发现他们戴着的是一对一模一样的名牌手表,小卢的是稍微粗犷些的男款,郑慧之的是细表带的女款。当然也有撞款的可能,不过以小卢的条件是买不起这个品牌的,而且这个品牌就是以做情侣表最为出名。
所以,江嫣放在桌子下的手使劲捏了一下大腿让自己冷静,一寸寸消化哽在嗓ʝ��������子眼的爆炸八卦,郑慧之和小卢是一对!
而且小卢差点公开承认郑慧之是女友!
郑慧之还有点不愿意!
难怪,郑慧之可是在出轨啊!
那倪战知道吗?
之前还以为倪战是个四处开屏的花孔雀,原来还是慧姐玩的开!
秦逸瞥了眼旁边已经灵魂出窍的人,主动说晚上还有安排,领着江嫣先撤了。
直到秦逸的车已经驶出了俱乐部停车场,江嫣还涨着一张脸,瞪圆了眼睛回味着刚才的一切。
秦逸瞅她憋得难受:“你可以说出来了。”
江嫣脱口而出一句表达震惊的粗话。
秦逸笑:“刚才你再问就收不了场了。”
“还是你机智。”江嫣朝他连连点头表示感谢,忽地想起“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逸露出个消化不良的表情,像是吞咽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一样,他灵巧打方向盘转弯,遇到高峰期堵在一排尾灯后面,磕磕绊绊说出自己目睹的香艳现场。
他说当时吓蒙了,一刻也没停留,悄声离开,恨不得找消毒水洗洗眼睛,那一幕画面有剧毒。
“到底是什么样的?”江嫣一脸好奇看着他。
“什么什么样的?”
“他们具体到底在干什么?”
秦逸转头看了她一眼,脸噌地红了,吼了一句:“我忘了!”
“不说拉倒。”江嫣含笑,似是挑逗。
车流开始动了,秦逸专注开车,仿佛得救一般偷偷松口气。
可江嫣并没安分,思忖着问他:“你是不是觉得郑慧之找个小男生偷情,挺无耻的?”
秦逸想也没想,回答:“两厢情愿的事,就算女方年纪大一些,社会地位高一些,也无可厚非。这件事的问题关键不是小男生,是郑慧之已婚了。”
“哦,所以她出轨这件事不可原谅了?”
“嗯,也不一定……”秦逸神情认真了些,“这也要看她的婚姻状况是怎么样的,如果在婚姻里她一直是被剥削的一方,受伤的一方,或者夫妻双方有默契互不打扰,那也没什么了,我甚至会觉得她干得漂亮。
江嫣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秦逸又说:“比起盲目用道德标准审判一个人,不如再多了解她一点。”
江嫣沉默了。
半晌,秦逸有点慌:“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江嫣看着前方的车流,“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普信男。”
秦逸立刻说:“那你没看错,我是普信男里的顶流。”
又加了一句:“因为太帅。”
江嫣抿嘴笑笑,把头偏到一侧,看向窗外。
趁她不注意时秦逸也看过去,看到她专注地不知在想什么,长睫毛轻轻垂了垂,几缕长卷发弯弯曲曲搭在外轮廓上,勾勒出一张小小的精致的脸。秦逸视线落在她小巧的鼻尖上,不知是不是车内灯光的烘托,红红的一小点,仿佛点缀了淡色朱砂,像是小时候吃过的点心中间最甜的那一处。
“秦逸停一下车。”
秦逸一愣,暗自乱了些方寸:“怎么了?”
“我想吃那个。”
江嫣说的是大学旁边一家人气很旺的芝士烤红薯,门口已经排了小长队,店面不大,一对小夫妻欢快地忙碌着。
秦逸把车停在路边,他们一起排在队尾,两人翘首看着店面招牌下的菜单照片,商量着一会点什么。
也许是聊八卦促进消食,也许是晚餐根本没吃饱,他们看着招牌上简单粗暴的食物图片,双双露出殷切的明亮眼神。快排到他们时,一个稚气的大学女生过来,小心地问:“学姐学长,请问我可以插个队吗?我晚上的课马上要开始了。”
江嫣和秦逸对视一眼,默契地笑起来,又连连说好,让那个羞涩的女生走到前面去。
他们笑的不是那女生,而是被误会成大学生。可再一打量两人,忽然觉得,也难怪。
因为预料到今天会玩高尔夫,各自都选了一身休闲运动装,碍于他们已经分开住一段时间了,互相没商量,却意外搭出了情侣装的意思。
秦逸是一件米色POLO衫,卡其色裤子,材质和剪裁都极好地衬托出他身材。江嫣穿了一套杏色运动套装,百褶裙配短上衣,隐隐露出紧实的细腰线,青春洋溢。
而他们站在一起,男的挺拔阳光,女的青春明媚,两个漂亮的脑袋凑在一起互相分享对方的烤红薯,远远看过去,俨然一对乍眼的校园情侣。
秦逸见江嫣更喜欢他点的口味,干脆跟她换过来,江嫣欣然接受,笑着说了句谢谢。秦逸突然有个冲动想去点一下她的鼻尖,手已经抬高了,惊愕地怔住,退了回来。
这时,莫名下起了雨。北京的初夏雨水很多,阴晴不定,闹着玩似的。
秦逸落起两盒烤红薯放在一只手里,另一只手虚虚挡在江嫣头顶,跟她说回车上吃。两人顶着绵绵密密的小雨,小跑着离开。
江嫣心情也难得愉悦,上车后还在讨论刚才被错认为大学生的小插曲,秦逸很少见她这么开心,忍不住多看几眼,眼角尽是温柔,仓乱中竟走错了路。
江嫣一个路痴也发现了他开错了方向,提醒他:“走反了呀,怎么迷糊了你。”
秦逸自然地把话接过来:“是啊,迷糊了,最近都睡不好。”
“怎么了?”
“可能客房的床太软了吧。”
江嫣哦了一声,并没打算继续聊下去。
秦逸却一鼓作气:“我今晚能回主卧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