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半生荒凉》 小说介绍

以前梁依出去旅行,从来不喜欢住酒店,一定要住在当地的民宿里。她说那样住着舒服,而且自在。这些年,他走遍世界各地,无论是到哪,都会住在这样的民宿,因为他希望有天能碰到梁依。...

我爱你半生荒凉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_贺飏梁依(我爱你半生荒凉)免费观看完结版(贺飏梁依)

《我爱你半生荒凉》 第15章 免费试读

  五年后。
  “贺总,马上就到机场了。”
  听到徐ɓuᴉx助理的声音,贺飏猛的睁开黑眸。
  他疲惫的捏了捏眉心,随口问:“几点能到巴黎?”
  “大概是当地时间七点半左右,顺利的话,八点半能到预定的民宿。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包下了全部房间。”
  “知道了。”贺飏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又合上眼皮,最近他实在太累了。
  徐助理能看出老板很累,可想到韩爽的交代,他还是偷偷瞄了贺飏一眼。
  “贺总……”
  “嗯?”
  徐助理小心的说:“韩小姐打过电话,问您什么时候回去,还说淼淼少爷快过生日了,想跟您一起过。”
  贺飏怔了下,随即淡淡的说:“告诉她这次会久一些,赶不上淼淼生日了。”
  “是。”徐助理沉默片刻,欲言又止:“贺总,有句话……不知该不该不说。”
  “说。”
  “太太从十楼摔下去,根本不可能还活着,您这样……”“住口!”
  贺飏蓦地出声打断徐助理,他的声音冰寒刺骨,听得人毛骨悚然。
  徐助理脸色一白,立刻闭上嘴不敢再多说半个字。
  贺飏目光凛冽的看向窗外,双手死死攥成拳头,心中坚定的告诉自己:粱依没死!她舍不得死!
  这几年他就是抱着这个信念才能一直在世界各地找她,谁都不能说粱依死了,任何人都不可以!
  巴黎,香蒲小镇。
  “不要,不要过来……”“粱依,醒醒。”
  粱依猛的睁开眼睛
  ,双眼布满惊恐,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五年前坠楼的场景竟然还这么清晰,为什么她就是忘不掉?!
  韩墨赶紧把她搂进自己怀里,心疼的说:“别怕,我在这呢。”
  粱依紧紧的抱着韩墨,感觉到他的温度才渐渐止住身体的战栗。
  想到刚才的梦,她忽然推开韩墨,有些惊慌的问:“我已经很久没梦到当时的场景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
  “傻瓜,是你最近精神太紧张了。药已经吃完了,我们明天去镇上转转,顺便拿药,好不好?”
  粱依眼神一黯,垂下头回答:“算了吧,反正也就这样了。”
  “不行!”韩墨用自己温热的大手捧起她的脸,严肃的说:“依依,你不能悲观。你还有我,你忍心看着我难过吗?”
  粱依看着韩墨认真的脸,勉强的笑了笑,“好,我不放弃,就算为了你,我也不放弃。”
  “乖,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
  粱依点点头,重新躺好就合上眼睛。
  那之后很久很久,韩墨才离开房间,关门的刹那,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黑暗中,粱依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飘飘而落的雪片,嘴角布满苦涩。
  五年前她被贺飏逼得爬上窗台,却没想到吴婶竟然会把她推下去!
  那是十楼啊,摔下去必死无疑,吴婶明显是要置她于死地!
  可当时因为有雨蓬的缓冲,她竟然没死。
  落地的瞬间,粱依虽然剧痛无比,却并没有马上失去
  意识,因此她清晰的记着当时的生不如死。
  不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因为她的孩子再一次被无情得夺走了!
  粱依满是怨恨的昏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镇上,那已经是一年后的事。
  韩墨怕她胡思乱想,特地开了这家民宿让她经营,也算是给她找了事做。
  梁依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可如今的她已经是个残废,整天需要靠药物维持生命。
  她现在活着却与死没什么两样,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命终结,这样拖累着韩墨,真的可以吗?
  这一夜,梁依心乱如麻,再未合眼。
  早上七点半,韩墨来帮她起床,两人吃过早饭去往小镇上的医院。
  他们的车子前脚刚走,贺飏便来到了石泉民宿门前。
  里面走出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笑呵呵的说:“是预定的徐先生吗?”
  贺飏没说话,徐助理笑着说:“阿姨您好,是我预定的民宿,但只有我们贺总入住。”
  “啊,原来是贺先生。您快请,我先带您看看,我们家老板带着老板娘去医院检查了。”
  贺飏话不多,让徐助理拎着行李,他则跟着老妇人一边往里走,一边打量这间民宿。
  这里不算大,看样子也只有几个房间,但装修得很简单,也很别致,是梁依喜欢的风格。
  以前梁依出去旅行,从来不喜欢住酒店,一定要住在当地的民宿里。
  她说那样住着舒服,而且自在。
  这些年
  ,他走遍世界各地,无论是到哪,都会住在这样的民宿,因为他希望有天能碰到梁依。
  贺飏收起思绪,一个人到外面散步。
  梁依和韩墨从医院回来,陈婶就迎上来说:“太太,你回来了呀?预订的贺先生已经入住。”
  梁依愣了一下,脸色猝然一白,她紧张的问:“贺先生?!不是徐先生吗?!”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是有个徐先生,他说是替他们贺总预定的。”
  徐先生……贺总?贺飏的助理姓徐,难道是他们?!
  “韩墨,是他!一定是他!怎么办?!”梁依方寸大乱,急声低叫。
  即便是过了五年,她依旧难以忘记那场噩梦,贺飏就是她缠绕她多年的梦魇!
  韩墨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轻声劝道:“别担心,这个世界上姓贺的那么多,不可能这么巧,他就是贺飏。”
  “不,一定是他!我昨晚梦到了!”
  “梁依!”韩墨加重语气:“这五年我们的生活一直很平静,老天爷不会这么残忍的打破我们的平静。”
  尽管韩墨这样安慰她,可是梁依的心里慌乱无措,她急声说:“韩墨,你快去看看是不是他。”
  “好,你先别急。”
  韩墨安抚住她,正打算出去,却听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抱歉,打扰一下,我的钥匙……”
  贺飏的话戛然而止,他震惊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整个人如遭雷击。
  紧接着,他又惊又喜,激动的大声道:“依依,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他激动的想要上前,韩墨却猛的用身体挡住他,随即转向梁依,“依依!”
  此刻梁依的脸上已经彻底没了血色,她又开始瑟瑟发抖,牙齿不住的打颤,呼吸也变得急促。
  “韩墨……韩墨……我好怕……”
  “没事的没事的,不要怕,有我在。依依,你听我的,深呼吸!对,就是这样,感觉好点没?”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