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半生荒凉》 小说介绍

她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腰,极力克制住这股强烈的情感,稳了稳心神才问:“几点了?”“六点了,饿不饿?”贺飏声音很低,透着一丝沙哑,因为他听到了她在睡梦中的哭喊。...

我爱你半生荒凉贺飏梁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飏梁依(我爱你半生荒凉)全文阅读(我爱你半生荒凉)

《我爱你半生荒凉》 第20章 免费试读

  韩爽横了吴婶一眼,冷笑道:“哼,你就放心好了,她肯定不记得这事。”
  “不对,她一定记得!”
  吴婶慌乱的摇头,急声说:“当时我记得和她的视线对上了,她怎么可能看不到是我推的?!”
  “吴婶,你就别自乱阵脚了。”
  “你也不想想,五年前你把她推下楼,不但害得她成了残废,就连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这是多大的深仇大恨?!”
  “如果梁依真的知道是你,怎么可能这几年一直没找你报仇,而且今天还对你露出笑脸?!”
  “另外,她如果真的知道,又怎么可能不告诉阿飏?让阿飏替她的孩子报仇?!”
  “你就先静观其变吧,随时听我的吩咐,之后我还有用到你的地方。”
  韩爽语气十分笃定,她跟梁依认识可不是一年两年,深知梁依的脾气,那个贱人最不会演戏。
  吴婶听完仔细想了想,也觉得韩爽说的有道理,她赶紧说:“大少奶奶,我知道了,我先下去了。”
  “嗯,去吧。”韩爽挥了挥手,自己则坐在沙发上,双手轻轻的摩挲着依旧平坦的小腹。
  不多时,贺飏从楼上下来,她笑着问:“依依睡下了?”
  “嗯,她累了。”
  “阿飏,淼淼已经很久没看见你了,一直吵着要见爸爸,咱们一起回去看看他好不好?”
  “算了。”贺飏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淡淡的说:“今天太累了,改天吧。”
  韩爽心中怒火倍增,她已
  经记不清他多少次用这样的借口来搪塞她了!
  自从梁依失踪以后,贺飏对她和淼淼就不如从前上心。
  以前他为了找梁依,常年常年的不着家,就算在家也会找各种借口避开她和淼淼!
  她提过和他同居,可他却说不方便;她说结婚,他却说梁依没死,没办离婚手续,他还是已婚的身份!
  总之,他总是有理由推开她!
  现在梁依已经回来,他还是这个态度,还不就是放心不下梁依?!
  韩爽猛的站起来,“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不要儿子,可我得要!”
  她怒气冲冲的说完立刻转身就走。
  韩爽平时总是温柔如水,极少像这样跟他发脾气,她以为贺飏会出来追她,可他根本没动。
  离开贺飏的别墅,韩爽恨得咬牙切齿,心里暗咒:该死的贱人,为什么这个贱人从十楼摔下去竟然还不死?!
  不行,她必须做点什么,不能让梁依这个贱人夺回贺飏的心!
  梁依在飞机上基本没怎么睡,这两天休息不好,所以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她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昏暗的房间里,贺飏就坐在床边看着她。
  对上他那双漆黑的眸子,梁依心口一颤,险些控制不住瞬间膨胀的恨意与酸楚。
  她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腰,极力克制住这股强烈的情感,稳了稳心神才问:“几点了?”
  “六点了,饿不饿?”贺飏声音很低,透着一丝沙哑,因为他听到了她
  在睡梦中的哭喊。
  就如同韩墨说的那样,她做梦会哭,身体也会战栗,甚至会出冷汗,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五年她都是怎么度过的。
  贺飏眼底的光太过复杂沉痛,令梁依呼吸滞涩,她避开他的视线,淡淡的回答:“有点。”
  “那我们这就下去吃饭,我让吴婶做了些你平时爱吃的东西,正好都温热着。”
  梁依冷笑,“我还以为,你只会记得韩爽喜欢吃什么我。”
  “你还记得吗,我怀孕的时候孕吐厉害,什么都吃不下,你却逼着我吃最讨厌的芦笋,我吐得七荤八素。”
  贺飏喉咙一梗,他那时候只是气她不吃饭,明明怀孕却日渐消瘦,所以才会逼着她吃她不喜欢的东西。
  他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一言不发的抱起她下楼。
  梁依没有拒绝,却冷淡的说:“记得给我准备轮椅。”
  “嗯,我明天就亲自去办。”
  梁依顿了下,因为他的好脾气让她意外,她忍不住想要刺他。
  “对了,记得帮我准备尿不湿,如今的我是小便失禁的废人,没有那个东西我会尿裤子。”
  贺飏再次心口一疼,他让人调查过的,知道她的身体到底有多糟糕。
  而这一切,都是他害的。
  如果五年那天,他没有说那么残忍的话,或许她就不会出事。
  韩墨说过,她是被人推下去的。那天病房里除了保镖就是吴婶,刚才吴婶见她就像见鬼一样,只怕……
  贺飏不愿意怀疑吴婶,她
  毕竟是贺家的老人,他实在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做。
  这件事,一定还有内情,他会查清楚。
  梁依吃饭吃的不多,半碗小米饭就吃不下去了,菜也没吃多少。
  贺飏放下筷子,皱眉看着她:“这就不吃了?”
  “嗯,吃不下了。”梁依语气淡淡,一边擦嘴一边朝着吴婶的方向看了一眼。
  贺飏皱眉问:“依依,你现在怎么吃这么少?你轻得吓人,不多吃点怎么行?”
  梁依笑着看他:“因为五年前从十楼摔下去,我的胃被切了一部分,吃多了我会撑得难受啊。”
  她故意说「摔」下去,而且说话的时候也特地看向吴婶,明显见吴婶身子颤了颤。
  贺飏心口一刺,脸色也蓦地发白,明知道梁依是故意跟他针锋相对,却说不出话来。
  刚才他一直看着她吃,给她夹菜,根本没动过什么筷子,可此刻却已经觉得胸口发堵。
  他想起之前韩墨怎么哄着她的,所以自己也单膝跪地,哄着她说:“乖,再吃一点。”
  梁依定定的看着他,“贺飏,你不是韩墨,我会强迫自己吃,是因为不想他难过。”
  “但你不同,我喜欢看你难受,你越痛苦,我越高兴。”
  贺飏抿着嘴唇,心口一阵阵疼着,不是因为她的话有多伤人,而是因为她对他的恨太过浓烈。
  “吴婶,把桌子都收拾了吧。”
  说完,贺飏抱着梁依上楼,把她放在了床上,又替她盖了被子。
  梁依仰脸看他,“你打算怎么处理跟韩爽的关系?”
  “你把我找回来,却不想跟韩爽一刀两断,这对我们都不公平。”
  “我知道她现在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如果想要我留下来,那就让她把孩子打掉。”
  “不过你大概会舍不得对吧?毕竟你对韩爽一向温柔,像「一尸两命」这种残忍绝情的话,也只有对我才能说出来,对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