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半生荒凉》 小说介绍

要她怎么告诉韩墨?说因为贺飏的出现,打破了所有宁静的同时,也重新点燃了她的恨火?!她忘оазис不掉曦曦的死,更无法忘记那个还没来得及出世的孩子!之前她没有想过报仇,因为她的生活没有希望,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

我爱你半生荒凉(贺飏梁依全文在线看)-我爱你半生荒凉(贺飏梁依)免费阅读无删减大结局(我爱你半生荒凉)

《我爱你半生荒凉》 第17章 免费试读

  梁依的两只手狠狠的绞在一起,她不敢再看韩墨,而是别开眼,小声问:“你都听到了?”
  韩墨走进来,递给她一盘酸梅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既然他都听到了,梁依反而不心虚了,她看着韩墨问:“我这样对韩爽,你会心疼吗?”
  韩墨无奈的叹口气:“你明知道你对我而言胜过一切,更何况我跟她之间从来没有亲情?”
  梁依苦笑,韩墨虽然是韩爽同父异母的大哥,但韩墨从小就不喜欢韩爽。
  毕竟,如果没有韩爽母亲的介入,韩墨的母亲也不会自杀,他如何能不恨?!
  “依依,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挑衅了韩爽,激怒了她,对你又能有什么好处?”
  韩墨语气温和,但眼里却隐隐的藏着恼火。
  梁依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说话。
  要她怎么告诉韩墨?
  说因为贺飏的出现,打破了所有宁静的同时,也重新点燃了她的恨火?!
  她忘оазис不掉曦曦的死,更无法忘记那个还没来得及出世的孩子!
  之前她没有想过报仇,因为她的生活没有希望,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
  更况且以她现在这副残破的身躯,她连生活都需要韩墨帮忙,她拿什么去报仇?!
  可如今不同了,贺飏的出现给了她机会!
  复仇的念头迸起的瞬间就剧烈膨胀,梁依痛恨这样阴暗的自己,可她无法控制。
  即便梁依不说,韩墨也看明白了她的心思,他急着握住她的手:“依依,听我的,放下仇恨吧。”
  “韩墨,我放不下。”梁依很坚决:“如果贺飏不出现,我可能真的就这么混沌的等死,可他来了啊。”
  “杀死我孩子的凶手就在我眼前,我触手可及,你却让我放弃,我做不到!”
  梁依哀戚的看着他,“求求你,让我给曦曦报仇好不好?”
  “她怎么才算是报仇?让贺飏和韩爽一起死?!”
  梁依呼吸一滞,被问得哑口无言。
  韩墨也喉咙一涩,心中却是明白,她根本不是想要报仇,她只是因为贺飏的出现,心乱了。
  她爱贺飏的那么多年,已经成为习惯,她放不下,所以她给自己找了借口。
  他明明都知道,却不能戳破她,因为得到她肯定的答案会让他更加心痛和难堪。
  最终,韩墨还是妥协了,艰涩的道:“好,我答应你,可你打算怎么做?”
  梁依茫然的摇摇头,轻声说:“让我再想想吧。”
  当晚贺飏一直发着高烧,梁依一直在床边看着他,脑袋里纷纷扰扰,却根本没有理清思绪。
  当贺飏醒来,看到梁依就在旁边,他不由急得想要坐起来:“依依。”
  梁依赶紧按住他,面无表情的说:“别动,你的烧还没退。”
  贺飏重新躺回去,贪婪的看着梁依,一眼都舍不得移开。
  梁依也没避开他的目光,迎着他的灼热的目光,始终脸色冰冷。
  她跟贺飏,一冰一火,界限清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谁都没有说
  话,也没有移开视线,就这样彼此看着彼此,一直到天色渐亮。
  “依依,该洗脸了。”
  韩墨走进来,边说边将她打横抱起,走进卫生间。
  贺飏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梁依和韩墨之间的自然与默契那么刺眼。
  他猛的掀开毯子下了沙发,可才走两步就双腿一软,直接倒在沙发上。
  韩墨抱着梁依回来,冷冷的瞥了贺飏一眼,哼道:“省省吧,你至少还得躺两天。”
  “我没事。”贺飏勉强支撑自己坐起来,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这么脆弱。
  韩墨没理他,任由贺飏脚步虚浮的挪到他之前预定的房间。
  他收回视线,温柔的看着梁依,轻声问:“早上想吃什么?红枣小米粥好不好?”
  梁依点头,“还想放一些葡萄干和蓝莓干,喜欢甜一些的。”
  “好,依你。”
  韩墨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又说:“但是这之前乖乖把药吃了,好不好?”
  之前梁依总是偷偷把药倒掉,因为她最受不得苦味……而且她对生活没有希望,总想顺其自然的死掉算了。
  梁依点点头,现在她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她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悲观。
  早饭的时候,梁依和韩墨一起吃的,没等贺飏,也没去喊他。
  本来民宿是提供三餐的,只要客人想吃什么就会提供什么,可韩墨却根本没做贺飏那份。
  贺飏身体原本就虚弱,加上饥饿,中午的时候就又高烧昏迷。
  梁依联系了徐助理,把贺飏送到
  了医院,之后两天都没见过他。
  第三天中午,一辆黑色别克停在门口,是贺飏的车,可车上下来的却是韩爽。
  韩爽穿着一件超长的连帽皮草,一直到脚脖,且脸上妆容精致,看起来是标准的贵妇。
  她下了车就直奔民宿里面,看到梁依之后,二话不说就冲向梁依。
  “你这个贱人!”韩爽低声喝了一句,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梁依是看着韩爽从车上下来的,所以早有准备,这一巴掌她完全可以挡下。
  然而当她看到贺飏从另外车上下来,她忽然改变主意,任由韩爽的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啪!
  这一巴掌声音极响,梁依白皙的脸上立刻就浮现五指印。
  下一瞬,贺飏从外面闪进来,一把握住韩爽的手腕狠狠将她推开。
  “你疯了?!”
  韩爽愕然看着贺飏,嘴唇哆哆嗦嗦的问:“你怎……怎么在这?”
  她明明事先就跟徐助理说话,他如果离开医院一定先通知她,这才来找梁依算账的!
  贺飏没说话,而是蹲在梁依的轮椅前面,皱眉问:“你怎么样?”
  梁依冷笑,“能怎么样?不过是挨了一巴掌,跟之前你们给我的伤害比起来,这算什么?!”
  贺飏心口一刺,“依依,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实在太苍白了。”梁依指着自己的脸颊,嘲讽的问道:“你知道我曾经挨过韩爽多少这样的巴掌吗?”
  韩爽一急,赶紧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哭着说:“对不起依依,我只是太心疼阿飏才会迁怒你。”
  “我这就把欠你的这巴掌打回来,一个不够就两个、三个……”
  韩爽在自己脸上抽了一巴掌,紧接着就连续抽了好几个耳光,仿佛是梁依不说停,她就会一直打下去。
  梁依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幕,韩爽既然爱演戏,那就演下去好了。
  可贺飏却看不下去,他起身抓住韩爽的手腕,声音微沉的斥责:“小爽,够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