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岁宁崔璟小说》 小说介绍

她说不出话来,可就在她这短暂的沉默里,崔璟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了下去:“常岁宁,朕给你脸了是吧?”果然是发怒了,看过来的眼神凶悍犀利,像是要吃人。常岁宁逃避似的扭开了头,却不防备一只手伸过来,将她硬生生拽了过去,崔璟报复似的将她死死禁锢在身下:“常岁宁,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的身份。”...

常岁宁崔璟(宁崔璟常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常岁宁崔璟(宁崔璟常岁)最新章节小说免费赏阅

《常岁宁崔璟小说》 第19章 免费试读

崔璟眼底闪过一丝暗光,却不等旁人察觉便消失不见,他毫不在意似的嗤笑了一声:“那你就好好熬吧……”
他丢了手里的折子,居高临下地朝常岁宁看过去,语气高高在上又满是轻佻:“过来。”
常岁宁将碎瓷片全都捡进了托盘才起身走了过去,却不等靠近就被崔璟一把拽了过去,跌坐在了他腿上。
外头还是青天白日,他却毫无顾忌地扯开常岁宁的衣裳,目光在她已经消了痕迹的白嫩嫩的皮肤上一扫,随即猛地张嘴,一口咬在了锁骨上。
这一口带着惩罚的意味,常岁宁闷哼一声,咬着牙死死忍着。
“现在才顺眼……”崔璟在她耳边低笑一声,可笑声里却满是警告,“你刚才那副样子,以后别在朕面前露出来,不招人喜欢。”
常岁宁闭上眼睛,只当没听见。
崔璟却一抄她的腿弯,抱着她就往寝殿走。
他抱得不稳,常岁宁不得不抓住了他的衣襟,却在下一瞬便被毫不客气地扔在了床榻上,然后结实的身体压了上来。
这种事,一向是不能拒绝的,常岁宁叹了口气,脑海里却忽然想起了秀秀的话——前天,崔璟在良嫔那里过了夜。
她浑身一颤,猛地抬手抵住了崔璟的胸膛。
崔璟一愣,打从进宫后,常岁宁虽然还带着她一身傲骨,可在这种事上却带着一种近乎献祭似的纵容,不管崔璟在床榻上如何放肆,她从来没有过怨言。
可现在,她竟然推开了自己。
崔璟脸色陡然阴鸷:“常岁宁,你这是在拒绝朕吗?”
常岁宁抓着衣领,摇着头缩到了床脚,她不是要拒绝崔璟,只是一想到他身上可能还残留着别的女人的气息,她就生理性的反胃。
就算良嫔的味道已经洗干净了,可香穗的呢?贴身女官的用处,她比谁都清楚。
可她更清楚的是,不管是在崔璟心里,还是客官事实上,她都是没资格计较这件事,可是……至少沐浴过后再说。
她不求别的,至少给她个心理安慰。
“奴婢病了这许久,身上污秽,需要沐浴……”
崔璟眯起眼睛,语气发凉:“是你需要沐浴,还是你觉得朕需要沐浴?”
常岁宁被戳穿了心思,一时哑然。
理智上她很清楚,如果承认必定会激怒崔璟,可情感上她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开口反驳。
她说不出话来,可就在她这短暂的沉默里,崔璟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了下去:“常岁宁,朕给你脸了是吧?”
果然是发怒了,看过来的眼神凶悍犀利,像是要吃人。
常岁宁逃避似的扭开了头,却不防备一只手伸过来,将她硬生生拽了过去,崔璟报复似的将她死死禁锢在身下:“常岁宁,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的身份。”
常岁宁下意识摇头,可崔璟却根本没有要听的意思,他咬牙切齿道:“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朕?!”
常岁宁愣住,她知道崔璟只是想提醒她现在只是个宫婢,可两人现在的姿态,和崔璟那双和齐王极其相似的眼睛,都让她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晚上的强暴。
那是她坠入深渊的起始,也是谢家颠覆的开端。
浓重的阴影笼罩上来,压得她喘不上气来,所有的骄傲和坚持都在这一瞬间散了,她闭上眼睛慢慢摇了摇头:“没有,是奴婢矫情了……皇上请随意。”
她放松身体,恢复了以往予取予求的姿态,可刚才急色的人此时却没了动静。
常岁宁从晦涩的情绪里挣扎出来,重新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皇……”
崔璟忽然起身,拂袖而走。
常岁宁眼看着他离开,心口莫名地一紧,崔璟是不是也想起了她和齐王的婚约?
她抓紧了身边的被子,慢慢蜷缩起双腿,将脸颊埋了进去,其实这样也好,至少她不用勉强自己去伺候崔璟……是好事。
可心口却莫名的空茫,仿佛破开了一个洞,空的她竟连下地都没力气。
“备水。”
崔璟的声音忽然隔着寝殿厚重的垂幔传过来,紧接着是蔡添喜的应答声,外头也跟着嘈杂起来。
常岁宁一怔,隐隐有了个猜测,下一瞬,崔璟漆黑的脸便闯入眼帘。
“还不起来伺候朕沐浴!”
虽然她的确往这方面想过,可猜测被崔璟确定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惊讶,目光怔然地看过去,迟迟收不回来。
崔璟似乎被看得不耐烦,脸又黑了:“怎么?朕使唤不动你了?”
态度倒是越发恶劣了。
常岁宁不敢再胡思乱想,摇着头下了地,跟着他进了耳房。
耳房后头连接着池子,此时兰汤正源源不断地从兽嘴里流出来,偌大一间屋子,已经到处都蒸腾起了热气。
她服侍着崔璟脱了衣裳,目光落在他心口的一处伤疤上,当年崔璟被从谢家赶出去后没多久,她就听说他受了重伤,几近丧命,这大约就是当时重伤留下的疤。
她进宫后曾经问起过是怎么回事,但每次一提崔璟的态度都变得十分恶劣,疾言厉色地训斥她闭嘴,久而久之她便不敢提了。
可即便如此,每次看见她还是免不了在意,伤在这个位置,疤又那么厚,伤口应该很深吧,是什么人会将他伤成这样……
她正走神,冷不丁手腕被抓住,然后整个人被拽进了池子里。
……
再醒过来外头天色已经黑了,常岁宁身在偏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身上倒是一如既往的处处都痛。
崔璟大约是有气的,发作得格外凶狠些,比上回从宫外回来的时候还有过之。
她抬手摸了下锁骨,有个清晰的牙印,好在没出血,这么看起来,他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自己这算是逃过一劫吧。
她看着床边的烛火有些愣神,头一回觉得看不透崔璟,心情却莫名的不算糟。
眼见着快到晚饭时辰,她不再胡思乱想,起身换了衣裳打算去正殿伺候,可刚要出门,秀秀却提着食盒进来了。
“姑姑,悦妃娘娘来了,皇上说今天晚膳不用人伺候。”
常岁宁动作顿住,随即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正好,那咱们就躲个清闲,你坐下来一起吃吧。”
秀秀却忽然急切起来:“姑姑,现在可不是吃饭的时候,刚才我看见香穗往正殿去了,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赶在这时候过去摆明了就是要抢你的差事,万一皇上真看中了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