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错了就要道歉,不要想着自己的身份就为所欲为,将来害的是自己。”

……

一时间对段衣衣的控诉,数不胜数。

段衣衣听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霎时间,她有些慌乱,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经纪人,求救的投去目光。

而经纪人因为之前她的话,现在还在气头上,也没有立马站出来为她说话。

所有人都指着段衣衣,她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但脸上还是一脸的高傲又倔强,直接放出狠话:“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你们要是得罪了我,下一秒我就能让你们卷铺盖走人!”

“别忘了我的身份……”

“哦?什么身份?”阮清妮顺着她的话可笑的看着她。

段衣衣挺直了腰板:“我是楚家的女主人,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整个京海。”

“所以,你要把我们怎么样?”

阮清妮反问她:“难不成你还要犯法?”

面对阮清妮的咄咄逼人,段衣衣直接被点爆脾气,这五年,她哪里受过这个委屈。

直接话都没有过脑子就说了出来:“将你们都送进监狱都不为过,我身后可是周墨文!”

话落,顿时雅雀无声。

很明显,大家怕了。

段衣衣这话也的确说得不假,楚家确实有本事能把人送进监狱。

毕竟,她阮清妮曾经就进去过。

所以,她一点都不怕。

正要接着她的话说点什么时候,这时,门开了——

霍言琛火冒三丈的走了进来:“是谁说要随便送人去监狱!”

阮清妮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回头,看到霍言琛的那一瞬间,她突然眼睛一酸,想要哭。

眼泪就夺眶而出。

霍言琛心都要碎了,立马抱住女人,看着她红肿的脸颊,一个冷冽的眸子扫过对面的段衣衣。

“就是你害得茉云受伤?”

段衣衣根本就不认识霍言琛,自然也不怕。

“是又怎么样!”

而见过世面的台长早就躲在一边没说话了。

霍言琛虽然不在京海,但却是临海市的大佬,要说和周墨文的地位,那是不相上下。

两个人他都得罪不起。

更何况,霍言琛还有根基在京海。

听着段衣衣的话,霍言琛却突然笑了,只是这笑得让发寒。

他走进女人,一把掐住段衣衣的脖子:“怎么样?!你死定了!”

第38章

这下不仅段衣衣,就连大家都被震慑住了。

“哇,好帅啊!”

“哇,谁说没有比周墨文好看的男人了,这位先生就好帅啊!”

“这简直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有没有谁来科普一下,这是谁啊!”

一片混乱中,在场的有些年纪轻的女生就泛起了花痴。

而霍言琛丝毫不在意这些,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阮清妮的身上。

女人脸上的红肿,让他恨不得立马掐死这个叫段衣衣的女人,他都舍不得阮清妮流一滴眼泪,这个恶毒的女人凭什么……

想到这,霍言琛抬起巴掌就要落在段衣衣的脸上。

“言琛!”阮清妮立马叫住他。

本来这件事就是自己的事,她不想把霍言琛扯进来,也不想他被大家关注。

虽然她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可是,她舍不得。

阮清妮走上前,拉住男人的胳膊,柔声的说:“她不配,别脏了你的手。”

此话一出,段衣衣更加气愤了。

二话不说,扬起手就要落下一巴掌,好在,霍言琛牵制住她的手。

男人一双黑眸散发着骇人的戾气,直深深盯着这个发疯的女人,一字一句咬着牙说:“我说过,你要是还敢动她,你就活不了了。”

但段衣衣也不是被吓大的,她有楚家撑腰,自然也不会放过。

“你要是敢动我,就是和整个楚家作对!你知道我背后……”

“周墨文来了我也敢说这句话!”霍言琛直接打断了段衣衣的话,说话这句话后,便一个眼神就没有给她。

目光落在角落低着头的台长身上:“台长,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

台长战战兢兢的回:“我知道我知道。”

这两个人他可都得罪不起啊,整个人都被吓得浑身颤抖了。

说完这些,霍言琛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阮清妮的身上。

和之前的态度完全换了一个人。

声音极其轻柔的说:“茉云,我送你回去。”

目标达成,阮清妮也不想再停留,最后看着段衣衣,只留下淡淡一句,

“段衣衣,要是今晚之前,我没有看到你的道歉申明,那明日的头条我敢保证就是你!”

段衣衣气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阮清妮走了。

这一局,很明显赢面是阮清妮。

出了电视台大厦。

两人上了车,可是霍言琛的脸色特别难看,一路上,开着车都不说话。

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阮清妮望着男人沉着的一张脸,试图打破尴尬,率先开口。

“言琛,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可话落,霍言琛还是沉着一张脸,也没有说话。

阮清妮抿了抿唇,大致猜到了什么,想要去哄男人,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她没有照秦好自己,让他担心了。

她低着头,沉默不言。

突然,霍言琛停了车,打开车门就要走出去。

阮清妮内心一慌,拉住男人的胳膊问:“你要去哪?”

难不成霍言琛真的生气,要将自己丢在这里,这样想着,阮清妮觉得很是委屈。

眼睛都红了。

霍言琛本来还在生气,但看到女人红肿的双眼,瞬间就心软了。

虽然你语气还是很冷漠,但好歹开口了。

他淡淡的说:“你好好呆在车上,我去给你买药。”

第39章

阮清妮这才抬起头,结果发现的确是停在了药店的附近。

她松开了男人的胳膊:“那你早点回来。”

霍言琛淡淡回:“恩,知道了。”

阮清妮看着霍言琛的背影进入了药店,才收回视线。

抿了抿唇,这才从车上的镜子里发现,嘴角都破了,右脸也红红的。

“嘶……”

她随手一碰,还真的有点疼。

不看不觉得,这才发现段衣衣竟然下手这么重。

在心里想,早知道当时自己也下手重一点就好了,毕竟是在房间里,监控拍不到,大家也看不到,她不吃亏。

这样想着,没过一会霍言琛就提着一袋药回来了。

阮清妮甜甜的露出一个微笑看着男人:“谢……”

谢刚发出一个音,男人就启动车子,走了。

说不失落是假的,但一想到这次是自己没有提前和男人说自己的计划,而且看霍言琛的表情更多的也是担心自己。

这么一想,阮清妮就把自己安稳好了。

很快,半个小时后,两人就回到家。

但是霍言琛还是没有主动开口说话,没有办法,阮清妮只得开口,拿着药去找他。

“言琛,你能帮我上药吗?”

霍言琛没有说话,直接走了。

这下,阮清妮是真的觉得委屈了,明明自己的偶受伤了。

况且她都哄他了,怎么还跟自己生气啊。

越想越委屈,眼睛就热了,下一秒,眼泪就落了下来。

霍言琛拿着冰袋走出来,看着女人的泪水,心也软了。

他将冰袋放在女人红肿的脸上:“现在知道委屈了,当初一个人逞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语气还是冲冲的,但阮清妮心里明白这是在关心她。

她哭得更凶了,泪水大把大把的流。

短时,霍言琛就慌乱了。

“你哭什么?我又不是凶你,我是心疼你。”

话落,突然,女人就破涕一笑了。

他反应过来,刚才她是装的,瞬间就被气到了,起身就要走,这时,阮清妮连忙抓住他,软软的撒娇道。

“好了,不要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女人伸出三个手指做发誓状:“我发誓,以后一定会跟你报备。”

阮清妮声音柔柔的,绕得霍言琛没法继续生意。

拿了冰袋,给女人缓缓揉着。

阮清妮笑了,想到刚才男人在电视台震慑人的一幕,觉得帅呆了,靠在男人的肩上说:“言琛,你刚刚的样子真的像电视剧里拯救灰姑娘的霸道总裁。”

“你都没注意到刚才那些女人看你的眼神,各个都冒着星光!”

听到这话,霍言琛不以为意,淡淡的说:“我不在乎这些。”

“我只是见不到你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