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晨澄一瞬愣住,大脑一片空白。
没等她反应过来,秦北辰忽然又继续说:“医生说你的体质不好,接下来一个月要好好休养,否则会有流产的风险。”
时晨澄心脏一紧,轻抚着腹部,只觉有几丝后怕。
忽然,秦北辰伸手包裹住她的手,嗓音低沉:“晨澄,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时晨澄双手默默攥紧,看着秦北辰,心在痛苦的挣扎着。
休息间内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痛彻心扉,她真的可以心无芥蒂的和秦北辰回到从前吗?
时晨澄迟迟没有回答,秦北辰又说:“你放心,以后我每天都准时回家,不会再见范素。”
说着,他掏出手机当着她的面拉黑了范素的所有联系方式。
时晨澄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她沉思着想了很久很久,最终还是点了头,说:“好。”
秦北辰笑了笑,在她手背落下一吻。
……
自那天之后,秦北辰当真每天都准时回家。
即便真的有饭局应酬,无论多晚,都会让助理送回家。
时晨澄每日只需要在家养胎,周末的时候,秦北辰会带她出去逛街,吃美食。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从前。
直到那天,范素忽然给她发了条消息:“我们谈谈。”
时晨澄心咯噔了下,攥紧了手机。
良久,她沉默着敲下一句:“好。”
半小时后,咖啡厅包厢。
时晨澄看着坐在对面的范素,只觉物是人非。
明明一个月前,她们还是彼此最好的闺蜜朋友,可此刻,却什么都变了。
时晨澄抿了抿唇,率先打破沉默:“你想和我谈什么?”
范素没回答,只从包里掏出一摞照片,散开推到时晨澄面前。
时晨澄垂下视线扫了一眼,瞳孔一瞬瞪大。
只见照片上全是秦北辰和一个小男孩的在游乐园一起坐旋转木马、玩过山车的愉快场景。
她心猛地一缩,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蔓延全身。
时晨澄抬头看向范素,声音紧绷:“他是谁?”
范素唇角轻轻勾起:“这是我和北辰的孩子,已经三岁了。”
时晨澄大脑瞬间轰一声炸开,如坠冰窖。
她看着照片上秦北辰脸上的笑意,所有的防线在这一刻瞬间坍塌。
下一秒,范素不知何时站到了她身后,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北辰有一个孩子就够了,至于你肚子里的这个,根本不必出现。”
时晨澄脸色立变,蹭的从椅子上站起。
她慌乱的离开桌旁,双手紧紧护住腹部,神色警惕:“你想要干什么?”
范素笑了笑,眼底划过一抹狠厉:“晨澄,别怪我狠心,我也是为你好。”
话落,她一把抓住时晨澄的手腕,怼着她的腹部狠狠往桌角撞去!

 
    

“砰!”
时晨澄整个人直直撞在桌角,又猛地倒在地上。
腹部骤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腿间传来温热。
她脸色惨白,死死的捂着腹部,眼底满是恐慌。
“如果北辰知道你这么对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范素居高临下看着她,毫不在意:“就算北辰知道了,又怎样?”
“那时候你孩子都没了,而我仍然是他唯一孩子的妈妈。”
时晨澄不可置信看着范素,一股巨大的恐慌将她湮灭。
离开包厢前,范素甚至不忘记将她的手机丢进了桌上的水壶里。
时晨澄瞳孔蓦然缩紧。
她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将手机捞出,可手机却已经无法开机。
时晨澄眼里满是绝望,浑身再无半分力气。
大脑意识一点点消散,她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她的腿间,鲜血不断渗出。
……
两日后,医院病房。
时晨澄从病床上醒来,入目是刺目的白。
她下意识摸向腹部,只觉得那里好像空了一块。
这时,一只大手忽然包裹住她的,秦北辰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孩子我们以后还会再有的。”
时晨澄心脏猛地一紧,犹如利刃划过,闷疼的窒息。
忽的,那日范素的话猛地蹿入脑海。
“这是我和北辰的孩子,已经三岁了。”
“那时候你孩子都没了,而我仍然是他唯一孩子的妈妈。”
下一秒,她抽回了手,双眸直直盯着秦北辰的眼睛:“你和范素有个孩子,是吗?”
话落,秦北辰眼神一顿。
看着他的反应,时晨澄心里俨然有了答案。
范素说的是真的。
那一刻,时晨澄心死如灰。
过了片刻,秦北辰又说:“我会立马送范素出国,以后她不会再伤害到你。”
时晨澄苦笑了一瞬,只说:“秦北辰,我们离婚吧。”
话落,秦北辰脸色立马沉了下去:“不可能。”
时晨澄抬眸看向他,眼神里已无往日的深情:“我们这样纠缠下去,没什么意义。”
秦北辰隐隐泛起怒意:“我说过,我会把她送出去,你到底还想闹什么?”
时晨澄声音很平静:“我没有闹。”
秦北辰周身气压瞬冷,语调残忍:“你全家老小都在秦氏上班,就算要离婚,你觉得时家人会同意吗!”
时晨澄被秦北辰的话刺的狠狠一颤。
那天之后,时晨澄彻底被秦北辰监视了起来。
即便是出了院,也是不准她出门,不准她见任何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时晨澄逐渐变得麻木,犹如一具行尸走肉。
这天早上。
时晨澄下楼吃早餐,忽然发现家中佣人都不见了。
她正疑惑着,耳边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时晨澄眉头一顿,刚要回头看,一只手突然从身后窜出捂住她的嘴。
下一秒,她来不及反应,一阵晕眩袭来。
时晨澄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半小时后,秦家别墅。
秦北辰浑身散发着冷气,大发雷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消失!你们怎么看人的!”
身前站着的一排佣人保镖个个低着头不敢吱声。
“砰——”
秦北辰沉怒的一脚踹倒旁边的椅子,发出一声刺耳声响。
“调动所有人马上去查!必须把太太找到!”
“是!”
……
海边,北郊码头。
时晨澄再睁眼醒来时,只觉得头晕脑胀。
她的双手被束缚在身后,鼻腔里全是海水的咸味,耳边不时传来海浪翻腾的声音。
下一秒,她身侧落下一道人影。
时晨澄下意识抬头,瞳孔骤然一缩,满是震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范素唇角勾起,眼底迸出一抹恨意:“怎么?我没去国外让你很失望吗?”
时晨澄皱眉,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安。
她用余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骤然发现自己正处于海边一处峭壁上。
往后数米,便是深海。
人如果掉下去,生还几率几乎为零。
时晨澄心颤了下,内心翻滚表面却强作平静:“你绑我来这里,是想要干什么?”
说完,她又补了句:“秦北辰安排了人监视我,如果他们发现我不见了,很快就会找来这里。”
范素轻笑了声,不以为然:“这里人烟稀少,等他们到你早就被我解决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时晨澄只觉得更加慌乱害怕。
下一秒,范素忽然在她面前蹲下,满是不甘:“时晨澄,你明明哪一点都不如我,可他宁愿逼我出国也不愿和你离婚。”
“我真不懂,秦北辰明明早就不爱你了,为什么偏偏死拽着不放手!”
范素越说越激动,更是一把将时晨澄拉起,推到了靠近海的位置。
时晨澄脸色瞬间惨白,不知是害怕还是被海风吹的。
她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声音都在发颤:“范素,你放开我,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范素完全没有理会时晨澄的话,凑近她的耳边,狠毒的说道:“只有你死了,秦北辰才会完完全全属于我!”
说完,她好似疯魔一般的笑了,双手猛地用力就要将时晨澄推下海。
时晨澄半个身子都悬在崖壁外面,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住手!”
一道怒喝声突然响起,秦北辰带人冲了过来。
范素动作一滞,眼底闪过一丝冷光。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这么快就找了过来,你还真是重视她。”
秦北辰冷绷着脸,试图和范素谈判:“范素,放开她,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范素蓦的笑了,只如听见什么笑话般:“秦北辰,我为了你在国外待了五年,好不容易回来你却还要再次逼我离开。”
“既然我得不到你,我也不会让她得到你!”
话落,范素眼神骤然变得阴鸷,猛地将时晨澄往后一推,不给任何反应机会!
秦北辰心脏骤停一瞬,拔腿就朝时晨澄跑了过去。
“晨澄!”
他伸手想要抓住她,却只抓到一阵风。
“噗通——”
一道重重的落水声在耳边炸开,时晨澄的身影瞬间淹没消失在汹涌的海面上!
——下章收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