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电脑屏幕对准慕歌,介绍道:“这里符合需求的有三处房产,您看看。”

慕歌抬眼看过去,三个房子都挺好的,她首先排除掉一个装修不如意的,指着剩下的两处说道:“这两个,麻烦你带我去看看。”

徐青梅喜笑颜开的带着她走了出去。

两人是打车过去的,结账时,徐青梅抢着结了账。

慕歌一顿,说:“收款码,我把另一半车费给你。”

徐青梅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要是这单生意做成了我提成有不少呢,这点打车费哪能让你出。”

慕歌久经商场,很久没见过这样直白的人,倒觉得有几分意思。

她收起手机,直接说道:“行,要是房子我满意,一定在你手里办。”

徐青梅带着慕歌朝小区里走,走到一半时,她的手机响了。

徐青梅拿起手机一看,瞬间脸色变了,她接起电话,老老实实喊道:“导师。”

慕歌挑了挑眉。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徐青梅急急说道:“我下午一定回学校。”

挂了电话,徐青梅看向一旁的慕歌,有些尴尬:“慕小姐,我下午找别的同事带你看房子行吗?”

慕歌点点头:“好。”

徐青梅这才松了口气,他们这行业,要么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好不容易等来一个客人,她不想就这么轻易放弃。

慕歌随意问道:“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是个学生。”

徐青梅笑了笑:“我因为家里一些事情,读书读的晚,现在还是大四实习期,不过最近有个竞赛要比,所以导师催的比较急。”

见慕歌颇有兴致的样子,徐青梅笑嘻嘻的继续说:“慕小姐,IMO竞赛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很出名的奥数比赛。”

慕歌陡然一怔,只是一瞬,她又恢复如常:“我知道。”

这回轮到徐青梅惊讶了,一般人都不会关注什么竞赛之类的东西,尤其是慕歌看上去就是那种职场精英,没想到还有空关注这个事情。

或许是想起过去,慕歌忍不住问道:“你既然能参加IMO,为什么会在房产中心工作?”

按理说,这样的学术型人才,应该被收纳进大企业实习才对。

徐青梅也不扭捏,直接说道:“本来我是要去一个大公司实习的,但是我爸生病了,急需用钱。”

慕歌了然的点点头,说着话时,两人就已经到楼下了。

徐青梅刚要拿着房卡开楼下的门,里面却走出来两个人。

男人随意的揽着女人的腰肢,动作很是亲密。

慕歌脸色倏然一变。

那男人也看见了她,眼神骤然一亮。

“慕歌,好久不见啊。”第30章

慕歌冷冰冰的看着他,没说话。

男人不在意的笑了笑,继续道:“怎么,老同学见面,你就这种态度?”

慕歌攥紧了手,忍无可忍的开口:“不然呢,你指望我对你能有多热情?陈景。”

见到陈景的这一刻,哪怕过去多年,慕歌心里依旧会想起那个冬夜的绝望。

唯一不同的是,她当时只能逃,如今,她已然有勇气直面他。

陈景松开搂住身边女人的手,上下打量她一眼,露出一个肆意的笑。

“这么多年不见,我还怪想你的。”

慕歌正要开口,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影。

徐青梅站在了她面前,声音坚定的开口:“这位先生,麻烦您让一下,谢谢了。”

慕歌分明看见,徐青梅攥着门卡的指骨都在发白。

不得不说,这个举动,让慕歌对徐青梅的好感大增。

眼看着陈景脸色阴沉,慕歌按住徐青梅的肩膀,将她揽住。

她轻描淡写的看向陈景:“有什么事冲我来。”

陈景抬手点了点慕歌,随即大步离开,他带下来的那个女人,立刻亦步亦趋的跟上,似乎想要安慰他。

徐青梅小心翼翼的问道:“慕小姐,这个房子,你还看吗?”

慕歌扭头朝她笑笑,轻轻摇头:“不看了,跟那种人住在一起,会很麻烦,直接去看下一个吧。”

徐青梅也不说什么,带着慕歌就去了那边。

让慕歌意外的是,这个房子布局比图片上还要合她的心意。

她里里外外看了一圈,随即拍板道:“就这个吧。”

徐青梅没想到她这么快就下了决定,不由重复道:“就这个了?”

慕歌点头。

徐青梅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看,随即说道:“慕小姐,这个房主的要求是一次性付清,不支持贷款。”

慕歌再次点头:“可以。”

这几年她的薪资不菲,又没什么大笔的支出,买下一间不大的二手精装房还是不成问题的。

想到这里,她突然就想到了裴铮。

要不是他的提拔帮助,她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只是短短一个月,物是人非了。

也不知道裴铮看到她留在别墅的那封信没有。

只是无论他看没看到,她都不能再出现在裴家,再让事情走向不可控的方向。

慕歌跟徐青梅办完手续的同时,魏卓兮也从徐宁城手里拿到了经营证。

徐宁城站在他面前,一脸高傲的开口:“看见没,你去办都没我快。”

魏卓兮也不废话,直接将酒庄地窖的钥匙扔给他。

“拿去。”

徐宁城顿时喜笑颜开,他嘿嘿一笑:“对了,你新公司准备开设在哪里啊?”

魏卓兮手指向下指了指:“楼下。”

徐宁城一愣,看着魏卓兮站起身往外走,不由问道:“你去干嘛?”

魏卓兮头都没回,直接上了下行的电梯。

坐上车后,他给慕歌发信息:“在哪,我去找你商量一下公司的事情。”

嗡嗡。

让他意外的是,手机上下一刻便响起慕歌的视频电话。

他接起来,只听见一句清冷却凌然的:“我警告你,离我远点!”第31章

魏卓兮脸色突的一变,他即刻发动车子,对着手机说道:“慕歌,你现在在哪?”

那边飞快开口:“蓝湾小区。”

魏卓兮立刻在车载上输入地址,他冷静开口:“十分钟,慕歌,无论如何,拖住十分钟就好。”

他瞬间踩下油门,车子发出轰鸣声径直朝目的地驶去。

另一边,陈景看着慕歌,脸色沉凝。

“慕歌,我没有恶意,我只想跟你叙叙旧而已。”

慕歌此刻是真的觉得陈景这人有神经病了,时好时坏的,不是有病是什么?

她竭力稳住情绪,冷声道:“我已经给魏卓兮打了电话,他很快就到。”

她知道,从小到大,陈景最畏惧的就是魏卓兮。

谁料,陈景不在意的笑了笑,随口道:“你的消息已经滞后了,你以为陈家还是之前那个需要仰仗魏家才能生存的陈家么?就算我表哥真的在这,他也拿我没办法。”

慕歌眉心猛地一皱。

离开京都五年,她确实没怎么关注过这边的格局变化。

陈家当年就属于一流豪门,跟魏家有亲戚关系,双方合作的次数不算少。

难道如今已经发展到连魏家都压制不住的地步了?那以后,陈景要对她使什么绊子,她要怎么招架?

慕歌心念急转,脚步依旧在往后撤。

她本以为离开陈景所在的那个小区就没事了,可没想到,他竟然一直跟着自己。

蓝湾小区算是高档小区,但架不住她对这边地形没有陈景熟悉,竟被他逼到了公园无人的角落。

相似的场景,最大程度的激发了慕歌内心的恐惧。

她强自镇定的开口:“陈景,别跟我鬼话连篇,我跟你没有旧可叙。”

“怎么没有,慕歌,如今陈家的势头也算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听着陈景说出这样的话,慕歌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她不明白,为什么世上会有这种人的存在。

陈景似乎觉得她逃不开,索性停下了脚步,眉眼间带着一丝讽刺:“慕歌,当年你喜欢我哥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你不会到现在还喜欢我哥吧?”

“你也不想想,我哥明知道你受了那么多委屈,但还是没跟人解释过一星半点,你喜欢他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事。”

见慕歌警惕的盯着自己,却不说话,陈景有些不耐烦了。

“我现在还算是尊重你,哪怕你无依无靠,我也没对你用什么强硬的手段,你要是真跟我犟,自己想想后果。”

陈景看着慕歌,眼里虽然不耐,但也还是比对其他人好太多。

没有其他原因,这些年来,他身边来来往往也有不少女人,可没有一个,能像慕歌那样给他带去内心的安宁。

纵然慕歌身份不够,但他上头有了哥哥姐姐,身为最受宠的老幺,求一求父母也是可以的。

陈景想到这里,心脏砰砰跳了起来。

“慕歌,你给我一个准话,嫁不嫁?只要你嫁给我,我不会亏待你半分。”

慕歌紧紧盯着陈景,咬牙道:“神经病。”第32章

陈景真的是个神经病!

慕歌从来没见过恶心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