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雨扭过头,不想再看眼前这个以前让她伤心现在让她生气的男人。

她还曾幻想过,如果褚骁琏直到她没死,对她的死里逃生会不会改变态度。

哪怕当她是个朋友,给一句敷衍的关心也行。

他倒好,还是能用最短的话来最大化的伤她的心。

“谢谢,你走吧。”

秦云雨开始下逐客令。

褚骁琏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低垂着眼,视线再未从她身上离开。

“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吗?”

“没什么好解释的。”秦云雨抗拒地回了一句。

褚骁琏眉目瞬时爬上一层冰霜:“为什么离开?怎么回国的?谁救了你?”

秦云雨嗤笑道:“抱歉,这些都是我的私事。”

她侧脸线条柔和,但说来的话却字字刚硬,恨不得用这些字把褚骁琏砸出去。

褚骁琏下颚一紧,再次有种将秦云雨的脸转过来的冲动。

难道非得他红着眼流着泪紧紧抱着她,告诉她这两年他有多想她多后悔,她才肯心软一些吗?

他不是那样的人,至少还没到那种程度。

虽然褚骁琏这么认为,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地想靠近秦云雨。

然而,秦云雨又冷飕飕地来了一句:“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褚骁琏的神情像是被冰封了一般,虽然没有说话,但秦云雨却依旧感觉到他那冷厉的气势向她扑了过来。

“脾气又见长了,又找到人给你撑腰了?”褚骁琏冷嗤一声。

秦云雨眉目一狞,转头死死瞪着褚骁琏,差点哭了出来:“褚骁琏!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褚骁琏眼底的晦暗让人害怕,但微蹙的眉头似乎带着些悔意。

他只是想让秦云雨坦诚些,却又说了伤了她的话。

而秦云雨眼角已经泛起了泪花:“看到我没死,其实你心里很失望吧?”

第LJ二十八章 回忆没有温度

秦云雨紧紧攥着被单,力气似乎比做复健的时候还要大。

“我需要向你解释什么?我什么样的解释才能让你满意?”

她一字一顿地说着,声音也逐渐发颤,语气更是不由地带上了委屈。

从认识褚骁琏到嫁给他,再到离婚,她遭受了他多少冷暴力,无论是感情还是工作,他给她最多的东西就是一个冷漠的眼神。

哪怕在这两年里,都记不起一点有温度的回忆。

褚骁琏心底一颤:“秦云雨……”

“因为我没死成,所以你要来践踏我最后的尊严吗?”秦云雨低下头,瘦弱的肩膀一耸一耸。

褚骁琏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攥起,下颔的线条绷着,每一个弧度都透着低气压的凉意。

“哒——哒——”

几滴晶莹的眼泪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像是几朵浅灰色的花。

褚骁琏一怔。

这是秦云雨第一次在他面前哭,豆大的泪珠像是砸在了他的心上,每一下都带着一股锥痛。

他张了口,想要安慰两句,一声“秦云雨”却将他的话堵了回去。

乔辰枫在门口就看见秦云雨低着头在抽泣,心一急,也没看清旁边的人是谁,直接走了进来从柜子上抽出纸递给她。

“你怎么了?”乔辰枫关心地问道。

秦云雨没有回答,只是睁着眼看着被眼泪浸湿的地方发愣。

乔辰枫眉一蹙,才注意到身边还有个人,他正要斥责两句,却见眼前人是褚骁琏的时候,,满是怒气的眼神变成了诧异。

“夜辉?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乔辰枫的疑问,秦云雨也惊讶了,她抬起头,见褚骁琏的眼神不知何时再次冷了下来,甚至比以前更要刺骨。

褚骁琏看着乔辰枫,想起他曾说“女朋友在这儿做复健”,那么他的女朋友,就是秦云雨吗?

他漆黑的瞳眸似是带着浓浓的硝火气:“看来这两年你过得很好。”

褚骁琏的目光在乔辰枫身上,但秦云雨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

而乔辰枫误以为褚骁琏是在跟他说话,回头看了眼秦云雨,也忘了刚刚的事,咧嘴一笑:“是挺好的,毕竟多了个人。”

褚骁琏压着火,连嗓音都发哑:“挺好,挺好的。”

他紧握的左手指缝中挤压着戒指,似是想将它碾碎一样。

秦云雨带着些许残泪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没有解释的意思。

褚骁琏顿时觉得他听可笑的,悔恨了两年,思念了两年现在看来更像是自作多情。

又或者是他该受着的,就像当初他对秦云雨一样。

乔辰枫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褚骁琏和秦云雨好像认识。

“你……”

他才长了口,褚骁琏忽然转身离开,走的让他猝不及防。

秦云雨绷直的背在褚骁琏消失在门外那一刻彻底的软了下来,她看向窗外的飘雪,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擦着眼泪。

乔辰枫将手中的纸再次递了过去,她才接了过来。

只是她没有道谢,反而低声说:“对不起。”

“秦云雨,你认识夜辉吗?”乔辰枫忍不住问道。

秦云雨没有回答,还是看着窗户。

褚骁琏对她的刻板印象始终没有改变,哪怕她再死一百次,也改变不了。

她只是抱歉,用乔辰枫来做挡箭牌。

秦云雨淡淡地吐出三个字:“不认识。”

第二十九章 称呼

乔辰枫愣住:“那你刚刚哭什么?”

秦云雨将眼泪擦干净,缓和了一下情绪:“刚刚轮椅卡住了,他路过帮就送我回来了,至于哭,我想我妈了。”

半真半假的话却乔辰枫相信了。

“过几天我带你去看她吧。”乔辰枫提议道。

秦云雨想了想,点头:“好。”

不过她没有打算出现在莫母面前,只用远远的看一眼就好。

出了医院,褚骁琏还没上车,突然以前打在车门上,“咚”一声响让路人都吓了一跳。

他看着车窗中自己的影子,脸色难堪,眼底满是阴翳,薄唇微张地喘着气。

褚骁琏转头,看向住院楼5楼的地方,心口又闷又疼。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秦云雨会和乔辰枫认识,更想不到他们居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了。

想到这些,他就跟被人用刀子捅进胸口一样。

他看向左手无名指的戒指,黑着脸伸手将它取下,可才抽到骨节的地方,他动作一顿。

戒指银白色的光比血更刺眼,让褚骁琏不由想起两人登记交换戒指那天。

他不情不愿,秦云雨虽然很安静,但眼底的欣喜藏不住。

褚骁琏唇角不觉弯起了一个小弧度,可眼中却又透着浓厚的无奈。

最后他还是将戒指推了回去,最后望了眼住院楼,上车离去。

自从那天和褚骁琏撞见后,秦云雨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每天醒来,她的床头都会多一杯热牛奶。

起初她还以为是护工或者护士,但是她问了句句,她们都说不知道。

秦云雨捧着还温热的牛奶,心绪万千。

乔辰枫要忙公司的事,两天才来看她一次,乔露回家了,除了他们兄妹,就只有褚骁琏知道她在这儿了。

她抿了一口牛奶,暖意直达心底,又带着些许苦涩。

褚骁琏这是什么意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