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如果实在无法忍受可以离开,违约金可以不付。”

若无其事的模样当即惹火了一些气性大的小演员与群演,本身还有一部分人担心巨额赔偿金,但牧鲸沉最后一句话说出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名铁粉皱眉看着离去的人群,在心中纠结一番后本也想离开,脚步正欲抬起时却听牧鲸沉又开口。

“如果选择相信我,那就留下,我不会让你们失望。”

鬼使神差的,他又放下了抬起的脚。

说不定魏采菡的确有什么过人之处呢,他如此安慰自己。

牧鲸沉的视线在众人面上扫过,最终落在了神情变幻莫测的闵娜身上。

闵娜冷冷瞪着魏采菡,对于她做女主角而十分不快。

一个十八线,凭什么?被霍元赫甩了又傍上了不知哪里的大款,带资进组抢了女一号的位置。

待其余人员大都去为拍摄做准备时,闵娜走至魏采菡身侧,讥讽开口。

“魏小姐别的地方不突出,凭勾引男人傍大款这一块却是令人望尘莫及。”

魏采菡抬眸,漫不经心地瞥她一眼。

“不好意思啊闵娜小姐,您是不是嫉妒了?”

“霍元赫没有为你争取到主角的位置吗?真可惜,兴许您下回抱着他撒撒娇能让他为你全资进组拍一部电影。”

呵,不是喜欢让我做替身吗?这一回,我倒要看看你又能如何针对我。

魏采菡觉得闵娜与自己一般,皆是可悲的,可偏生闵娜不这么认为,反以此为荣。

好似将她赶走便能以此证明她在霍元赫心中的地位,将气撒在自己身上。

却不知,在霍元赫心中,她早已是可以被取代的。

语罢,魏采菡略带怜悯的轻轻摇了摇头,起身便要离去。

“魏采菡!你什么意思?别把我跟你这种贱货相提并论!”

“我不需要霍元赫给我搭桥引线!没有他我也能走到今天!我的人脉哪里是你这种十八线想得到的!”

闵娜气急,拧眉拽住她的手,一个巴掌欲呼出。

魏采菡挡住了往自己脸上招呼的巴掌,紧紧攥着闵娜的手腕,脸色冷若寒冰。

“闵娜,我过去忍让你,不代表你可以一直放肆。”

冰冷目光令闵娜瑟缩一下,很少会有人敢用这种眼神看她。

回过神后,闵娜狠狠甩开魏采菡的手,怒道。

“魏采菡,你算什么东西?靠出卖自己上位的贱货也配教训我?”

鲜红的巴掌印霎时就印在了闵娜的白皙面庞上。

闵娜怒目望向来人,却在看清来人的瞬间,满目惊愕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元赫……你……”

第16章

“闵娜,你过分了。”

霍元赫蹙紧眉头,望着自己的手掌亦有几分意外,看着闵娜的模样心中说不出的烦躁。

从闵娜说出她不需要自己之时,他便在门口将一切尽收眼底。

一语点醒了霍元赫,闵娜离开自己的这三年,她又在外边做了些什么,认识了些什么人?

她没有自己的扶持,又是依靠着谁走至今日?

仔细想来,她真的如同自己所想的那般优秀吗?

魏采菡有几分讶异地看了一眼霍元赫,却发现自己也没有料想中的高兴。

过去遇见霍元赫便会酸涩疼痛的心,平静无比。

霍元赫对她的侮辱又比闵娜好到哪里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霍先生,你的行为我不赞同,毕竟面上这么大一个巴掌印会影响上妆。”

魏采菡淡淡说着,望着闵娜的目中却也有着不加掩饰的讥讽。

说到底,她并不是什么圣母,否则她今日就不会回来邯城森*晚*整*理。

“不知道闵娜小姐是否需要找替身呢?”

闵娜闻言,本就红肿的脸更因表情的扭曲而显得滑稽,一双眼狠狠瞪着魏采菡。

若霍元赫不在场,恐怕会扑上来打她。

魏采菡捂嘴,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

“闵娜小姐,如果你演戏时的表情与情绪能有此刻丰富,想必你离影后的距离也不远了。”

霍元赫皱眉,沉声开口:“魏采菡,够了!”

魏采菡从桌上抽出一张干净纸张,将方才触碰了闵娜的手反复擦拭。

“霍先生,你是在管我吗?”

“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但我劝你,最好看着点你家的闵娜小姐,这一回我不可能再退一步。”

语罢,魏采菡将纸巾丢入垃圾桶,毫不犹豫地与二人擦肩离去。

丢掉的不止是垃圾,还有对霍元赫最后的一丝留恋。

现在的霍元赫在她眼中,与垃圾无异。

原来在一段感情中,真的只有旁观者清。

《海之空》讲述的是一个女生从十八岁开始追逐梦想的故事。

经纪人介时看到剧本时都惊呼:“采菡,这真的不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吗?”

虽一些细节有些出入,但许多走向都与魏采菡的经历十分相似,让她一度以为牧鲸沉早就认识她。

只是最后的结局是badending。

女孩的梦想之火最终泯灭,单薄的背影融入了形形色色的人流中,成为了面色疲惫的一名普通职员,步入了与她最初的梦想完全相反的另一个方向。

“这是我一位朋友的故事。”

魏采菡询问牧鲸沉的灵感来源时,牧鲸沉如此回答。

可今日魏采菡拿到的剧本,与一月前的剧本有了出入。

出现了另一个平行时空的一模一样的女孩。

两条故事线同时进行,而这个女孩始终保持着热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最终成为了一颗闪烁无比的明星。

魏采菡讶异地问:“牧导,你改了剧本?”

牧鲸沉缓缓摇头。

“不,这就是原本的《海之空》,是从一开始就构思好的完整的故事。”

海与天空,相互交映,平行时空,相同的起点相同的人却会走向不同的结局。

“魏采菡,我觉得你和她很像。”

第17章

忽地闻此言,魏采菡一怔:“谁?”

难道,牧鲸沉心中亦有爱而不得的白月光?

这个想法一出现,魏采菡探究又疑惑的目光看向牧鲸沉。

牧鲸沉一脸莫名,随即脑子一转明白过来,深蓝色的眸中隐隐有几分无奈。

“我指女主角,你以为正常人都像霍元赫一样爱找替身?”

魏采菡哑然失笑,点点头道:“他们俩是般配的。”

什么锅配什么盖,只求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