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延夏留七千土卒殿后,其他人加速撤离。

汉中齐军不知张延夏兵败一事,土气并未滑落。

刘浩彦、王彦凯率兵杀到时,一时冲不破齐军防线;经一番战斗后,终于将其击败。

但张延夏、彭双已走远,很难再追上,两人暗道可惜。

因汉中还有其他齐军在,刘浩彦领兵杀向黑虎岭,王炎凯杀向柳城。

汉中剩下的齐军,兵力本就处于劣势,再加上张延夏已先行撤离了汉中;见局势已不可逆转,纷纷向昭武军投降。

至此,昭武军完全收复汉中。

张延夏的噩梦并未结束,齐景云一直守在汉水两岸。

当齐军船只经过时,大量箭矢、火油罐向齐军袭去。

张延夏为了尽快离开汉中,没有靠岸驱逐昭武军,只是让弓弩手进行反击。

见齐军没有登岸,齐景云退到齐军弓箭射程外,动用数十架大型床弩,在箭头洒上火油,疾速向齐军射去。

当张延夏离开汉水时,齐军损失了四分之一的船只,以及近千名土卒。

船队抵达夷陵后,齐军这才彻底脱离了险境。

张延夏没有回金陵,将兵马暂时驻扎在夷陵、武陵一带。

然后派人八百里加急,将齐军战况送往金陵。

第157章 皇帝很生气

齐军战败消息传到金陵,朝野在震惊的同时,也意识到一件事。

朝廷已很难再收复蜀地或汉中,最起码未来二、三十年,已没能力再向西南用兵。

此事让很多人难以接受,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齐军连连战败,损兵折将,总归要有人来负责。除了前线将领,朝中其他人呢?

以前是先太子姜成背锅,现在又该找谁背锅。

朝臣的目光,不经意间放在姜宁贤的身上。

身为皇帝,齐国军政大事最终决定人;无论怎么看,都难逃其咎。

虽没人敢公开讲“昏君”、“平庸之君”之类的话,但姜宁贤的威望,毫无疑问受到了重重一击。

为造成更大混乱,黑冰台抓住时机,在金陵城里疯传姜宁贤是亡国之君的话。

皇宫,大殿内。

姜宁贤脸色阴沉,正在翻看手中奏折;看到上面内容后,猛然将奏折摔在地上,周围宫人吓得跪在地上。

“又是一个,让朕尽快启用柳知捷。难不成我大齐没了柳知捷,李昭就会杀进金陵吗?”姜宁贤厉声道。

短短几天内,各地已送来近百封奏折,里面近一半的奏折,希望朝廷尽快启用柳知捷,以对付李昭的昭武军。

在齐国官员看来,柳知捷是齐国最强之剑,一生未败,战功惊人。如今却将其闲置不用,不管怎么看,都是不合理的。

李昭先前未攻入蜀地时,金陵众人对其并不上心。以为随便派去个几万大军,足以将其剿灭。

但如今事情明显已失去控制,李昭向来野心勃勃,估计过不了多久,十多万昭武军就会攻向齐国。

若不是齐国有强大的水军,昭武军战船就可以沿江而下,直达金陵。

二皇子姜岩、三皇子姜宇,也上奏朝廷,提议尽快任命柳知捷为主帅,领兵防备昭武军。

至于再次杀入蜀地,已不再抱有期望。毕竟柳知捷已年过七旬,这副身板,估计很难再穿越悬崖峻岭。

姜宁贤虽不愿启用柳知捷,为安抚人心,总归要做做样子。

不久,亲自带人前往柳府。

宫人敲了很久的门,柳府大门迟迟未开。

直到姜宁贤快要失去耐心,府邸大门才缓缓打开。

嫡长子柳思行走出府邸,行礼道:“臣参见陛下。”

“无需多礼,柱国将军最近身体可好。”姜宁贤微笑道。

“谢陛下关心,家父身体尚可。”

姜宁贤微微点了点头,“那就好。如今国事艰难,还需仰仗老将军多帮帮朕。”

都已经来到了府邸外,柳思行本以为皇帝要入府一叙;没曾想,姜宁贤寒暄两句,就带人回宫了,根本没打算见柳知捷。

...............................................................................................................

“父亲,看来皇帝并不打算用你。”柳思行回到屋内后,对柳知捷说道。

柳知捷冷冷一笑,“随他去吧。”

“张延夏败了,除了你,皇帝打算让谁去对付昭武军?”

“金陵城外,南北两大营统领,张峰、杨瀚文皆是将才,也是皇帝亲手提拔的,应该是打算派他们去。”

见四下无人,柳思行低声道:“儿子之前说的事,父亲考虑怎么样了。”

柳知捷面色凝重,定定看着柳思行,“在我看来,姜宇的才干和姜宁贤差不多。更何况,你低估了皇帝对军权的控制。”

“三皇子如要坐上龙椅,也不一定非要拿到军权不可。”柳思行目光异样。

柳知捷顿时明白,不悦道:“古往今来,如不是皇族子弟,弑君者从来没有好下场。”

“姜宇多次向儿子承诺,只要助他登上帝位,必会立刻重用父亲。”

“我柳家可以帮他,但如要弑君,万万不可参与进来。”顿了顿,柳知捷继续道:“眼下李昭势力已成,皇帝已不可能再对我家下手。”

柳知捷心中忽然感到一丝悲哀,他以前想过很多种办法,怎么才能让柳家躲过皇帝打压。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因为李昭一事,柳家躲过了灭顶之灾。

如今,不管是谁当皇帝。只要昭武军威胁还在,柳家都能安然无恙。

柳知捷之所以迟迟不给皇帝开门,皆因心中笃定皇帝不敢把他怎么样。

柳思行叹道:“其实,我柳家有很多选择,只是猜想父亲不会同意。二弟从蜀地寄来信,信中说李昭英明神武,值得投靠。”

“他一直被李昭软禁,如何能寄来信?”

“儿子说这么多,希望父亲能重新考虑下。”柳思行表情变得严肃,“世道变了,我柳家也该做出抉择了。”

“以后再说吧!”柳知捷淡淡道。

近来,朝中大臣除了上奏建议柳知捷统兵;还多次在朝会时提出,应尽快确立新的太子,以稳定人心。

很多人已经对姜宁贤不再信任,把齐国未来放在后继之君上面。

姜宁贤察觉到朝中风言风语,心中愈加恼火。

几日后,姜宁贤下诏,由北大营领兵都督杨瀚文,负责西边战事;允许张延夏戴罪立功,继续待在西边抵御昭武军。

杨瀚文很快进宫谢恩,指天发誓,必会把李昭堵死在瞿塘关内。

皇帝此举再次引起群臣争议,朝中吵得不可开交。

周召鹏知道皇帝心思,进宫面见姜宁贤;言柳知捷已活不了多久,不如给他个机会,让他发挥下余热。比方,可以让其辅佐杨瀚文,为其出谋划策,但不给柳知捷兵权。

哪怕都这么讲了,姜宁贤仍拒绝启用柳知捷。

正当杨瀚文积极备战时,一则消息传到金陵,昭武军杀来了!

第158章 昭武军东征

大魏天成二十七年,十月初二,昭武军发起东征之战。

沈宁率十二万昭武军,突然从瞿塘关出兵,直奔涪陵。

涪陵因靠瞿塘关太近,齐军兵力本就不多。且昭武军来的突然,猝不及防下,未做过多抵抗,选择了投降。

本着兵贵神速,沈宁没有片刻耽搁,昭武军水路并进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