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刚刚还称我嫂子,秦王转变倒是蛮快的。”

李昭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本打算今晚随夫君而去,苍天有眼,没想到你会来此地;正好,让你为我夫君陪葬。”孙千羽厉声道。

李昭恍悟,怪不得孙千羽衣袖中会藏有利刃。

“你夫君是自刎而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李昭有些委屈。

“若不是你出兵攻打长沙,我夫君又怎会死?”

“战事无常,他身为军人,一旦落败,殒命本就是正常。况且,你家夫君也杀了我不少将土,他们的账又该找谁算呢。”

孙千羽不为所动,眼神依旧冰冷,“你若说完了,就去死吧!”

眼见刀刃即将划破李昭脖子,赵青等人心提到了嗓子眼。

“等下!”屋外此时传来一个声音。

邓永清快步走了进来。

不知为何,李昭现在有点害怕见到邓永清。

他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邓永清向来聪慧,看了看屋内情形,以及孙千羽那张精致的脸庞,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

心中极其无语!

在极短时间内,邓永清化身为演技派,眼泪簌簌往下流。

捂着肚子,泣不成声道:“我已怀有身孕,在大王临死前,可否让我上前和大王说几句话,求求你了。”

孙千羽见邓永清一个弱女子,又哭的这么厉害,不免心软。

“其他人退下,只准你一人上前。”

赵青等人见李昭没反对,退后数步。

邓永清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慢慢上前。

走到两人身旁后,温声道:“大王,我们将来的孩子,你觉得该起什么名字比较好呢?妾身觉得..........。”

突然,邓永清攥紧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砸在孙千羽持刀的手腕上。

她出生在蛮夷众多的南中,平日里有学过武;虽然武艺比不上李若晗,对付孙千羽还是不成问题。

孙千羽感受到剧痛,匕首从手中脱落。

赵青急步上前,将她控制住。

屋内局势瞬间逆转!

孙千羽难以置信的看着邓永清,气愤道:“你刚才骗了我。”

邓永清表情淡然,没吱声。

李昭死里逃生,长吐一口气。

果然,美丽的花朵,总是带刺的。

今天的事,对他来说,也算是个不小的教训。

“大王,要不要将其处死。”赵青非常恼火。

李昭暗地里看了眼邓永清,语气略有些犹豫,“嗯,那个..........。”

“先找个院子关起来,不要虐待她。”邓永清道。

“嗯,就这么办吧。”李昭附和道。

等所有人离开后,邓永清毫不客气使劲掐了掐李昭。

李昭手臂发红,痛的滋滋叫。

“妾身在外面等了这么久,还在纳闷;原来府邸内有如此绝美佳人,迷住了大王。”邓永清幽怨道。

李昭苦笑一声,牵着她的手,“这事确实是本王不对,本王向你认错。”

“刚才妾身的安排,大王还满意吗?”邓永清目光深邃。

被看透了!

李昭揉了揉额头,心里不知该高兴还是郁闷。

“大王务必小心些,莫要........,重蹈覆辙。”

“肚子饿了,找家酒楼吃点东西吧。”李昭故意扯开话题。

“好啊!”邓永清微微一笑。

到傍晚时,一众人回到了府邸内。

下人通报,范硕在府邸内等了许久。

李昭把他叫到书房,询问发生何事。

“魏国派人来长沙,说魏帝想和大王见一面。”

第259章 最后一面

李昭略有些诧异,问道:“有具体说什么事吗?”

范硕道:“来人只说,魏帝在数日后,将抵达柳城以北五十里处,希望大王能过去一趟。”

李昭轻敲桌案,心中陷入沉思。

东征大军进展顺利,李昭原打算过几日启程去南昌;如今魏帝想见他,到底该不该去呢?

“在下以为,当务之急乃是尽快覆灭齐国;关于魏帝的邀请,大王完全可以不用理睬。”

李昭思索片刻,摇了摇头,说道:“魏帝年老体衰,此时见本王必有要事相商,岂能避而不见。让人去准备下,明日清晨出发,前往汉中。”

范硕不再说什么,拱手后离开。

两人见面地点,恰好是汉中和关中的交界处。

以防万一,李昭派人传令,将韩志远调回,令他率两万昭武军进驻汉中。

再加上汉中的齐景云、王炎凯所部,应该可以对付突发事件。

当天,黑冰台的杜安来到了李昭府邸。

“魏帝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李昭开门见山道。

早在去年底,魏国就有人疯传皇帝李昆身体有恙;今年四月以后,李昆更是一直待在寝宫里,甚少和外人见面。

“魏帝确实病的不轻,至于还有多少时间,在下尚未打探到。”杜安沉声道。

“都这样了,还想着见本王一面,他想要干什么?”

“这个,在下不知。”

李昭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说点你知道的。”

“今年以来,长安城里出现很多刺客。有关东藩镇派去的,也有齐国派去的。还有一些刺客,至今不知是谁主使的;在下有个大胆的猜测,可能是其他皇子派的人。”

李昭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李昆要见他。

估计李昆也明白,等他一死,关东必将大乱;而太子李佑,能不能扛起大魏社稷,李昆心里还是没有底。

“那就和皇帝好好聊一聊。”李昭笑了笑,心中毫无压力。

他马上会得到整个南方,昭武军将实力倍增;况且,他还有长江天险和襄阳城,虽然暂时打不下北方,防守却不成问题。

聊完此事后,李昭并未让杜安离开。

“三司的吴瀚飞应该找过你了,往草原加派人手的事,做的怎么样了?”

“大王放心,我已安排部下假扮商人深入草原,详细了解各方势力;估计下个月,就会有消息传来。”

“此事要上点心。”

“是。”

................................................

次日,一大早。

李昭带人离开长沙,由洞庭湖坐船,进入长江,向汉中驶去。

在差不多同一时间,魏帝李昆的銮驾也离开了长安城。

李昆的病情已非常严重,他几乎无法站起,大部分时间都是宫人搀扶着。

太子李佑曾打算陪同,被李昆拒绝。

出城时,李昆最后看了眼长安城,神情复杂。

他也不知道,自已能不能活着回到长安城。

即使如此,为了将来的事,他也必须和李昭见一面。

长沙之战后,李昆知道,李昭灭齐已没有任何悬念。

一个造反失败的皇孙,仅仅用了不到五年时间,就干出这等惊天的大事,怎能不让人震惊。

李昆偶尔会幻想,李佑、李昭两人同心合力,共同平灭关东藩镇,再造大魏盛世。

然而,幻想终归是幻想,永远无法成为现实。

“难道说,又要兵戎相见吗?”李昆喃喃自语。

第260章 见面

几日后,李昭一行人抵达南郑。

他在途中收到李昆的消息,希望能见一见长子李齐。

父亲见儿子,天经地义的事,李昭同意了,于是带上李齐一同前往。

路上,李昭见李齐头发全白,明显苍老许多。

“父亲还需保重身体。”李昭淡淡道。

李齐面无表情看了眼李昭,没说什么。

两人之间,早已无话可谈。

李昭也不在意,扭头看向它处。

抵达柳城时,齐景云已率众将土在此处等候多时。

“末将见过大王。”齐景云抱拳道。

昭武军如今大步向前,攻入金陵城已为时不远;齐景云身为雍王府家兵,李昭最早的亲信,对此非常兴奋。

“这些年来,辛苦你了。”李昭微笑道。

“为大王效忠,乃末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