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来拜访呢,主要是谈谈北延与小依的婚事。”

  "他俩的事……你知道啦!”

  “嗨,早知道啦!”

  “老太君,其实我们家小依是个好女孩,她之所以与北延未婚领证,说白了,就是为了气气她父亲。”

  "这有什么,不就是瞒着我们偷偷去领了结婚证,年轻人嘛,只要他俩相爱就行。”

  "老太君,看来你比我还通情达理啊!”

  “北延年龄也不小了,我想让他俩尽快举行婚礼。”

  “举行婚礼?这么快?”

  “小依外婆,你看我老太君已经八十了,我还想在有生之年抱上大胖重孙呢!”

  “老太君的心愿我能理解,可举行婚礼小依同意吗?她明年才大学毕业呢!″

  "我的意思是,先让他俩订婚,待小依一毕业,立马举行婚礼……″

第97章 找上门来

  程小依从小失去母亲,程家旺娶了小老婆,生下程小美后,她从未过一天好日子。

  沈心慈一天天老去,加上有心脏病,照顾外甥女逐渐力不从心。

  一直希望程小依找个好男人,对她知热知冷的好,也算了却自己一段心愿。

  程小依有幸碰上战北延,对方无论人才、家世,沈心慈都是百分之百的满意。

  如今,德高望重的老太君亲自上门拜访,商量两人婚事,沈心慈自然是没理由再推迟。

  “北延是个好男人,我们小依找到他,是小妮子的福份。”

  “嗯,你们家小依也不错,清纯漂亮,落落大方,最主要是我们家北延爱她如命啊!”

  “哈哈!”

  沈心慈很高兴,开怀大笑。

  对方虽是豪门大户,但对方并没摆架子,处处尊重女方,这让沈心慈很心慰。

  “老太君,婚礼的事我没意见,只要小依同意,婚礼随时可以办。”

  “好啊,那你再去做下小依的工作,希望他俩尽快完婚。这下好了,我们北延终于可以娶老婆啦!”

  沈心慈也是满怀高兴,突然想到了程家旺。

  “老太君,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小依外婆,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小依的父亲虽然对她不好,狠心将她赶出家门,但小依的生命始终是他给的,如今女儿要出嫁,我觉得应该知会他一声。”

  沈心慈以德报怨,老太君赞赏点点头。

  “好吧,这事我会交给管家去办!”

  两人又寒暄了一会,临近中午,老太君提出告辞。

  “小依外婆,我先走了,你安心住院,病彻底养好后再出院。”

  “医生说了,我下午就可以出院,小依说,放学后她与北延来接我出院。”

  “好啊,叫北延接你直接去山庄,到时我老太君就不愁没人谈话了。”

  “山庄我暂时不去了,不瞒你说,家里还开有一间小店,住院一个多星期,我都快急死了。”

  “也行,那我尊重你的选择,再见!”

  “老太君,再见!”

  离开医院,老太君很快回到山庄。

  房车驶入山庄,佣人打开铁门,突然从门旁快速闪出三个人。

  分别是程家旺、王虹、程小美。

  沈嘉曼退婚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战北延扬言非程小依不娶。

  战家总资产上千亿,他程家旺可是吊到了真正的金龟婿。

  既然在战北延程小依那敲不到彩礼钱,就得从老太君这里下手。

  用王虹的话说,程小依不可能白白送人,这彩礼钱无论如何得弄到手。

  “嘿嘿,老太君,终于等到您老人家了!”

  老太君吩咐管家摇下车窗,有些诧异:“三位是?”

  ″我是小依的父亲程家旺,这位是我太太王虹,小女程小美。”

  王虹立即上前讨好:″老太君,听闻小依要与北延举行婚礼了,我们做父母的,亲自过来商量婚礼细节。”

  "哦,这样啊!"

  老太君对程家旺的所作所为早有所闻,不过,正如沈心慈所言,他是程小依的生父,多少得给他点面子。

  "行,既然来了,那进来山庄议事吧!”

  “好好,好啊!”

  三人大喜,老太婆这么好说话,这天价彩礼,看来这回有着落了……

第98章 贪得无厌

  程家旺、王虹、程小美跟着老太君进入山庄。

  卧槽!

  这也太奢华了吧!

  三人眼睛看得发直发呆,仿佛走进了皇宫,又仿佛走进了欧洲的古堡。

  战氏山庄占地两百多亩,始建于民国初期,几近翻修,中西合壁,古色古香中却又不失奢华。

  亭台楼阁,花园水谢,宽敞豪华客厅,金色窗幔高高挂在落地窗上。

  顶级名贵的檀木家具、再配上水晶吊灯,古典字画,无不彰显战家卓越的家世……

  望着这座豪华的山庄,程家旺等三人惊叹不已,在心底把算盘打得扒扒响。

  这么有钱的人家,不敲他个十亿八亿,这一趟那就白来了。

  三人在客厅落座,老太君笑意吟吟,吩咐佣人端上龙井名茶。

  老太君这是正当的礼节,程家旺却误会战家是在讨好自己。

  必竟,战北延一近女人就会长红斑,只有“特殊体质”的程小依让他不发病,战家就算再有钱,也不得不低头!

  老太君喝了一口茶,首先开口。

  “程先生,不瞒你说,我刚才去医院探望过小依的外婆,商量北延与小依的婚事。”

  程家旺闻言,当场不爽。

  “老太君,婚礼之事你去找我丈母娘商量,这事我觉得有些欠妥。”

  “此话怎讲?”

  “小依是我程家旺的女儿,如今她要出嫁,你要找的人当然是我这个父亲!”

  “程先生,外界传言,你把小依赶出家门,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

  “哪有的事,小依未婚先领证,我一时气愤骂了她几句,是谁造谣我们断决父女关系了?”

  “哦,原来是谣言啊?”

  “当然是谣言了,小依身上流着我的血液,这么好的女儿爱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不要她呢?”

  “行,那我就当你是慈父,程先生,我的意思是让他俩先订婚,小依一毕业就结婚。”

  “哎呀,干嘛要等到毕业,婚礼当然得尽快举行。”

  这时,王虹笑吟吟接了话。

  “对对,老太君,婚礼越快越好,他俩都睡到一块了,万一怀了孕,你们战家那不是遭外人笑话吗?”

  “切!”

  程小美白眼一翻:“妈,这有什么,没举办婚礼弄大肚子的人大把,呵,程小依巴不得弄大肚子套牢姐夫呢!”

  “咳咳!”

  老太君甚是反感,这一家子都是些什么人啊!

  “程先生,对于婚礼细节,你有什么想说的?”

  “老太君,婚礼由男方作主就好,嘿嘿,不过,战家家大业大,这彩礼应该少不了吧?”

  “娶亲付彩礼这是潮流,我们战家自然也不例外。”

  我的乖乖哒,成了!

  三人闻言大喜,眼中闪着贪婪的光。

  “老太君,那,战家准备付女方多少彩礼呢?”

  老太君不正面回答,却反问:“那程先生预计要我们付多少呢?”

  以战家的身份地位,嫡子长孙娶媳妇,怎么也得上亿吧!

  “老太君,我这人也不贪心,这彩礼你们付我一亿就行了。”

  王虹一听却不乐意了:“老公,这一亿太少了,怎么也得三五个亿吧!”

  程小美这小太妹更加贪得无厌:“切,三五亿算什么,依我看,至少得十亿起步!”

第99章 阴谋诡计

  “我家小美说得有道理,战家家大业大,如果付出十亿彩礼,传出去忒有面子了!”

  "对对,反正战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付再多也没问题。"

  王虹与程小美对望一眼,心花怒放。

  得到十亿彩礼,他们程家立马就成了超级大富豪,名牌包包、奢侈品想买多少都可以。

  “果然是一群贪得无厌的人!"

  老太君在心中冷笑,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人心不足!

  如果程家旺谦卑礼让,老太君是打算付他一亿的彩礼,必竟程小依是他的亲生女儿。

  “哦,程先生,你们想要十亿彩礼啊?”

  程家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那当然,我的女儿不可能白白嫁给战北延!”

  老太君是何许人物?

  年轻时一手创办战氏集团,办事雷厉风行,是商界有名的铁娘子!

  这一家子贪得无厌,她不可能被程家旺牵着鼻子走。

  “十亿彩礼我们战家是付得起,问题是,你们觉得我会付吗?”

  “什么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