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我会将陛下对我这一分情意变成十分,我决不允许任何人阻我的路。”

紫宸殿内。

萧云凰脖颈上的纱布被一层一层拆下。

她摸了摸脖子,那伤痕触感清晰分明。

李时渊眼眸一凝,手下意识伸出去,快要碰到时又缩回。

他看向太医,声音喑哑:“这疤痕,能消吗?”

他每每多看一眼,便不自觉想起那个令他几乎神魂俱碎的场景。

萧云凰垂下眼睑,声音平静:“没关系,我发现我身上伤痕不少,不差这道,看来我以前过得十分不好,能活下来已是万幸。”

说着,她扯唇一笑,不知在笑些什么。

李时渊手一抖,喉头发涩。

太医忙插话道:“只要每日抹微臣调制的药膏,这疤痕能消,只是伤到了声带,娘娘的嗓音……怕是无法恢复到以前。”

李时渊眉头拧起,下一秒就要发怒的模样。

萧云凰瞥他一眼,及时打断:“我以前喜欢唱歌跳舞吗?”

李时渊一滞,好半晌才闷声道:“你从不做那些。”

萧云凰淡淡道:“那不就行了,又不以此为生,若是陛下嫌我说话声音难听,我以后少说话便是。”

其实她现在的声音并不难听,只是不复以前的清越,有些低哑的冰凉质感。

“朕并不是那个意思。”李时渊看着她,“朕只是怕你难受。”

萧云凰托腮:“陛下若是真怕我难受,便允我出去走走吧!每日拘在这儿,怪烦闷的。”

李时渊眼神复杂:“你想去哪里?”

萧云凰眉眼弯起:“我想去哪儿便能去哪儿?”

李时渊刚要说话,又听萧云凰道:“听闻我跟陛下在宫外认识,不若陛下带我出去看看。”

======第16章======

李时渊一顿,半晌没说话,萧云凰轻笑一声:“跟陛下玩笑呢,允我出这紫宸殿随意走走就好。”

“好!”许久没看见萧云凰这样的笑容,李时渊答应得爽快。

萧云凰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

以退为进果然有用!

可令她意外的是,李时渊竟片刻不离地跟在她身边。

那些宫人一看见便远远跪下,萧云凰逛了半晌,觉得无趣。

“我累了,回去休息吧!”

李时渊依旧含笑应声:“好!”

回到紫宸殿,萧云凰刚想行礼说陛下慢走,却见李时渊唤来宫女十分自然地宽衣。

萧云凰一愣,没忍住脱口而出:“陛下今日在此留宿?”

这几日李时渊都是宿在太极殿。

一听这话,他神色无奈:“阿懿,紫宸殿本就是朕的居所。”

萧云凰心一跳,不知为何隐隐有些抗拒。

她故作无意地问道:“我作为一个妃嫔,既没有自己的居所,也不用每日去拜见皇后?”

纵使她毫无记忆,却也觉得荒谬。

李时渊墨眸没有半分波澜:“皇后已被禁足,无需理会,至于居所……”

他凑近萧云凰,揽住她盈盈一握的腰:“你不愿跟朕住在一起?”

这样近的距离,让萧云凰有些不适,呼吸都急促起来。

“我只是觉得,不合规矩。”

李时渊笑了笑:“规矩吗?阿懿,你在朕面前的自称已是逾矩。”

萧云凰一惊,背脊涌出些寒意。

李时渊见她眼神,腰上的手滑到她背上轻轻轻拍着,轻声诱哄:“好了,朕不是要吓你,只是告诉你,在这宫里,朕的话,便是规矩。”

萧云凰脑海中倏地闪过一个片段。

李时渊淡漠冰冷的眼瞥过她:“别忘了,谁才是你的主子。”

这画面一出,萧云凰蓦地抬手捂住头,头疼欲裂的感觉袭来。

李时渊脸色一变:“怎么了?”

过了好半晌,萧云凰才缓过来,脸色苍白无比。

看着那张明明一模一样,神色却判若两人的脸,她摇了摇头。

“没什么,就是头突然被针扎了似的。”

李时渊忧心忡忡看她半晌:“朕宣太医来为你看看。”

萧云凰摆手:“或许是还未恢复,休息一下便好。”

说完这句她看向李时渊,那意思,今日伺候不了您。

若非萧云凰脸上的红润一瞬消失,李时渊真要怀疑她是为了躲开自己演的一出戏。

他抿了下唇:“那便歇息吧!”

挽起的床帘被放下,萧云凰浑身僵硬如木偶。

李时渊微微皱眉:“你怕朕?”

萧云凰闭上眼:“不怕。”

李时渊将她抱在怀中,轻轻的喟叹在耳边响起。

“睡吧,朕不碰你。”

鼻尖萦绕在浅淡的龙涎香,萧云凰却觉得神经紧绷。

李时渊睁开眼,看着她微颤的睫毛,单手倚着玉枕无奈道:“还说你不怕。”

萧云凰以沉默无声回应。

片刻后,身旁的人轻轻起身。

“我宿到外殿,你好好休息。”

萧云凰一怔,睁开眼眸便看见那道背影远去。

真如烟雨所说,他们是两情相悦吗?

这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显示在对她的珍视,她却为何一靠近这人,便只觉得窒息无比,心口不自觉泛起浅淡细密的疼。

这样想着,她起身想要跟出去。

却在拐角处脚步定住,李时渊冰凉声音响起:“幽州节度使要挟朕将云凰公主交出,不然即刻起兵勤王?”

======第17章======

萧云凰下意识往帘子后面退了一步,将自己身影完全遮蔽。

云凰公主这名字让她心脏一跳,莫名熟悉感传来。

李时渊对面,不知道是谁在说话。

萧云凰透过纱帘隐约看去,只望见一个浑身黑色的模糊影子。

“是,探子回报,幽州十万兵马已经集结。”

李时渊声音冷凝如淬冰:“萧氏死绝了开始勤王,莫以为朕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召韩立安,周沙进宫。”

“是,陛下。”

下完令,李时渊又问:“云凰公主没死的消息,从何处传出?”

那黑影顿了顿,垂首道:“从皇后的未央宫传出。”

咔哒一声,李时渊手中不知何物断裂。

他声音冷沉如水,像是地狱传来:“姚文淑,你找死!”

萧云凰靠着冰凉立柱极力让自己屏住呼吸。

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交织成一张阴谋的网将她裹住。

她转身想要回到内殿,刚迈出一步,便有冷冽声音传来:“谁?”

萧云凰心脏猛地提起,瞬息之间,一把长剑抵在她脖颈。

“暗影住手!”李时渊的声音传来。

她也终于看清那黑色影子的脸,十分普通的五官,丢在人群中毫不起眼,唯一特别的便是脸色十分苍白,常年不见日光的模样。

下一瞬,萧云凰被李时渊护在怀中。

“暗影你先下去。”他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