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不不能不说。

她轻轻抽出自己的手,鼓起勇气看向王尧黎,直视上他的双眼:“我们得把话说清楚,我们必须讲清楚,我那天说的不是假的,我的确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齐雨棠。”

“但我也是齐雨棠,只是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我本来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也不知道该怎么把原来的那个齐雨棠还给你……”

齐雨棠越说越语无伦次,明明想说清楚的人是她,可到最后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就在这时,王尧黎再一次重新握住了她的手。

而不仅仅是握住那么简单,而是十指相扣。

齐雨棠不明白的看向他,只见他薄唇轻启:“你在发烧睡着的时候,一直在说梦话,一会儿说‘我就是你’,一会儿说‘我不是你’。”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你就是齐雨棠对吗?你的记忆里有我,有齐伯父齐伯母,有你姐姐有你弟弟,对吗?”

齐雨棠的思维被他牵引着走,点了点头:“对。”

王尧黎接着说:“你那天跟我说你做了一个梦,其实那是你经历过的事情?”

齐雨棠更认真的点头。

“那就把那些事情都当做一场梦吧,”王尧黎用力的握紧了齐雨棠的手,“别再去想了,好吗?”

齐雨棠怔怔的,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怔愣间,王尧黎又拿出那枚钻戒:“上次没能得到你的答案,但我是认真的,并且这份心情不会改变,请你再认真好好考虑一下吧。”

说完,他把钻戒放在床边的矮柜上,然后扶着齐雨棠重新躺回去,再起身端着水盆出去了。

也许是因为发烧的原因,齐雨棠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她费劲想要把脑中的思绪给整理清楚,但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盯着天花板出神的时候,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

这次是齐母走了进来。

她满脸担忧的走到床边坐下:“雨棠,你觉得还好吗?要不要去医院?”

齐雨棠看着她,刚才对王尧黎说的那些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个字了。

她本来也想告诉家人,说自己不是以前的那个齐雨棠。

可她不能不承认,她心里是很期待这份亲情的。

因为用来没得到过,所以她渴望被爸妈爱,被姐姐弟弟爱。

齐雨棠抿了抿有些干了的嘴唇:“妈,我没事……别担心了。”

齐母叹了口气:“要不是景翊来找你,怎么敲门你都没有回应,不然我们都不能发现你生病了。”

她神情看上去十分自责和愧疚。

却不知,齐雨棠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有这样的情绪。

如果还在原来的那个世界,别说发现她生病,就算她真的病死在屋子里,都不会有人发现。

耳边又响起梦里“齐雨棠”的话。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接受他们的爱,我也会一直被爱。”

齐雨棠心里被触动,忍不住坐起来抱住了齐母:“妈,谢谢你。”

第37章

齐雨棠舍不得现在父母姐弟对自己的爱。

这一次她心里纠结的天平倒向了另一边,她选择不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告诉家里人。

她真的很害怕失去他们的在乎。

齐雨棠靠在齐母的怀里,心里烫的一塌糊涂,忍不住更用力的抱紧了齐母。

心里却又觉得对王尧黎不公平。

她本来想坦白一切,可现在她只和他坦白,却没有和齐母坦白。

如果她要心安理得接受这个世界的所有,那她就不应该和王尧黎坦白。

虽然他的态度看起来似乎更在乎她的感情。

“妈……”齐雨棠喃喃开口,“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平行世界吗?”

果不其然,齐母连语气中都带着疑惑:“什么叫平行世界?”

齐雨棠咬了咬嘴唇,摇头:“没事,只是一个……设计灵感而已。”

齐母把她放开,眼里的心疼更甚:“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你的设计,在你的病没好之前,可不准拿你的身体开玩笑,不准偷偷起来画图,知道吗?”

齐雨棠乖乖点头:“我听妈的话。”

齐母这才满意的点头:“好了,妈不打扰你了,快躺下休息吧。”

掖好被子后,她起身就要离开。

走到门口时,齐雨棠却开口喊住了她:“妈,王……尧黎一直照顾我,他自己都没好好休息,你让他也先回去休息吧,我没什么事了。”

齐母应了声好,仿佛根本没看见矮柜上的那枚钻戒。

但其实临关门的时候,她还是装似无意的看了一眼。

走出去关上门,一转身齐父就等在拐角:“雨棠怎么样?”

齐母拉着他走出几步远:“看上去身体倒是没问题,就是不知道和尧黎那孩子的感情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求婚戒指就放在桌上,她多一眼都没看。”

齐父跟着叹了口气:“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我们也不能插手。”

两夫妻相视着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突然从身后冒出个声音:“爸,妈,我二姐怎么了?是不是王尧黎欺负她了?”

两人被吓了一跳,齐父当即毫不客气的在齐景翊头上拍了下:“你想吓死谁?这么晚了不去睡觉,你出来干什么?”

齐景翊捂着头撇撇嘴:“我这不是担心我二姐吗?”

齐母推着他回去:“你大姐姐就是医生,她都说没事了,你还在这操心什么,感觉回去睡觉,别想用这个借口明天不上学!”

齐景翊更憋屈了,一边往回走一边不满:“我才不是那种人!”

另一边,房间里齐雨棠对几人的对话全然不知,她本昏昏欲睡,却在将要闭眼时翻了个身,目光直直看到了王尧黎留下的那枚钻戒。

王尧黎和她求婚……这曾经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如果王尧黎都不介意,那是不是她也可以像心安理得接受家人的爱那样,接受他的爱?

齐雨棠心底微动,忍不住伸手过去拿起了那枚戒指。

而后攥在掌心,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之后几天,王尧黎没再来过,也没有给齐雨棠发过一条消息。

齐雨棠原本是想给各自一段冷静的时间,至少她希望王尧黎能够想清楚。

但他真的不来,她却觉得失落。

两人似乎开始了默契的“冷战”,而这一“冷战”就是整整半个月。

而半个月后,齐雨棠拿去参赛的作品获奖了。

第38章

林教授一通电话,齐雨棠就急匆匆去了学校。

站在办公室里,她紧张的看向教授,等待着一个答案——

上一世她因为和王尧黎在车上起争执而出了车祸,所以没能参加这次比赛。

这次阴差阳错赶上了比赛,又获了奖项,真的好像是应了梦境里“齐雨棠”的那句,这一切都是上天在弥补她曾经经历过的痛苦。

出神时,林教授终于忙完手头上的事情,扶了下眼镜看向齐雨棠:“你觉得自己能获得第几名?”

齐雨棠怔了怔。

她拿去参赛的那副作品,也是当年她想要拿去参赛的。

那个时候的她很有自信,觉得自己能一骑绝尘,从此开启设计师的光明大路。

但现在……她倒也不是没有自信了,只是没有把握。

能获得奖项就说明在前三,齐雨棠捏了捏手指:“我……第几名我都可以的。”

林教授却目光一闪:“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曾经可是跟我说,如果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否则不如不做。”

“你那时都那么有自信,现在是怎么了?”

听到林教授的这句话,齐雨棠不由得一怔。

这句话的确是她说的……

只是太久了,她就快要不记得了。

在冰岛的时候,光是生存下来就已经要花费掉她大部分的精力,但她还是坚持着每天看设计杂志,画自己的作品。

其实她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

回想起当时和林教授说出这句话的自己,齐雨棠突然就有了些底气。

她攥紧手,下颌不自觉的微微扬起:“我能第一。”

就算这次没有,下次她也一定可以。

林教授脸上的不满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赞许。

而后他打开获奖证书,上面方方正正的黑字赫然写着:荣获第一名。

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齐雨棠心底涌上喜悦,嘴角也控制不住的扬起。

“谢谢教授!”她给林教授鞠了一躬,目光像是被黏在那奖项上。

开心之余,耳边传来林教授的声音:“你作为我最看重的学生,我认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