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而乔希窈,又是怎样爱着他。

可他配不上那份爱。

他曾经拥有多么赤忱的一颗真心,但他却毫不珍惜。

将那个人对他所有的好视为理所应当。

他欺骗她,背叛她,伤害她,直到那颗心伤痕累累,直到那个人彻底对他死心。

对这个世界再没有半分留恋。

靳律捂住自己的脸,那眼泪一滴一滴落下。

又隐入地毯中消失不见。1

他声音闷沉沉,带着无尽嘲意。

“对,我才是那个无耻的罪魁祸首。”

“该死的是我。”

林宇发泄完心中怒火,看见靳律的模样,理智回归,心中也酸涩起来。

并肩作战这么多年,他也是真心将靳律当成好友。

他拍拍靳律的肩,低声道:“阿深,我……”

靳律摇头阻止他的话,起身拿过衣服往外走去。

林宇急道:“你去哪儿?”

靳律顿住脚步,却没回头:“林宇,那些事情交给你处理,给我七天时间。”

林宇看着那充满了萧索和孤寂的背影,叹息:“去吧,别做傻事!”

靳律开着车来到乔希窈坠楼那个小区。

那下面已经堆满了乔希窈的粉丝送来悼念的鲜花和蜡烛。

还有沈多人源源不断地赶来。

靳律将车停到路边,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楼发呆。

这么高的地方,是有多绝望,她才会毫不犹豫地跳下来。

一定很痛吧?

靳律想象不到有多痛。

他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割着,一下,又一下。

死不了。

可那痛像是永无止境一般伴随着他。

等到深夜,人群逐渐散去。

靳律才全副武装地避开人群,走进了他和乔希窈住过的老房子。

一打开门,他便看见了在桌上还插着蜡烛,一口未动的草莓蛋糕。

那蛋糕已经有些变质,带着难闻的味道。

如同他腐烂的人生。

靳律坐到桌前,盯着那蛋糕发呆。

她一个人在这里等了多久?

又是用怎样的心情拨出那最后一通电话?

如果自己接到了那通电话,乔希窈是不是就不会死?

可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

他拿过火机点燃蛋糕上的蜡烛。

火光亮起。

靳律轻声道:“对不起,妤妤,生日快乐!”

他吹灭蜡烛,拿过叉子挖起那变质的蛋糕。

一口,一口地吃下去。

蛋糕混着眼泪,腻到发苦,让人恶心。

像是乔希窈那些永远吃不完的药。

突然,门被人推开。

靳律心猛地一跳,转头看去。

看见来人,他失声道:“妤妤!”

第15章

下一瞬,那人影又消失不见。

门仍然好好关着。

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场幻觉。

靳律吃完蛋糕,拿出手机,点出乔希窈发出最后一个视频。

如精灵般的幽幽叹息响起。

“……对不起,我不为人知的爱人,这次换我失约,我曾说过,我只等你到三十岁,我永远到不了三十岁,所以,我永远爱你……”

“即使有天开个唱,谁又要唱,他不可到现场,仿似白活一场……台前如何发亮,难及给最爱在耳边,低声温柔地唱……”

一遍结束,又重复播放。

靳律自虐般一遍一遍看着这视频。

天快亮时,他离开这里回到了市中心的家。

以往每次回来都有个人在家里等他,他从来没觉得,这房子大到如此空旷。

靳律拨通安森的电话。

“安森,是你将阿妤的骨灰带走了吗?”

对面,阿森冷笑一声:“我们阿妤的事与你无关,高贵的周影帝不是发布声明与我们阿妤早就分手了吗?”

看见星华发出的声明时,他几乎肺都要气炸了。

恨不得立刻将这个无情无义的人的丑恶嘴脸全部曝光给大众。

想到乔希窈,他又硬生生忍下去。

靳律一滞,语气带上几分祈求。

“安森,我想看她一眼,你将她葬在了哪里?”

安森越发火大:“当初阿妤演唱会从高台上摔下来你都不闻不问,现在人死了,你倒是想起来装深情了,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靳律顿时哑然无言。

那两天剧组拍摄出了问题在日夜赶工,他忙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等他知道消息时,助理告诉他不过是媒体夸大其词。

再看乔希窈一个信息一个电话都没有,他也真以为如此。

不等他再说话,安森愤愤道:“我跟周影帝没有任何关系,也请周影帝以后不要再联系我。”

说完安森直接挂了电话。

靳律怔怔发了半晌呆。

他跟乔希窈在这世界的联结似乎在一点一点断绝。

只有将自己关在这还残留乔希窈气息的房间里,他似乎才能感觉到一丝安全感。

他的心脏就快要无法负荷那沉重到几乎压垮他的痛苦。

电话一个接一个,他索性直接关了手机。

他从酒柜里拿出酒,连酒杯都不用,直接对着瓶口猛地大口灌下去。

辛辣入喉,烧得五脏六腑都在疼。

只有疼痛才能让靳律觉得自己还活着。

几天后,一直联系不到靳律的林宇终于在家里找到了他。

靳律的脚边满是各式各样的酒瓶。

他胡子拉渣,狼狈又邋遢,丝毫不复影帝的光鲜亮丽,宛如一个没有家的流浪汉,又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看见林宇,他迷蒙的醉眼分辨了好半晌,似乎才认出来。

“一起喝点?”

林宇蹙眉:“靳律,够了!”

话落,靳律手中酒瓶落地,直直地倒下去。

医院里。

林宇恨铁不成钢:“你真行,喝到胃出血,想下去陪她是吗?”

自醒来后就没说过话的靳律惨白着一张脸,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林宇,她不要我,她不要我了!”

濒临死亡那一刻,他似乎看见了乔希窈。

那个从来都只会对他笑的女孩,眼神漠然至极。

“靳律,别来脏了我的轮回路!”

第16章

网络上,靳律与乔希窈曾经谈过恋爱的消息确实引起了轩然大波。

但正如林宇他们预料的那样,正常的分手恋爱无可指摘。

只是人们将乔希窈抑郁症的原因归结为分手,靳律的人气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那之后没多久,靳律康复出院后直接进组,似乎又恢复成了那个温润的影帝,只是气质中多了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阴郁。

乔希窈的热度渐渐褪去,除了粉丝,没人再关心。

娱乐圈每天都有新的戏可看。

没多久,娱乐圈最火的小花旦之一叶卉儿爆出同时与多个男明星交往,堪称时间管理大师。

虽然这新闻很快被她身后的大佬父亲压下去,叶卉儿名声还是一落千丈。

看见这新闻时,靳律已经进了组。

这部戏的大导出了名的精益求精,他这半年估计都得在这组里出不去。

林宇来看他,啧啧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会玩,还好你当时及时澄清了与她的关系。”

靳律进组前的一个活动上,被人提及与叶卉儿的关系。

他淡淡道:“我与叶小姐,只是普通的合作同事关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靳律没告诉林宇,其实之前,叶卉儿来找过他,提出想要与他交往。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