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柏易只是淡淡的拧了拧眉头
什么话也没有说,更没有多看这个女人一眼
径自走向雪宝,看着可爱的小姑娘,他不自觉地伸出了双手
把小姑娘举起来
“你叫雪宝?”
“嗯嗯,大伯伯,我的小名叫雪宝,大名以前跟着心心的时候叫初雪,找到粑粑以后,就叫夜初雪啦~”
“这么聪明啊?”
夜柏易那张严肃的冰山脸,有那么一丝丝的柔软
“嗯嗯,雪宝是最最聪明的小孩子,认识我,大伯伯很高兴呀~”
“呵呵,确实很高兴,大伯伯第一次见你,没准备礼物,给你一个红包,留着以后买糖吃,好不好?”
“嗯嗯,既盐是大伯伯喜欢雪宝的心意,雪宝就很客气的收下啦~”
小姑娘被大伯伯抱在怀里,她的小手手就伸出来了
男人随手掏出一张支票,就落在了雪宝的小手上
雪宝傻眼,“……”大伯伯好穷啊
没有钱钱,只给写了字,按了红色戳戳的纸片片
“大伯伯,你等一下哦!”
小姑娘从大伯伯身上处溜下来,噔噔噔的跑去了奶奶给她准备的玩具架子前,拿了一个装假糖果玩具的红色福袋
小姑娘又迈着小短腿噔噔噔的跑回去
把刚才的纸片片塞进福袋里,递给夜柏易
“大伯伯,你要重新给我一次,这样才叫给红包!”
“好~”
夜柏易按着雪宝的要求,重新把红包给她
小姑娘歪着小脑袋甜甜的道谢
“谢谢帅帅的大伯伯,雪宝的小心心说,它知道大伯伯对雪宝的爱咯~”
男人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却对着一个三岁大的小丫头片子,这么多话
这男人一年跟自己说的话,都没有跟这个小丫头这么一会儿说的多,看他脸上的柔和之色
结婚十几年了,他都没有对自己这么温柔过!
攥紧了的拳头被她用力的捏了捏,再松开
舒雅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淡定,又深深的看了自己男人一眼,目光转向了初心
“小姑娘真可爱,这位是唐小姐吧,我在网上刷到才知道的,老五什么时候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怪不得大嫂给你介绍女朋
你见都不见呢!原来早早的就金屋藏娇了啊!”
金屋藏娇四个字,被她咬的声音沉重
似乎是意有所指似的
初心很不喜欢这女人说话的调调
同时也发现,这女人说完这句话,所有夜家人的脸色都有那么一点儿难看了
“雪宝,过来!”
夜柏砚突然站起来,从夜柏易手里接过了嘻嘻笑的雪宝
夜柏易手上一空,心里也随之失落起来
夜柏砚抱着雪宝,拿上外套就往外走
一边走一边喊
“唐初心,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走啊!”
“啊?哦!”
初心都懵了,夜柏砚居然叫她一起走,她可不可以理解为,这男人是要袒护她?
因为这个夜家大嫂,已经开始阴阳怪气了。
“伯母,大哥,大嫂,我要给雪宝去幼儿园报名了,先走一步,改天我请大哥大嫂吃饭啊!”
面子上的友好,初心还是会维持的
夜柏熙傻逼呼呼的,不爽
“五弟妹,你请吃饭,不带我的吗?嗷~”
夜柏熙的粉色脑袋被老爷子打了一巴掌
“哪里都有你的事儿,带上你的崽儿,赶紧从我这里滚蛋。”
“为什么?”
“你太吵了,老子要安静!”
“老五父女俩住在这里怎么就可以?”
老爷子瞪眼,“老五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雪宝只会让我们开心,你行吗?你儿子行吗?”
夜柏熙,“……”
老爷子才不跟他废话,直接吩咐管家
“把他们父子俩的东西都打包丢出去,他们俩不走,让阿花把他们俩给我叼走!”
管家已经让别的佣人去收拾行李了,但是阿花,没在呀
“老爷子,阿花跟唐小姐走了,今天没跟来!”
“哦,那大家伙不在啊,还怪想他的,行,你随便找几只狗,把他们俩撵走吧!”
夜大四跟夜小四,两只被嫌弃的父子,坐在沙发上,活像两只苦瓜!
老爷子说到做到
佣人收拾好了东西,就开始赶人走了
“大哥,大嫂,咱们一起吧?”
“老子赶的是你们俩,叫老大做什么?赶紧滚,别废话!”
“啊……为什么同样都是儿子,老头子你要区别对待啊?孩子的心灵都受到了很大伤害呢!”
夜子康抱着老爸的大腿,点头附和
“银家小小的心心,也被桑害了。”
“滚蛋吧,两个蠢货!老大,跟我去书房!”
“是!”
夜柏易摸了一下夜子康的脑袋,就跟着老爷子去楼上了
客厅里只剩下大儿媳妇韩舒雅跟老夫人了
雪宝走了,老夫人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但是没办法,先应付这个难缠的大儿媳吧!
“妈!老五这是什么时候找的女朋友啊?孩子都这么大了,这是跟您先斩后奏了?”
韩舒雅试探的问道
老夫人深吸了一口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情况,人家心心也没有表态,只是让雪宝认了爸爸,你也知道的,老五那个混蛋
你爸说的没错,八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啊!
不提他了,提起他来,我就生气,我才不管他想什么,只要雪宝在我身边就行,我啊,就稀罕孙女!
舒雅,子盛呢?最近在学校的情况怎么样啊?”
想到夜子盛那个儿子,韩舒雅眼里闪过一丝异样,随即面带慈爱的对老夫人说
“子盛挺好的啊,学习有进步了,我去接的时候碰见老师,还跟我表扬子盛了呢!这个周末,我带他来看您跟爸!”
“好,舒雅,照顾他们父子俩你辛苦了!”
“咳,这不都是我的分内事吗?”
韩舒雅说完这句话,突然捂住了脸,下一秒就呜呜的哭起来
“妈~我好苦,我真的好苦啊,他又去见舒恬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一个活生生的人,把整颗心都给了他的人
就不能好好的看看我?一直放不下那个没有任何知觉的女人呢?”
……
初心追着父女俩从夜家出来
“喂,你突然发的什么风?我还没顾得上跟你大嫂好好打招呼呢!这样显得人家多没有礼貌啊?”
夜柏砚抱着雪宝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初心
“你想跟我大嫂好好聊聊?那你回去!”
初心,“……算了吧,你大嫂看起来妖里妖气的,我跟她气场不合。”
夜柏砚好笑,“怎么?你还是个神婆,能看出妖魔鬼怪来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