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孩子已经失去了爸爸的爱,我要给他多少爱才能弥补?
我想着,迷迷糊糊间睡了过去。
第二天照常去公司。
准时召开会议,我看着台下双方公司的代表,心中有些悸动。
上一次这种场合,已经是五年前了。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投屏,却发现电脑根本打不开了!
我手脚霎时冰冷,脑子里一片混乱,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
合作公司代表冷冷地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冷声道:“看来贵公司还没有合作的诚意。”
我想解释,可没有人会想听我的解释。
——我直接被开除了。
我心中有一个很恐怖的设想,将我的理智几乎摧毁的什么都不剩。
老板的怒火、同事的怨气、被开除的窘迫交织。
等我回神时,已经站在家门口了。
我打开门,无视客厅里的楚涵和宋之昂,走进小轩的卧室,轻声问:“你昨天是不是动妈妈电脑了?”
小轩捏着衣角,眼神闪躲飘忽不敢看我。
我的心骤然冷却,转身走到客厅拿起鸡毛掸子气势汹汹的走到房里。
楚涵和宋之昂也冲到小轩房里,宋之昂夺过我手里的鸡毛掸子,冷声道:“你干什么?”
我没说话,小轩看着我愤怒的样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是楚涵姐姐说让我给妈妈的电脑浇水,就会带我出去玩。”
楚涵脸色一变,随即道:“那就是一句玩笑罢了!”
她一脸心疼的抱住小轩,委屈的看着我:“林姐你要因为一个玩笑打小孩吗?”
我看着小轩像是得到庇护一般躲进了她的怀里,只觉得心如刀割。
我紧紧咬着唇,厉声道:“这种玩笑是随便开的吗?”
楚涵眼眶瞬间红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这话我根本不信,正要说话。
宋之昂冷冷的打断我:“闹够了没有。”
我顿在了原地,宋之昂冰冷的眼神投射在我的脸上:“你损失了所少,我来赔给你。”Ns
我突然就什么都说不出了。
我迷茫的看着抱在一起的小轩和楚涵,又看了看眼中像是覆了层冰霜的宋之昂。
绝望的情绪像狂潮一般涌上我的心头,我无望的发现,这个家似乎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我眼睫一颤,拼命压抑的滚烫咸涩的泪水瞬间滚落。
我狼狈的走出了那个充满绝望的房间,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眼泪如放闸的洪水延绵不绝。
夜里。
宋之昂打开了卧室的门,轻声问:“睡了吗?”
我没有回答,他将我搂紧怀里,问:“还在生气?”
他的怀抱很暖,是我这几年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我却只觉得心中酸冷交织。
我紧紧闭着眼睛,从喉间挤出沙哑声音:“我们离婚吧。”

======第8章======
说完这句,我才有勇气睁开眼。
正对上宋之昂眼中一闪即逝的复杂。
四目相对,他很快移开视线:“你今天太累了,好好休息。”
语气中有不容置喙的强硬。
我心中止不住的悲凉,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了。
第二天我收拾好心情,如往常般要送小轩上学。
打开家门,小轩却扭捏着怎么也不肯跟我走。
他瞄了我一眼,满脸的抗拒:“我不要妈妈送我。”
我一怔,问道:“怎么了?”
小轩从我手里夺过书包:“因为妈妈要打我,我要楚涵姐姐送我。”
我顿时僵在了原地。
一旁的楚涵这时才走了过来,蹲下身安抚道:“别这样小轩,林姐毕竟是你的妈妈啊。”
她边说边看我,眼中尽是挑衅和讥讽。
我心口被人揪紧了一样的窒息和疼痛。
小轩不情不愿的走出了门,我浑身冰冷的带着他上了车。
路上,小轩没跟我说一句话,像是真正要和我决裂一般,进校门时甚至一次都没有回头。
从学校回来的路上,我魂不守舍。
满脑子都是小轩的话。
突然,一阵喇叭长鸣!
我回神才发现岔了道,立即猛打方向盘。
“砰——”的一声,车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7
我惊魂未定,手臂上一阵剧痛,流下鲜血来……
医院。
医生处理完伤口后,我独自坐在病床上。
看着手臂上的纱布,我看着宋之昂的手机号许久,还是按下了拨通键。
忙音响起,一声又一声……
彻骨的凉意慢慢渗透了我的心脏,挂了电话后,我鬼使神差的打开摄像头,眼前的画面的直直刺入我的眼球!
——沙发上,宋之昂和楚涵竟在接吻!
一瞬间我只觉心脏像被撕碎一般,鲜血淌了一地。
或许我该哭吧,可这一刻我竟听见了自己神经质的笑声,甚至越笑越觉得好笑,最后竟笑出了眼泪。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