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霍城低沉的声线从听筒里传来,莫名的,陈洛初觉得紧贴手机的那边的耳朵发烫。

他最近怎么总说些让人误会的话。

正在她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之际,她却忽然听到那头传来傅铭然惊讶的声音:“小舅舅,您结婚了?!”

陈洛初心一沉。

自从她回来后,和霍城之间的问题还没解决。

也没和他约定,要隐瞒这件事情,不知道他会不会承认。

陈洛初正想说话,电话却在这时挂断了。

她略微一思索,就给霍城发短信。

“霍总,协议上规定,若是一方有需求,可以要求另一方隐瞒结婚的事。”

“希望你能遵守协议。”

“当然,我相信霍总不是不守信用的人。”

傅家老宅。

霍城原本正在打电话,被傅铭然撞见也是愣了一下。

就挂断了电话,顺便反问一句:“我这个年纪,结婚不正常吗?”

毕竟傅铭然比他还小两岁,孩子都上初中了。

傅铭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目光收敛,随即改口问。

“您结婚,我们怎么不知道,不知道谁能有这个荣幸,成为我的小舅妈。”

这时,霍城的手机“jsg滴滴答答”的响着。

消息不断的振动着。

霍城低头看了一眼,冷峻的嘴角勾起。

其实那个女人现实得很,有事求他就霍总,没事就霍城。

收起手机,他意味深长看着傅铭然:“总有一天,你会见到的。”

说完越过他离开。

傅铭然看着霍城嘴角的笑,男人最明白男人。

一下就明白霍城眼底藏着的感情。

想着最近耽搁不前的合作案,以及自己要追的人是他的下属,于是不动声色说。

“看来小舅舅和小舅妈很恩爱。”

闻言,霍城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

晚上十点。

傅铭然想要看陈洛初,就送霍城回酒店。

霍城也没拒绝。

“小舅舅,您住哪?”

“0714。”

霍城报了房间号。

这时,0714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霍城……”

陈洛初从屋内探出头来,话语戛然而止。

视线和傅铭然在空中碰撞!

第18章

走廊空气突然安静。

傅铭然心中震惊:“怡怡,你为什么在小舅舅房间?”

心底有一个猜测。

陈洛初愣住了。

她担心了一天,深怕霍城说错什么,所以干脆问了前台,拿了他房间的钥匙卡,在他房间等。

谁知,竟然等来了霍城和傅铭然!

陈洛初很快反应过来:“哦,我有些工作,在霍总房间完成。”

因为避嫌,霍城不在房间,陈洛初和霍城也没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自然没什么。

傅铭然压下心中的不适。

陈洛初走回自己房间,可走路却一瘸一拐。

霍城和傅铭然下意识伸手都要去扶她。

一左一右。

三人都愣住了。

陈洛初看了看霍城,又看了看傅铭然:“我可以自己走。”

两人谁都没有放手。

而傅铭然看向霍城,那压在心头的怪异感又往上涌起。

可很快又压下来,充满占有欲开口:“小舅舅,我来吧。”

霍城这才松手。

傅铭然眉宇蹙起,一脸担忧低头,也看到了陈洛初肿起来的脚。

“你的脚怎么了?”

“不小心崴到了。”陈洛初回答。

傅铭然压下心底的怪异感,扶着陈洛初往她的房间走。

“我带你回房。”

到了房间,谁知霍城也跟了进来。

傅铭然还以为霍城跟进来是因为工作,蹙眉说:“小舅舅,怡怡在你手底下工作,看在她是你外甥媳妇的份上,少给她安排一点工作吧。”

话语间,维护之意满满,好似两人还没离婚一般。

此话一出,霍城和陈洛初都品出这个意思来了。

陈洛初下意识看了霍城一眼,只见他眉目上挑,眼底深处藏着一丝危险。

“外甥媳妇,你们不是离婚了吗?”

傅铭然看着陈洛初:“我们早晚会复婚的。”

“呵。”霍城嘲讽的扯起唇角。

气氛一时有些异样。

陈洛初忍无可忍,将傅铭然推开,冷着一张脸。

“傅铭然,我已经说过了,我已经结婚了,没有复婚的可能,我和霍总还有工作要谈,你走吧。”

傅铭然见她生气,也不敢再招惹。

“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

“慢走,不送。”陈洛初腿不方便,就不送了。

送走傅铭然后,陈洛初就见霍城在沙发上落座,一手轻轻搭在扶手上,仿佛君临天下,又不失慵懒。

“看不出来,我这个外甥还是个情种。”

他语气虽淡,陈洛初却能听出阴阳怪气的感觉。

无奈,陈洛初撑着起身,刚走一步,却不料脚上一痛,向前跌去。

霍城连忙伸手接着。

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进。

陈洛初开口道谢:“谢谢。”

见她这样,霍城心底什么气都没了。

扶着她重新坐下:“我就那么见不得人吗?”

陈洛初抿了抿唇:“我还没做好准备,毕竟,如果我们两个的关系一旦被傅家知道,会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

“还有我不得不考虑璟清的感受。”

霍城在一旁落座,手撑在她身后,侧身对着她,好像将她半搂进怀里:“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名份?”

陈洛初看着他,犹豫片刻才说:“一旦我们的合约到期,悄悄离婚,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霍城气笑了:“如果我不想别人知道,那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和你立下合约。”

陈洛初眼底闪过疑惑。

霍城看着她眼底的疑惑,双手抱胸,平静的扔出一个炸弹:“陈洛初,我对你,另有企图。”

第19章

“什么企图?”

陈洛初眯了眯眼,语气不由凌厉起来。

想让她替他工作?

亦或者有什么事情,想利用她?

她一开口,霍城酝酿起来的微妙气氛被一扫而空。

一向淡然的霍城再次被气笑了,有些咬牙切齿:“你觉得呢?”

陈洛初冷静的说出自己的答案。

“和傅氏的此次合作,你想利用我,让傅铭然答应一些多出的条件?”

很符合陈洛初。

霍城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眸中带着说不出的意味。

从他嘴里蹦出一句:“难道就不能单纯图你这个人?”

图人?

想让她工作?

可随即陈洛初就想到了另一个答案。

难道他喜欢她?

可一想到,陈洛初心里就发颤,低头避开霍城越来越浓的视线,不可能的。

她本能否定了这个想法,为自己找借口。

这太异想天开……

“什么意思?”

可一抬头,霍城的俊脸就近在咫尺。

陈洛初呼吸一窒,眼底一抹惊慌一闪而过。

霍城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伸手圈住她,不许她躲开,肯定了她的想法。

“就是你想的那样。”

陈洛初心头一跳,对上霍城的视线,他抬起眼睫,蓝色的瞳孔里映出她的面容。

烫得她眼神游移。

“听好了,自始至终,我就没打算躲躲藏藏,也没打算离婚,霍、太、太。”

后面三个字,他咬得格外中,好似在他唇里反复打磨咀嚼。

……

屋内,只剩陈洛初一人眨巴着眼睛。

就算霍城走了,她也依旧没有过神来。

陈洛初不敢置信。

霍城的意思应该只是单纯不想离婚吧?

她离过一次婚了,实在是不想,也没有经历去想那些了。

如果没有感情,这样的协议婚姻,也挺好的。

她也只能接受如此了。

另一边。

霍城回到房间,面上没有变化,可内心却有些后悔,心如同有小爪子在挠着。

是不是太早暴露自己的感情了?

那小女人会不会缩进去躲起来?

一定会的。

霍城自问自答,可他要是不说出来,那小女人一定想着等合约到期就离开他。

两人各自怀着心事,可不约而同的,心里却阴差阳错的挂念着彼此。

这天晚上,陈洛初在床上辗转难眠。

次日。

陈洛初门铃响了起来。

她以为是霍城,去开门。

可打开门,却发现门口是傅铭然。

她的笑僵在脸上:“怎么是你?”

“你希望是谁?”傅铭然的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