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梦舒心中忐忑不安,处理家事就算了,偏偏把自己也喊在场。

  “梦舒,你跟怀渊在一起恐怕时间不短了吧?”

  顾家夫妇到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老爷子今天就是专门清理门户的,就连顾梦舒这个未进门的都逃不过。

  “季爷爷,已经快要有四年了。”

  这四年,她每一天想的都是如何嫁进季家,可自从江窈出现以后,希望就越来越渺茫,现在非但没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无故的沾惹了一身荤腥。

  “顾家是大户人家,也知道做季家的儿媳要求,可我听说这次的事情你也有参与,什么时候你的手段开始对付起自家人来了?”

  顾梦舒咬着唇,连跟老爷子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季爷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我跟卢叔叔早就认识了,这次是明辉告诉我想跟卢叔叔谈生意,我就是当他是自家人,才去牵线搭桥,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是要害别人啊。”

  一番话把自己择的一干二净,看着老爷子半天不说话,顾梦舒将视线望向季怀渊,可只见一身矜贵的男人安静坐在那,仿佛根本就没看到过她。

  顾梦舒死死咬着牙,他们只是想让江窈离开贺氏,在业内把她名声搞臭,到最后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要她,江窈自然也翻不了身,华诚这个秘密就永久的埋在了她心里。

  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怪就怪在卢雄找的人实在太废物,竟然能被江窈套出话来。

  季明辉提出要找人绑架江窈的时候,顾梦舒心中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不动声色的远离了季明辉一阵子,并且伪装成自己不知情的样子,可没想到这个蠢货竟然找人去杀江窈!

  顾梦舒当然希望江窈能死,可风口浪尖之处,这毫无疑问是自投罗网。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退婚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真是一个二个都不让人省心啊。”

  顾父见证连忙开口。

  “是,伯父说得对,这件事情我们也不知情,否则一定不会让梦舒做这种糊涂事情。”

  说着顾父话锋一转,语气陡然变得凌厉了起来。

  “还不赶紧认错道歉,我看你现在做事情是越来越蠢了,不会思考。”

  顾梦舒只得开口道歉。

  “季爷爷,这件事情我也有错,要打要罚任您处置,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了。”

  当初选择跟季明辉合作就是她最大的错误。

  “顾叔,其实今天爷爷把你们请过来,不只是为了这件事情。”

  顾梦舒连忙抬头看着终于出声了的季怀渊,还以为他是为了帮自己解围,可下一秒季怀渊说出来的话却让她如同晴天霹雳般愣在原地。

  “我想跟梦舒退婚。”

  季涿在一旁讽刺的勾了勾唇,那个女秘书他早就下去查过了,季怀渊天天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跑,现在居然为了她,敢公然提出退婚。

  顾梦舒不可置信的看着淡淡说出这句话的男人,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脸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痛感。

  伴随着的还有清脆的声响,周围的空气都静谧了下来,顾父抬手狠狠的给了顾梦舒一巴掌。

  顾梦舒捂着自己的脸,泪花在眼里面打转,还没反应过来顾父想干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他开了口。

  “你这个逆女!两年前那件事情是误会就算了,今天还要整出这种幺蛾子,亏我们悉心栽培了你这么多年,下一步你是不是要去杀人啊?!”

  事发突然,顾父这一巴掌可见是下了死手,顾梦舒右半边脸迅速肿起老高,甚至已经充血了。

  看着旁边神色复杂的老爷子方冉适时出声。

  “也别打梦舒,既然她说自己不知情,那这样的错误也是无法规避的,有什么事情没必要动手,梦舒也不是小孩子了。”

  顾父气的身体都在颤抖,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顾梦舒。

  “我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居然害得明辉这孩子去坐牢,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乡野丫头跑出来丢人现眼。”

  本以为那个秘书的事情能让他们顾家占主动权,就算是逼婚都能找到理由,可现在东窗事发,他们无比被动,要是就这么被退婚了,恐怕以后都再难以有交集。

  “伯父,你放心,回去以后我一定好好教训她,把她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季家儿媳妇,还请你们先别着急下定论,在气头上的话都不作数的。”

  谁不知道季怀渊从不说气话,他皱着眉头,顾父这明显就是用苦肉计来搪塞退婚的事情,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老爷子就干咳一声,看向他的眼里面有淡淡的警告。

  “倒也没必要这么折磨她,季明辉要是心里面没那份心思,谁都害不了他,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吧,以后谁也别提了。”

  老爷子发话,顾父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看着季怀渊极度不悦的神色,他勒令顾梦舒。

  “从明天开始起,你不用去季氏上班了,就待在家里面给我反省,什么时候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再回去。”

  顾家人走的时候,季烟慢悠悠的从楼上踱步下来,啧啧开口。

  “这顾叔可是真狠啊,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女儿都能下这么重的手,我在楼上都能听到巴掌声响,顾梦舒这脸要是不好好休息半个月,恐怕是好不了。”

  方冉刚刚把人送出去,闻言笑了笑。

  “他不让顾梦舒去季氏上班不就是为了养脸吗,计谋手段是要用上的,可自己的女儿也是要考虑的。”

  季怀渊幽幽的抬头看了两人一眼,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扰的气质,明显能感受到此刻的心情不太美妙,老爷子刚刚阻止了他的动作就是为了不让今天的局面太难看。

  要是真让顾家人下不来台,传出去实在不像话,况且顾家人也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季烟看到他这副模样有些疑惑。

  “又不是我不让你退婚,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还不是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

  说着她还不忘补了一刀。

  “况且话又说回来,就算你退婚了,也不一定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毕竟人家江窈现在有自己的生活,恐怕每天看到你这张脸都烦。”

  站在一旁的方冉不乐意了,皱着眉头捂住了季烟的嘴。

  “少在这里编排我儿子,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况且就他这张脸,想追一个人已经成功了一半。”

  季烟连忙一拍手,恍然大悟似的说道。

  “这张脸确实是厉害的武器,可是你别忘了,围在人家江窈身边转的帅哥可不少,还是又有能力又有才华的大帅哥。”

  很好,接连捅了两刀,季怀渊心里面是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少让自己这个坑弟的姐姐跟江窈接触。

  “吵什么?”

  一道威严的声音在三人身后不远的客厅传来,季烟顿时噤声,爷爷怎么还没上楼去?

  彼时的江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在一旁洗菜的驴妈妈顿时担忧的看着她。

  “不会生病了吧?这两天天气降温的厉害,都让你多穿点了,去把外套穿上。”

  江窈失笑,这是在室内,而且还开了空调。

  “林妈妈,你别那么紧张好不好,我没感冒,说不定是有人在背后念叨我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