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他逼近了崔四,开口说:“你听听百姓们的声音就知道,大家多么希望你死!你说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呢?难道是为了听听大家有多么讨厌你吗?有一句话,叫民心所向,指的是我!而大家的愿望,我自然会帮他们实现的!”

  薛优说完,再次加大了逼向崔四的力道。

  崔四节节败退。他咬着牙,凝神静气,随后将内力集中在双手处。

  “啊——”他喊了一声,内力波动,直接将薛优连人带剑震飞了。

  薛优大惊,随后迅速出手,再次袭击向了崔四。

  崔四也挥动着手中的长剑,迎上了薛优的剑。

  在接下来的对战之中,崔四将他在军营之中学东西的东西,基本都用上了。

  在军营之中,打架都是拼上命的,都是不管死活的。

  因为,上了战场之后,只有赢的人才能活下来。

  所以,军营的打法,没有输赢,只有生死。

  那是一种不择手段,不管不顾,只为胜利的打法。

  薛优是薛家的大公子,一出生,就是众星捧月,养尊处优的。

  他哪里见过孩子这样的打法?渐渐地,他变得慌乱仓促,失误连连,慢慢地,也就处于下风了。

  至于崔四则是渐渐占据了上风,很快就将薛优打败了。

  薛优身上手上无数,肋骨也断了几根。

  然而,崔四还是没有打算放过薛优。

  最后,他手中的长剑一挥,锋利的剑气划过了薛优的手腕。

  薛优的手虽然没断,但是手筋已经废掉了。

  “啊——”薛优一声惨叫出声。

  这时候,薛家的暗卫再也看不下去了,不顾擂台规则,直接飞身上去将薛优带走了。

  崔四还想出手,却被另外两个暗卫挡了回来。

  崔四见状,眼睛眯了眯,选择了放弃。

  这时候,围观的众人一片哗然。

  “这怎么回事?为什么薛大公子竟然输了?”

  “这不但是输了,而且还输得很惨啊!”

  “为何这崔四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了?他消失了这么久,难道是去拜师学艺了?”

  “我的天啊!这崔四变得这么厉害了,那以后京城只怕永无宁日。怎么办呢?”

  “对啊,以前的崔四都已经那么恐怖了,现在的崔四,岂不是更加恐怖?怎么办呢?”

  ……

  也有人比较淡定,开口说:“放心吧,他伤了薛家大公子,无论是薛家还是崔家,都不会放过他的!”

  “对!这一次,即便是崔家家主想要护着他,也不可能了!我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

  众人听了这话,倒是稍微安心了不少。

  容清笛其实也没有料到崔四真的会赢,更加没想到,崔四竟然对薛优出手这么狠!

  她飞身落在擂台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崔四,开口说:“崔四,你……你跟薛优有仇吗?”

  崔四摇摇头:“他伤了萧嫣,我自然跟他有仇的!”

  容清笛:……

  “你喜欢萧嫣?”容清笛看着崔四,问了一句。

  崔四没有回答。

  容清笛见状,继续开口说:“你喜欢萧嫣也没用,她不可能喜欢你的!她喜欢的是堂兄,堂兄也喜欢她。谁也没法将他们分开!你就别强求了!”

  “若是我非要强求了!”崔四忽然开口说。

  “真是个笑话!”容清笛没好气地哼了哼,压低了声音,冷漠地说,“崔四,你也配吗?你糟蹋过的姑娘,从这里都能排到城门口了吧?你好意思说喜欢嫣儿?我告诉你!你最好什么都别做,不然,堂兄不弄死你,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你!”

  崔四听了这话,一时间无言以对。

  他以前做的事情,确实不堪回首,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

  可是,他改了!难道不能换一个做好人的机会吗?

  容清笛扫了一眼崔四,见他不说话,愤然说:“下一个!”

  她希望,下一个能打断崔四的两条腿!

  -

  慕非寒并未带着萧嫣走得太远,只是带着她来到了马车上,随后就给她处理伤口。

  萧嫣身上伤口无数,他将她的外衣脱下来,才小心翼翼地给她处理伤口。

  在给伤口上药的时候,他脸色阴沉,眼眸之中带着气恼和心疼之色。

  他气自己,气萧嫣,也气上去打擂台的那些人。

  气自己是因为自己连萧嫣都没能好好护着。

  气萧嫣是因为她连自己都不爱惜。

  气那些人则是因为他们伤了萧嫣。

  但是,即便生气,他也只是沉默,不敢表露出来。

  甚至于,他的动作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轻柔。

  他不敢有太重的动作,就怕萧嫣疼痛。

  萧嫣却感觉到了慕非寒的生气。

  首先,他的气息不对,还有就是,周围的氛围也不对!

  这空气都像是凝固了,让人有一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她觉得,慕非寒会生气也是应该的。

  若是换个位置,她或许也会生气。

  她现在考虑的是,应该怎么哄慕非寒。

  哄人这件事,她其实没有什么经验的!

  她思考的时候,慕非寒已经开始替她穿外衣了。

  显然,慕非寒已经将她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好了。

  随后,萧嫣听到慕非寒低声开口:“系带系好!”

  萧嫣笑了笑,低声开口说:“手很累,系不上。”

  慕非寒听了这话,身形僵了僵,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萧嫣转过身,面对着他,说道:“有劳了!”

  慕非寒微微皱眉,开口问了一句:“只是系衣服系带,这么简单的事情,手累就没法做吗?嫣姐打架杀人都不怕,难不成系不了系带?”

  萧嫣理理所当然地说:“对啊!你快点,我冷!”

  慕非寒:……

  这时候会冷吗?

  他无奈叹息,随后深呼吸一口气,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抓起萧嫣衣服的系带。

  他垂着眼眸,并不敢看向萧嫣。

  萧嫣疗伤的时候,萧嫣其实只穿了一件素白的肚兜。

  那时候,他的眼睛就不敢乱看。

  如今更加不敢乱看,只是用余光瞥见细带,艰难地将它们系在一起。

第539章真的没有人要上台挑战了吗?

  萧嫣含笑地看着垂着脑袋的慕非寒,随后忽然凑近,温声开口问:“哥哥,你在害怕什么呢?”

  慕非寒抬头,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