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

敬王只是藩王,太子才是未来的天下之主,抱大腿自然要挑最粗最壮的抱,虽然她对敬王很有好感,但她不是恋爱脑,知道该做什么。

“奴婢不过一个宫女,怎么敢妄议敬王?”

她不能说敬王的好话,也不想说敬王的坏话,多说多错,索性不说。

秦稷看出她的心思,并不打算如她的意:“大胆地说。我恕你无罪。”

阮小柒还想推辞:“殿下明察,奴婢初入宫中,实不了解敬王。”

秦稷笑了:“既然不了解,那不如我把你送他身边好好了解?”

阮小柒:“……”

这狗太子果然想把她送走。

她不能走,立刻戏精上线,抽噎着哭了:“殿下好狠的心呀。奴婢都已经是殿下的人了。”

秦稷看她瞬间变作一副泫然欲泣的娇怜模样,仿佛他是个卑鄙无情的负心汉,气道:“我倒不知你何时成了我的人。”

阮小柒听了,立刻摆证据:“就在昨日上午。殿下难道贵人多忘事?那时,您跟奴婢的身体纠缠在一块好久呢,甚至那里都张牙舞爪的,硌得奴婢好疼的。殿下看着清瘦文雅,没想到生了个凶悍的家伙。”

非礼勿听。

秦稷气得一拍桌子:“闭嘴!滚出去!”

不知羞耻!真真是不知羞耻!那话是她一个女孩子能说的吗?

他囧得想杀人了!

但阮小柒还在不知死活地刺激他:“殿下天潢贵胄,未来一国之君,这是敢做不敢当吗?”

秦稷咬着牙,白皙的手背青筋鼓动,拳头更是握得咯吱响:“阮小柒,你别逼我杀人灭口。”

第014章天,她简直是拿命在色诱!

阮小柒:“……”

这狗太子!

整天喊打喊杀,哪里有半点出家人的慈悲?他真的是修佛之人吗?什么修佛之人杀气这么重的?

她心里这么想,面上则低头示弱:“殿下息怒,奴婢知错了。”

秦稷知道她叛逆到了骨子里,一点不信她的知错,只想让她走人:“滚出去!”

阮小柒没有滚,而是卖惨装乖:“奴婢一天没见殿下了。殿下不想奴婢吗?奴婢昨日挨了罚,浑身都是伤,殿下也不关心一句,真是伤透奴婢的心。”

秦稷还能让她更伤心,直接怒喝:“来人——”

殿门大开。

两个守卫快步进来,躬身一拜:“殿下有何吩咐?”

秦稷一摆手:“把她丢出去!”

阮小柒:“……”

这狗太子!竟然要把她丢出去!她是人,又不是垃圾!他这种不解风情的狗男人,如果不是出身好,绝对会注孤生的!

“小秋姑娘,出去吧,别让我等难做。”

守卫们说话还算客气。

阮小柒不想更丢人,只能老实走人,但走了两步,又忽然折返,然后出其不意地扑向秦稷,当着守卫的面,亲了下他的脸。

秦稷没想到她敢这么做,就给她亲懵了。

等他反应过来,阮小柒已经跑了,边跑边回头说:“都怪殿下秀色可餐,让奴婢情难自禁。”

照她这么说,还是他的问题了。

真是会倒打一耙!

倒打一耙的阮小柒跑出泽恩殿,回了住所,忐忑不安地等着狗太子的处罚——她亲他了,还是当着侍卫的面,他那么小气吧啦的人肯定不会放过她的。或者一怒之下,直接把她送给敬王?

敬王是个好去处,但她不能去,想她阮小柒撩遍天下无敌手,决不能栽在他秦稷身上。

那么,她还能怎么撩他呢?

阮小柒想了一下午,也等了一下午,结果没等来狗太子的处罚,只等来了香玉。

香玉是来送晚膳的。

阮小柒吃着晚膳,习惯性打听狗太子在做什么。

香玉说:“太子晚上常在雪泉宫沐浴。”

“沐浴啊?”

阮小柒立刻有了主意,草草吃了晚膳,就收拾一番,往雪泉宫蹲点去了。

雪泉宫

因为泉水源于高都城外的听雪山而得名。

雪山泉水醇净甘甜,带着丝丝冰凉,沐浴其中,不仅能洗涤人内外的污浊,还能强身健体。

秦稷回宫后,派人重修此处,专门供他沐浴。

阮小柒进去时,第一感觉就是冷,像是置身在冰天雪地里,寒气直往骨头里钻。天,在这地方沐浴,纯属遭罪啊。那狗太子真是个狠人!明明是个好出身,偏这么糟践自己!

呼——

她搓搓双手,往掌心哈了一口热气,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她穿的单薄,冷得瑟瑟发抖,在这里色诱,一不小心要冻病的。

在这医疗条件低下的时代,生病是大忌,天,她简直是拿命在色诱!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放弃计划时,外面传来了男人的脚步声。

狗太子来了?

阮小柒压下激动,赶忙藏好了。

“吱呀——”

殿门被推开。

秦稷走进来,下意识扫一眼空荡荡的宫殿,却觉鼻息间有一股熟悉的香——是阮小柒身上的香!他也不知自己怎么就对她的香味那么敏锐。难道她在这里?

这么一想,他就警惕了:“滚出来!阮小柒,我看到你了!”

他选择诈她。

阮小柒不知真相,就藏在离水池最远的一根宽大石柱后面,呼吸都吓没了——这狗太子看到她了?这么敏锐的?

但她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性格,除非狗太子揪着她的衣领把她丢出去,不然,她是不会主动暴露的。

也巧,她这种性格,让她躲了过去。

秦稷见没诈出人,开始怀疑是自己的错觉——那女人受了伤,怎么会跑这里来?一定是他被她蛊惑了!不能想她!不能想她!不能想她!

他放下换洗的衣物,开始脱身上的衣物。

同一时间

阮小柒躲在石柱后,很久没听到秦稷的动静,就开始探头探脑查看情况,结果,一探头,不期然看到了美男脱衣服的画面。

惊呆!老天这是看她吃多了苦头,所以来给她送福利了吗?

秦稷是正对着阮小柒脱衣服的,先是华贵的紫金色外袍,再是素雅的白色中衣,当上身的中衣落下来,那雪白的皮肉便露了出来。

他看着清瘦,实则脱衣有肉,肌肉紧实,宽肩窄腰,明晃晃的八块腹肌很显眼就算了,旁侧竟然还有性感的人鱼线。

天,这狗太子的身材怎么练出来的?怎么能这么好?

惊叹间,就听“砰”得一声,男人如游鱼一般跃入水中,姿态说不出的优雅迷人。

阮小柒立刻明白了:敢情他来这里是游泳来了?

秦稷确实是来游泳的。

但他来游泳,并没有锻炼身材的想法,纯粹是来发泄过剩精力的。

他是个成年男人,精力特别的旺盛,哪怕修佛修得心无杂念,但身体的欲望骗不了人。他身体成熟的很早,从十四岁,他就开始与欲望做斗争。他一直是胜利的一方,把欲望压制的很好。

但阮小柒出现了。

她是个妖女,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床上尤物,自他遇见她,他这方面的渴求就变得泛滥了。

夜里春梦的次数越来越多,各种姿势,各种场景,他在梦里就是个不知餍足的禽兽。

不该是这样!

他是修佛之人啊!

修佛之人怎么能满心淫邪之念?

烈火焚身只能冰水净身。

他在冰冷的水池里游来游去,速度很快,一遍又一遍。

他游得很专注,没注意水池上的阮小柒偷走了他的衣物。

无论是换洗的衣物,还是才脱下的衣物,全都偷走了,然后从窗户处扔了出去。

“哗啦——”

当秦稷游泳结束,从水池里站起身时,就看到了这一幕,瞬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