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低沉舒缓的声音流淌出来:
“晚上别吃这种垃圾食品,给你重新点了餐,再等一会就到了。”
二十分钟后。
时令枝拎着从米其林三星餐厅外送过来的顶级餐品,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算了不吃白不吃。
时令枝拆开塑料袋,把里面的饭盒一道道打开。
嗅着从中传出来的浓郁的香气,她转头看了眼桌上摆着的麻辣拌。
瞬间毫无胃口。
时令枝若无其事地拎出一只熟透了的、蘸满酱汁的澳洲大龙虾,咬了一口,心说果然垃圾食品和营养晚餐就是没有可比性。
瞧瞧,多丰厚的蛋白质。
时令枝含泪为二十分钟之前对段榆景饱含不敬的自己忏悔。
这是尊大佛,得好好供着。
在完全开动之前,时令枝给这满桌子的珍馐佳肴拍了个视频,然后转手就发给了童涟。
成功收获童涟鬼哭狼嚎的尖叫之后,心满意足地关掉手机开始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
今天也是完美的一天。
Cheer。
-
翌日,时令枝精神满满地进了公司,推开工作室门的第一秒就感受到了来自她亲爱的同事们的注目礼。
“……”
她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对众多视线熟视无睹,接着问童涟:
“是我的妆花了还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有人曝光了我夜御六男的事实?”
童涟:“?”
她一言难尽地看着时令枝:“妆没花,无论是你御六男还是六男御你都不可能,因为你看着就虚。”
“还有,我绝对不允许你背叛段总。”
“绝对!”
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结果又被童涟绕回来的时令枝多少有点无语。
她再次强调:“别提段总,我和他纯友谊。”
童涟:“嗯嗯嗯,唇友谊,我都懂。”
她话锋一转:“昨天你发我的鲍鱼大虾牛排骨汤,段总给你的吧?”
时令枝顿时语塞。
童涟幽幽地看着她:“呵,‘纯友谊’。”
时令枝假装没听到,直接转移话题:
“我问你呢,怎么我进办公室之后又有这么多人看我,我最近没惹什么其他事情吧?”
“你当然是没有。”童涟敲着笔,“但是那条烂黄瓜出事了啊。”
时令枝:“?什么。”
童涟把旁边的手机拿起来,直接刷新到京市新闻。
这家营销号最喜欢捕风捉影一些豪门恩怨。
就在昨天晚上,这家营销号不知从哪弄来了祁家老宅的照片,照片上祁闻峻跪在祠堂里,满身鞭伤,看上去异常狼狈。
营销号作者还零零散散暴露出了一些据说很内部很私密的事情。
说是因为祁闻峻在外面到处浪,气跑了段夫人钦定的儿媳妇,这才在祠堂挨了这么一整晚的打。
该说不说,竟然还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家营销号京市人民或多或少都有关注,工作室里的这些同事自然也不例外。
更别说他们还亲眼见证了祁闻峻+时令枝+林婉晚的这一出大戏,会是这样一副表情再合理不过了。
时令枝默默坐了回去。
心说祁家的安保怎么回事,怎么里面都能被狗仔拍到照片。
(热推新书)时令枝祁闻峻完整版免费小说无弹窗阅读_时令枝祁闻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时令枝祁闻峻)
不应该啊。
她撇了撇嘴。
反正不关她的事。
就是可怜了段夫人,本来应该清闲地美容打麻将,结果被祁闻峻气成这样。
时令枝喝了口童涟给她带的咖啡,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临近下班时间,段榆景给她发消息,说自己已经到了盛景楼下了。
附带一张小七坐在车后座睡觉的视频。
段榆景拍摄技术也非常不错,小七这名模特也非常配合,端坐在位置上昂首挺胸,风从敞开的车窗灌进来,将小七长长的狗毛吹的有些凌乱,看起来更加帅气。
它脑袋上还顶了个墨镜,非常有范,此时正对着镜头一脸憨笑。
时令枝捞起随身携带的狗饼干,转身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出了盛景,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时令枝第一时间将攥了一路的狗饼干递给小七。
看见时令枝后,小七表现的异常兴奋,在后座上蹿下跳,就差没直接从天窗蹦出去了。
嗅到饼干的香味后,小七先是高兴地扑过来,而后意识到什么,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犹犹豫豫地瞥向段榆景。
男人单手搭在方向盘上,缓慢将落在时令枝侧脸上的目光收回来,对着小七微微颔首。
见状,小七眼睛一亮,试探性地叼住了时令枝手上的饼干。
一直到囫囵吃完,都没听到主人因为它在车上吃东西而勒令它出去,顿时高兴地追着尾巴连转几个圈,然后亲昵地将自己的狗头塞到时令枝怀里蹭来蹭去。
“汪汪!”
时令枝笑着将小七的脑袋推回去,对方趁机叼住她的手指舔了舔。
见状,段榆景不爽地啧了声:
“不准舔,松开。”
小七连忙把舌头收回去,在原地委屈地嘤咛两声。
看着小七湿润的黑眸,时令枝不由自主地被蛊惑,说道:
“没事的,小七不脏。”
说着又去给小七顺毛。
段榆景想说不是脏不脏的问题,但临出口又迅速反应过来,眉间稍蹙。
最终还是将话语咽下去了。
小七看了看主人,又看了看妈咪,霎时灵机一动。
它当着段榆景的面又舔了下时令枝的手指。
段榆景看到了,他皱着眉,却什么都没说。
小七顿时就明白过来。
只要有妈咪在,主人算个屁啊!
它立刻热情地又舔了时令枝几下,把脸色逐渐变黑的亲主人完全忽视,专心致志地陪着妈咪玩小玩具。
段榆景几次想阻止都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最终只能沉着脸启动车辆。
小七脑袋上的墨镜被挂在了狗鼻子上面一点,正好挡住眼睛。
时令枝玩心大起,从包里翻出一条粉红色的丝带,在小七脖子上系了个蝴蝶结。
小七丝毫不抗拒,抬手挺胸展示着,最后还试图凑到被忽略已久的亲主人那展示。
时令枝连忙拦住它,并轻声叮嘱道:
“你爸比在开车,不能打扰他,知不知道?”
听到熟悉的两个字,小七黑眸亮晶晶地转向时令枝,随后乖乖地叫了两声,表示自己听懂了。
它盘腿规规矩矩地坐在后座上,目光瞟向驾驶位上的主人。
果不其然就看到段榆景脸色好了很多,没有那么黑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