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茂学一脸“孺子不可教”的表情,抬手指了指郑安之,叹息一声后便随着郑柳儿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刚刚还在一旁拱火的吴婶见状想要安慰被留下的孩子:“安之,你…你别多想,你爹他……”

  吴婶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合适的话语为郑茂学洗白。

  郑安之笑得云淡风轻:“吴婶婶,您就别为难自己了。

  我爹那个人……我都懂的,只要不对他抱有任何期待,自然就不会失望。”

  她话里虽然表现得满不在乎,可脸上的失意落寞却骗不了人。

  大伙儿都知道,这个孩子确实受委屈了。

  郑茂学……这次确实做得太过了。

  辞别围观的群众后,郑安之继续往家里走。

  她现在算是彻底跟郑茂学撕破了脸皮,以后也没打算跟这个渣男共处一室,就是不知道她那便宜娘是个什么想法。

第四章 长了嘴是要用来说话的

  回家的路上郑安之已经想好了,如果便宜娘同意将郑茂学那个渣男扫地出门还好,如果不同意的话……

  那她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苟一段时间再细细筹谋以后。

  想到此,郑安之不由叹了口气。

  如果她的木系异能跟着她一起穿过来了该多好。

  前世她身为木系异能者,因为能净化土壤水源、催生植物、改善良种,所以即便是在战火连天的末世也被精心保护,只需要在大后方种粮种菜,还有不少的闲暇时间看书追剧。

  郑安之看了看目前所处的这个宁静村庄,这里的种植环境可比末世好多了,如果她身怀异能,定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并且还能手撕渣男贱女。

  “哎……”

  她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叹完,就听有人叫自己。

  “安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将身上弄得这般湿,是掉进水里了吗?

  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呢,快让娘看看,有没有受伤。”

  是了,这个一脸关切拉着她问个不停的就是她的便宜娘——云燕蓉。

  云燕蓉今年二十六岁,瞧着却跟村里的同龄妇人大有不同,她容貌秀丽皮肤白皙,气质也很是温婉,如果是不熟悉的人瞧见,兴许会以为她最多不过双十年华。

  前世在孤儿院长大的郑安之从未感受过母爱,但不知是因为原主遗留的情绪,还是因为云燕蓉眼里的担忧太过浓郁,她竟对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人产生了一些类似依靠的感情。

  她甚至当下就做了决定:既然已经成了郑安之,那这个女人就是她娘了!

  有了决定后,接下来示弱的话她也说得很是顺溜:“娘,我被人欺负了……”

  云燕蓉听得这话,温婉的脸上很快生起愠怒:“是谁欺负你了?”

  女儿性子历来坚强,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向她诉苦。

  郑安之上前挽着女人的胳膊,将头在她的胸口蹭了蹭,可怜巴巴道:“娘,我的鼻子痛,肚子也痛,我想回家躺着。”

  难得听到女儿示弱,云燕蓉顾不得追问究竟是谁欺负女儿,赶紧改口:“好好好,快跟娘回家,我们先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就休息,晚上娘给你蒸鸡蛋羹吃。”

  郑家所住的房子在村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正房五间再外东西厢房各三间青砖黛瓦房,另还有茅房、柴房和杂物房加前后院子,院子里还有一口深水井,冬暖夏凉的井水为生活带来了颇大的便利。

  不过想到这套房子的来历,郑安之又忍不住想把郑茂学这个渣男拉出来鞭尸。

  当初云老爷子盖这套房子可谓是费钱又费力,结果渣男却因为听别人说他跟岳父岳母住一起像是上门女婿,所以便将岳父岳母赶了出去。

  这渣男的脑回路也是清奇,真不想让人说闲话,就该带着妻女从岳家搬出去啊。

  他倒好,做出鸠占鹊巢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来,郑安之真想捶爆他的狗头!

  还有这个包子娘,必须得好好改造!

  云燕蓉见女儿进门之后眉头便皱了起来,忙问她是不是很不舒服,要不要去给她请个大夫。

  “娘,不用,等我换身衣服之后跟您说件事儿。”

  郑安之飞速回房换好衣服,然后将云燕蓉拉入房间,开口就丢下一个雷:“娘,您要和离吗?”

  云燕蓉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问懵了,她瞠目结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安之,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郑安之赶紧告状:“娘,我今天落水都是因为郑柳儿。

  我今日去河边摸螺蛳准备带回来喂鸡,她突然跑来与我说话,开口就让我将拜师周凤娘的机会让给她。

  我自然是一口拒绝,她先是装可怜哀求我,见我无动于衷,她又威胁我,说我若不同意她就去找渣…找我爹,我爹一定会让我将拜师的名额交给她。

  我气不过与她争执了几句,她便将我推下了水。

  就这还不算完,之后她又自己跳下水将我往水里按,摆明了是想置我于死地,然后她便可以白捡个拜师的名额。

  幸好周叔路过将我救了起来,我才有命回家见您。

  郑柳儿害我性命不成,刚刚在村口又设计陷害我,估计是想要给我爹上眼药水,好让我爹逼咱们让出拜师的名额。”

  安之这一番话比之前的“和离”二字更让人震惊,云燕蓉听完之后只觉得荒谬、后怕、震惊、怨恨等情绪齐齐涌上心头,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做出反应。

  “郑柳儿!”历来以性子柔和著称的女人此时已是一脸怒色:“年纪轻轻竟然这般恶毒,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种人留着就是个祸害,今日我非结果了她为你报仇不可!”

  云燕蓉说着话便起身朝门口走过去,瞧那样子是真打算去厨房拿把菜刀为女报仇。

  郑安之赶紧起身拦她:“娘,咱没必要为这种人脏了自己的手,您若真杀了她还得为她偿命,不值当!”

  云燕蓉此时正在气头上,哪里能听进女儿的话,她拉开的女儿的手又要继续往外走。

  “娘,您别走!”郑安之一把抱住女人的腰,然后使力往下坠试图将人留下:“娘,您想想您若真杀了郑柳儿,那您势必是要被官府抓走的。

  这样一来我爹便没了老婆,我估计他等不了三个月就会将卫氏娶进门。

  您杀了卫氏的女儿,卫氏又如何会善待我?

  到时候卫氏就会住您的房子,花您的银子,还得打您的孩子。

  你想想,这笔生意划算吗?”

  估计是安之所描绘的景象太过气人,云燕蓉终究是停了下来。

  但她问的第一句话却是:“安之,你知道你爹跟卫氏的事情?”

  “娘,我有眼睛会看,有耳朵会听,更何况他的脑子也就那么聪明,又能瞒得住谁?”

  “你,你怎么会……”

  郑安之决定将原主的内心好好剖析一番,明明才八岁的娃儿,肚子里非要装那么多小心思,也不怕长不高。

  “娘,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们总是吵架,他也经常不回家,郑柳儿还时不时来我面前显摆,我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只是……

  我看您总是偷偷的哭,我其实很想劝您和离,这样您就能时时照顾祖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