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娇娇看着几人担忧的神情,说道:
“没事,你们出去吧,我和招娣说说话。”
张春梅最为担忧,犹豫地向门口走去,生怕二人在这里面打起来。
厉沉也有些担忧,站在李娇娇身边不肯离去。
何招娣见状,苦涩地笑了笑,“厉沉,我就想拜托娇娇一点事。”
厉沉看着何招娣,像是确定什么一样,最后才离去。
出门前,厉沉看着立马说道:“娇娇,有事的话喊一声。”
在看到李娇娇点头后,才关上了房门。
见人走了,何招娣不由笑了笑,有些羡慕地看着李娇娇,“厉沉对你真好。”
“你真是幸福,你娘也疼你,厉沉也爱护你,还有月月也最喜欢你这个嫂子,妈现在虽然不说,但她对你也很是相信。”
何招娣看着李娇娇碎碎念着,然后又是苦涩的一笑:“还有啊,大妮二妮也最喜欢你,二妮小了,不懂事常常说婶婶要是妈妈就好了。”
“以前我都要面子,都不说,我偷偷给你说,因为这个我气的要死,没少打她。”
何招娣一边笑一边落着眼泪,然后看着她问道:“娇娇,你说大妮二妮长大了会不会怪我?
我以后会不会就像我娘一样,被自己的闺女怨恨,这些年我一直怪她们是女儿,不是个儿子。”
李娇娇没有回答她,也一点也不同情。
她现在开始反思,也不过是因为受到了惩罚,才开始回想曾经的一切。
如果现在真的悔改,那最好不过了。
“你想单独给我讲的,就是这个?”李娇娇淡淡地问道。
何招娣立马摇摇头,擦了擦鼻涕眼泪,有些慌乱地抓过李娇娇的手:“不是,娇娇,我有件事要求求你,你一定要帮帮我。”
“你先说,看看我能不能帮。”李娇娇如实说道。
何招娣却破涕为笑,一连说了好几次谢谢,最后才说道:“娇娇,我想拜托你以后照顾下大妮二妮。”
“我知道我这样很过分,但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爱计较的人,你一定会对大妮他们好的,我能看出来,这段时间,哪怕我和你关系再不好,我在无理取闹的针对你,你都不会把对我的怨恨加在孩子身上,我能看出来,你对大妮二妮是真的好。”
“所以,娇娇我拜托你,如果我真的要坐牢或者改造,就麻烦你照顾下他们就好,只要不让她们饿着冻着就够了。”
何招娣握着李娇娇的手,满是祈求。
李娇娇有些意外,心里也不免有些触动。
她没想到,何招娣最后求她,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事。
“好,我答应你。”李娇娇答应道。
何招娣连忙跪下来,激动地说着:“谢谢你,谢谢你如果有下辈子,我当牛做马报答你。”
李娇娇把人扶起来,“不用,大妮二妮这么懂事,自然会报答我,还用不着你。”
何招娣忍不住笑了,“是啊,大妮二妮这么懂事,却有我这么个偏心眼的娘亲,我还一直想要儿子,都没有关心过她们。”
李娇娇也是叹气,想起上一世,大妮二妮因为童年母爱的缺失,长大后无论物质如何的满足,心里却都出现了问题,便唏嘘不已。
“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求你吧?”何招娣自顾自地说道;“大妮二妮还小,厉望也还年轻,这万一我回不去,厉望是不可能不再娶妻生子的,但这有了后娘就有后爹,我就怕两个孩子受了委屈。
娘和厉沉待我好,也是因为我是厉望的媳妇,那以后有了新媳妇一切就说不准了。”
何招娣叹了口气,又有些激动地说道:“但我能看出来,厉沉对你是真的上心,他对你和厉望对我的关心,是不一样的,所以,只要你答应照顾大妮,以后只要有你发话,厉沉也会对两个外甥女好的。”
“而且......”何招娣顿了顿,看着李娇娇有些玩笑地说道;“而且就算厉望去了新媳妇,她要欺负孩子,也得过你这一样,一般人可欺负不了你的。”
“......”李娇娇就当这是夸她好了。
“好了,时间要到了。”何招娣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道:“快走吧,他在外面肯定担心死了。”
“还有,你答应我的事别忘了。”
李娇娇有些纠结,何招娣不知道她和厉沉两人的事,也不知道她和厉沉的打算,她也纠结要不要告诉她。
想了想,李娇娇还是先答应道:“好。”
李娇娇(重生七零新婚夜,娇妻要离婚全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七零新婚夜,娇妻要离婚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李娇娇刚走出大门,张春梅便跑了上来,语气关切:“娇娇,你没事吧?”
见李娇娇摇头,张春梅这才松一口气,碎碎念道:“没事就好,你现在的月份可要小心一点,不能大意了。”
厉望在一旁也说道:“是啊娇娇,招娣要跟你说什么不好的话,我在这跟你道歉,你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李娇娇见两人将信将疑的模样,才解释道:“招娣没跟我说什么,就拜托我这段时间照顾下大妮二妮。”
“真的?”厉望有些惊讶,随即小声道:“她终归是想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几人边说边朝着牛车方向走去。
一路上,厉沉虽未开口问,但目光始终停留在李娇娇身上。
李娇娇能感受到他的炙热的目光,但一路上也低头回避着。
直到上了牛车,看到厉沉在前驱使着牛,李娇娇才把头抬起来。
她看着在前男人的背影,也坚定了内心的决定。
无论上一世,还是重生后,李娇娇一直知道自己是个感情用事,甚至可以说优柔寡断的人。
但这么久了,她给自己制造的梦,也该结束了……
......
一到家,张春梅便收拾着出了门,厉望也因为熬了一晚上回了屋子早早的休息。
李娇娇先回到屋,看着在院里忙碌的男人,思考着待会儿该如何说。
看着厉沉透过窗户朝她一笑,又端着茶壶走了进来,李娇娇不自觉舔了舔唇。
还没等李娇娇开口,厉沉率先开口问道:“娇娇,招娣今天真的只给你说了这些,她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李娇娇摇摇头,把何招娣的担忧如实阐述了一遍:“她害怕自己一时半会出不来,希望以后的日子里,我能照顾点大妮二妮一些。”
“看样子,她这次真的跟哥说的一样,想明白了,知道挂念着大妮二妮他们了。”厉沉感叹道,又往李娇娇身边挤了挤,安慰道:“没事的,我打听了下,她这次是初犯,只要把她收的钱全部退还就好,但他弟弟的罪名很大,这次怕是逃脱不了。”
李娇娇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耳边尽是他低沉又温柔的语调。
“娇娇,等我们孩子长大了,也有大妮二妮跟他们一起玩,就不怕他们孤单了。
不过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会有会有一个是小子,那到时候他可就要跟着三个小姑娘一起玩过家家,肯定会被嫌弃的,而且我可不能接受我儿子跟个姑娘一样,到时候他要跟个女娃一样,我肯定会打他的。
到时候你可要答应我,不许护着他。”厉沉说着不禁一笑,“不过招娣没说错,以后你说的话,我肯定会答应。”
看着一旁的厉沉畅想着以后的日子,描绘着将来他们一家的幸福生活,李娇娇承认,她的心有丝丝动摇。
但那不理智的想法,刚露出苗头,就被她狠狠掐断。
李娇娇往后退了退,推了推厉沉伸过来的双手,冷静地说道:“厉沉,我想我们该聊聊。”
一瞬间,笑声戛然而止。
“你是说离婚?”男人的声音,压迫感十足。
李娇娇微微一愣,随即坚定地点点头。
厉沉皱着眉,看着眼前冷淡的女人,神情紧绷。
这些天,他试图不再提起这两个字,也试图忘去,他也告诉自己,那不过是女人的胡闹罢了。
就算一次又一次看见她神情认真且冷淡说着无情的话,他都从未计较过。
他不明白,是他厉沉差劲,还是对她不够好,要她这么想离开他?
厉沉强忍着心中怒火,看着李娇娇问道:“是因为赵晓雅?我都说了,我和她是......”
"不是因为她。"李娇娇打断他,然后带着笑着说道:“厉沉,就算没有她,我也想我们尽早离婚。”
厉沉顿时被气笑了。
他咬着牙,把李娇娇逼在床头,直到她退无可退,才低声说道:“李娇娇,这是你第五次跟我提离婚了。”
“我知道,我很抱歉,提了这么多次却还没有离婚。”李娇娇睫毛颤了颤。
厉沉看着眼前的女人,只觉得心头一闷。
他活了半辈子,从来没有想倒,竟然有一天会这般手足无措。
哪怕曾经在战场上,过着把脑袋拴在裤腰带的梯子,也从未曾向现在这样没有任何进展。
他想,就算她是块冰,也该被捂化了。
而现在,这个女人仿佛没有一丝感情一般,再一次选择离去。
他平复了心情,说道:“好,这一次我答应你。”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