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的修行成果呢?】她刚才试了一下,她浑身灵力皆无。
百年修行,修行了个寂寞吗?
系统连忙安抚她,【宿主冷静。你的灵力还在,只是被压制了。】
【压制?】
系统:【是。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楚苒的不同。】
童柊想到刚才看见楚苒时,内心的震惊。
楚苒面相被遮蔽,她算不出命格。
可她周身紫气环绕,额间有淡淡金光,明显就是气运加身,有大功德。
这种人出门能被钱砸,走路能被花砸。
总而言之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金钱见了自动送上门来。
童柊薄西璟精选热门小说-童柊薄西璟免费在线阅读
这一类人,在玄门中被称为天道宠儿,气运之子。
在现实中,这一类人被称为团宠。
【如果楚苒真的是气运之子,天道怎么可能让她出生在一个父亲是杀人犯,母亲是小偷的家庭里。】
对于自己的亲闺女,天道只会让她出生在父母恩爱,经济条件殷实的家庭,受尽宠爱。
系统:【……这就不知道了。】
童柊没想明白,也就不想了。
【我的灵力要怎么才能恢复?】
系统:【和之前一样,累积气运,抵抗楚苒的压制,就能恢复了。】
系统前世就跟了童柊。
当初的童柊,以为自己有了系统,就能大杀四方,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走上的是人生尽头。
童柊嫌弃的心情传达给了系统。
系统连忙辩解:【系统只是一个智脑,提供一个机会,并不能保证宿主一定会成功。宿主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则不会有相应的奖励。】
【宿主的失败,不是系统的问题,是宿主自己本身能力不足。】
童柊:“……”
前世系统提出同样的解决办法,让她积累气运。
可她什么也不会。
没上过大学,也没什么才艺。
她除了一张脸能看之外,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东西。
最后她还是按照系统给的方案,选择了直播。
直播内容就是跳歌唱舞,和人连麦。
这种方式,的确为她累积了人气,可远远不够。
系统:【宿主还是选择直播的方式吗?】
【嗯。】
系统满意点头,【根据对这个世界的检测,直播是最快累积人气的办法。只要宿主获得足够多的气运值,就能在气运之子楚苒的压制下恢复灵力。】
童柊心里安稳了不少。
只要恢复灵力,不管是楚苒还是宋冉,她都不怕。
洗漱完之后,童柊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坐在了桌子前,折腾了一下直播器材,就按下了直播键。
她没立即说话,只是在等。
十分钟过后,直播间已经有了两三千人,这些都是从前看她直播跳舞唱歌的粉丝。
大多数都是男性,弹幕的内容瞬间变得有颜色起来。
童柊直接忽视这些弹幕,一脸淡然地等着。
之前童柊直播的时候,为了累积人气,对这些人ᴊsɢ的要求有求必应。
要跳舞就跳舞。
要唱歌就唱歌。
要扭一扭就扭一扭。
甚至还有人让她叫老公,她也叫的。
有好几次,都差点儿被封了号。
因为她的顺从听话,来她直播间的男性,越来越过分,说话尺度也越来越大。
前世,她心里觉得恶心,可为了获得气运,她忍了。
这次也有不少人,也在直播间喊着让她扭一扭、挤一挤、让她穿吊带穿黑丝……
直到有十几个眼熟的账号涌入进直播间,童柊才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来了。
这十几个都是江城富二代官二代账号。
这群人和楚苒在一个圈子长大,楚苒又有气运加成,整个圈子里的人就没有讨厌她的。
就连一些纨绔子弟,也都很喜欢她。
前世,这群二代们,为了维护楚苒,在她直播间一直捣乱。
他们砸礼物,让她跳那些羞耻的舞蹈。
然后拿着视频去讨好楚苒。
楚苒又拿着视频给楚家人看。
她被楚家人骂了一通,被勒令不准直播。
【主播,今天是跳舞还是唱歌啊!】
【只要主播敢跳脱衣舞,我就敢砸十个火箭。】
【跳!】
【跳!】
【跳!】
童柊出现在镜头前,一时间所有的评论都停了。
之前童柊学习楚苒浓妆艳抹,走什么富贵千金的路线,妆容艳丽俗气。
可今天,她没有化妆。
清清淡淡,不施粉黛,连口红都没涂,头发松松散散地扎在头顶。
【主播怎么换风格了!】
【现在开始走仙女路线吗?】
【仙女,仙女……仙女叫一声老公来听听。】
童柊对着镜头笑了笑,“今天直播讲故事。”
【讲故事?讲什么故事?猥琐脸!】
【讲故事好啊!我这儿有一个和主播同居的故事,主播要讲吗?】
童柊没理会这些弹幕,只往下说,“我出生江城一个豪门世家,很狗血的是,一出生就被调包了。
今天是我回家的第一个月,家里给我安排了非常隆重的接风宴。
宴会很奢华,整个江城的权贵富商都来了。
家人把我介绍给这些名流。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江城小二群。
宋知南:【这童柊什么意思啊!这是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了吗?】
姚凯:【说实话,这讲故事的水平不怎么样?】
安茜:【讲的什么鬼,平铺直叙,机器人讲得都比她讲得好。】
宋知南:【先听听看,看她接下来准备讲什么?】
童柊声音依然没有起伏,比机器人还要机械的声音传来,“爸爸把我介绍给他的好朋友,宋叔叔。
爸爸说,宋叔叔家里只有一个独子,年纪和我相仿,让我们好好相处。
我很惊讶地去看宋叔叔。
没想到宋叔叔居然笑眯眯地点头。
太奇怪了!
明明宋叔叔还有一个女儿。
他为什么不承认呢?
爸爸也为什么要说宋叔叔只有一个儿子?
难道宋家重男轻女到这种程度吗?
连女儿都不能承认吗?”
宋知南听到这儿,一个打滚儿从沙发上翻了起来,“童柊,你TM敢造宋家的谣。”
这话里的宋家,明显就是说的他们家。
他直接抓过钥匙,就往外面冲,迎面就撞上回家的父亲宋云清。
“才回来,就往外面跑什么?”
“爸,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宋知南咬牙切齿,要是童柊在他面前,他肯定能喷死她。
直播没结束,童柊清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