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的银戒指,内侧刻着的就是‘慕知知’三个字。

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陡然从脑子里升起。

======第2章======

林稚晚的指尖刺入掌心:“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慕知知在这里工作?”

“你带我来,真的只是想办婚礼吗?”

秦淮序眸色沉沉,许久之后应声:“是。”

一时之间,她的心从云端坠落谷底,摔的粉碎,几乎时强摁着心痛起身离开。

秦淮序顿了好一瞬,才拔腿跟上。

回程路上,车内一片沉默,气氛低压到让人觉得窒息。

一到搜救队门口,林稚晚伸手去拉车门,想要逃离。

身后却传来秦淮序笃定的声音:“我们的婚礼不会变。”

林稚晚动作一顿。

又听秦淮序冷淡的解释:“慕知知的事情,是因为偶然看见同学群里有人说她现在过的不好,正好我们要结婚,就给她来办。”

林稚晚转过身,看他的眉眼。

男人薄凉的双眼里没有一点情绪起伏,不像是在说谎。

而他确实也从来没隐瞒过自己。

林稚晚冷静了些,试探的开口:“那……就不能换一个人吗?”

她不是圣人,无法接受自己的婚礼是由丈夫的前任设计。

话一出口,秦淮序的眸色就沉了下来。

两人对视,又僵持起来。

林稚晚期待又忐忑,手指都攥的疼。

秦淮序抬手捏了捏眉心:“别无理取闹。”

短短五个字,像是一盆冰水浇灭了林稚晚所有的期望。

秦淮序上前,安抚般的轻轻吻她唇:“别担心,你是我唯一的妻子,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林稚晚却手脚发冷,遍体生寒。

她很想问秦淮序,那他的心呢?

他的心会恪守婚姻的职责,不想慕知知,不会背叛她吗?

这时,搜救站里警铃忽然响起:“朝阳区朝阳街道沐风小区有蜂窝,请救援一队即刻出发!”

秦淮序脸色微变,接着叮嘱林稚晚:“你别去了,队里有其他队医,今天好好休息。”

说完匆匆离开。

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故,秦淮序处理过几百次,得心应手。

林稚晚独自回了站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慕知知,听说慕知知是因为秦家父母反对,才没和秦淮序修成正果。

想着这些,她竟然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清早。

风雨操场上传来训练声,秦淮序的声音夹杂其中。

林稚晚从噩梦中惊醒,干脆起身跟着秦淮序的队伍参加救援训练。

队员们忍不住打趣。

“林医生总是来跟着我们训练,该不是对队长有意思吧?”

“别说,林医生和秦队长站在一块,真是郎才女貌般配极了,你们刚好单身,不如……”

话未说完,就听秦淮序冷漠至极的反问:“哪里相配?工作时间说私事,你们几个再去给我跑五圈!”

不假思索的否认如刀,狠狠刺进林稚晚的心口。

她看着被罚的哀声载道的队员,脸色苍白的应和:“是啊……”

大概在秦淮序心里,只有慕知知才会和他相配。

不然怎么会分手这么多年,还不惜用自己的婚礼给她做业绩?

林稚晚思绪重重,哪怕去看婚礼的策划,都心不在焉。

婚礼策划贵宾接待室内。

慕知知先是道了歉:“对不起,林小姐,那天是我失态了。”

接着才开始一个一个的提策划。

只是每一个,都像是从网上复制来的图片,不能让林稚晚满意。

她心里膈应的不行,曾经欢天喜地期待的婚礼,现在竟然提不起一点兴趣。

一旁,秦淮序也眉头紧皱:“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我的婚礼不是儿戏。”

慕知知瞬间红了眼,下意识打开一个文档。

全薄荷绿的婚礼风格,布置和选地都让林稚晚眼前一亮。

正当林稚晚疑惑,慕知知有这么好的设计为什么不拿出来时。

她往下一滑,看见最下方写着:

新郎——秦淮序。

新娘——慕知知!

======第3章======

屋内一片死寂。

慕知知的脸色一片苍白,慌张抢过林稚晚手里展示的平板,夺门而出。

‘噌’的一声。

秦淮序眼眶微红,想也不想起身追了出去。

慌乱的背影,着急的神情。

仿佛慕知知才是那个即将和他结婚的妻子。

林稚晚看着,只觉浑身的血液寸寸凝结,心口像是有刀在磋磨。

痛到窒息。

她扶着椅子起身想跟上两人的身影。

不料刚走一步,就踩到一个东西,捡起才发现是秦淮序之前随身携带的银戒,内侧还刻着慕知知的名字。

霎时,林稚晚头昏目眩。

三年前,她和秦淮序约法三章时,最后一条就是,纵使他们没有感情,也要对彼此坦诚,对婚姻忠诚。

是而,林稚晚第二次秦淮序身上发现那枚戒指时,忍不住提醒:“要忠诚啊,秦队长。”

“一定忠诚。”

秦淮序承诺着,把这枚戒指丢进了池子里。

原来……那也是秦淮序都是骗她的。

林稚晚心口发滞,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小丑,可悲可怜又可笑。

她情绪翻涌,甚至没等秦淮序回来,逃一般的离开了这里。

……

再回到家里,林稚晚一进门就看见了沙发上的秦淮序。

他穿着黑色的训练服,边上的垃圾桶里全是烟头。

秦淮序其实很少抽烟,职业习惯甚至让他见不得家里有火光。

现在这幅摸样,很大可能是因为慕知知。

纵使这样,林稚晚还是忍不住心疼他:“抽烟对肺不好。”

秦淮序眸色闪了闪,抬手将她拉进怀里。

两人紧密的贴在一起。

像以前无数次秦淮序从火场里出来,林稚晚安抚他的情绪一样。

林稚晚握紧他的手:“之前的约法三章还算数吗?我们的婚期会推迟吗?”

很久很久,屋内都只有他们的呼吸声。

林稚晚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像是坠入冰湖。

直到身上的温度都散去,耳边才传来秦淮序低沉的声音:“别多想。”

他起身进了浴室,丢下句。

“今晚我睡书房。”

这是他们订婚以来,第一次分房睡。

上面两个疑问,秦淮序更是一个都没有回答。

林稚晚掌心攒满是青紫,不知道该怎么劝慰自己不要多想。

翌日。

林稚晚起床时,秦淮序已经在门口等。

她这才想起来,今天他们休假,是要回秦家商量他们结婚的日子。

可这婚,真的还能结的下去吗?

一路无话。

半小时后,秦家别墅。

秦父秦母和林父正在商量婚礼的事宜。

“20日是个好日子。”

“正好把我那群老朋友都叫来,给孩子撑撑场面。”

“淮序觉得呢?”

秦淮序心不在焉,淡淡回了句:“没必要那么多人,这件事就我们两家知道就好。”

客厅里顿时戛然无声,气氛怪异。

林稚晚也没想到他会在长辈面前直接这么说,心口紧到发痛。

林父脸色铁青,手中的茶杯重重磕在桌上:“你这是什么意思?”

接着又看向秦父秦母:“我女儿跟了你儿子三年,连个公开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秦家的家教?”

秦父秦母面面相觑,一脸尴尬。

正想开口问秦淮序时,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秦淮序拧眉接起电话,脸色骤变:“为什么会进医院!?”

接着招呼都没打,一脸急切的起身离开。

丢下一群人震在远处。

林父怒目横对,手中拐杖杵的砰砰响:“你们家到底什么意思?要是实在不想结我们就取消,我们林家也不是非要……”

“爸!”林稚晚赶忙阻止,“或许淮序只是有急事,我先去看看。”

秦父秦母也立即笑着打圆场:“是啊,淮序从不会这样没分寸,让稚晚去看看吧。”

林稚晚一直打秦淮序电话,跟着他到了医院到肿瘤科。

她的心始终紧绷着,唯恐是秦淮序出了什么事。

不料刚跟到病房门口,就看见慕知知声泪俱下的哭诉。

“淮序,我当年离开你出国,是被你家里逼得没办法。”

“现在本来不该打扰你的幸福,可我得了胰腺癌,我就是想再见见你……”

说着,她扑进秦淮序的怀里。

秦淮序没拒绝,眼里的疼惜缱绻明显。

林稚晚看着,只觉得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

她无力的垂下手,‘啪——’的一声,手机从掌心滑落。

砸在地上摔的粉碎!

秦淮序闻声回头,就看见林稚晚站在门口。

======第4章======

医院走廊人来人往。

两人四目相对。

他的眸光闪了闪,抬手安抚好慕知知,走到林稚晚面前:“稚晚,婚礼就先不办了。”

林稚晚脑子停摆一瞬,心口像是被秦淮序狠狠捅了一刀。

她的指尖嵌入掌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