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服了你这个祖宗了,装逼都能被抓包。”
  卡座上,祁翩然一身火辣的红色包臀裙礼服,无语地扶额,“现在我哥怕是对你好感度为负,你怎么想的啊?”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是真的喜欢他。”
  叶芝婳吐了吐舌头,祁翩然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
  她无奈地看着自己这个心大的闺蜜,豪门大小姐一个,脑子确是个傻白甜,钢铁直女,也难怪前世会被那个变态缠上。
  祁翩然是祁煜尘的妹妹,但是并没有豪门千金的尖酸刻薄,为人心直口快,又很仗义,前世就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来把她从变态手里救出来,所以叶芝婳和她玩得很好。
  “对了,你还有个弟弟?我怎么不知道?”她抿了口红酒。
  “弟弟?”
  祁翩然蹙眉,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说祁慕白?你认识他?”
  “不认识,就是偶然见过一面。”
  “他是我后妈儿子……也就是我继弟。应该是叫这个吧。”
  不知为何,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祁翩然在提到祁慕白时,有几分忌惮,眼神游离,有些欲言又止,“婳婳,你最好不要跟他来往……”
  “为什么?”
  叶芝婳有些吃惊,那个如沐春风有教养的男生,居然是祁翩然同父异母的弟弟?
  难道祁翩然的母亲,虐待他们?
  应该不可能吧??
  见她像是想起新闻里的那些后妈虐待小孩报道的表情,祁翩然翻了个白眼:“你想什么呢,宋阿姨对我们很好,比对她亲儿子还要好!”
  “就是学霸的世界跟我们有壁,你懂吗?他每天五点半就起床晨跑,给全家带早饭,而且还利用课余时间兼职,我听说还是这一届的高考理科状元,他报的还是药学院!听说他以后准备做药物研发,那个也太帅了吧……”
  就在她一串炮弹轰炸式的崇拜时,一道颀长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她们身后。
  “祁,祁慕白?你怎么在这?”
  叶芝婳吓到结巴,还好她没说别人什么坏话。
  少年冲自家姐姐打了个招呼,就看到女孩想掩饰紧张而不停抿酒的样子,她不擅喝酒,耳尖红得跟滴血似的。
  还有那双漂亮得如宝石般的墨色眼珠,和他家吱吱的一样,慌张害怕的样子令他喟叹。
  是用麻绳,皮带,还是胶带,把她捆绑起来囚禁好呢?
  她会不会害怕到哭?
  会不会哭得很大声,抽噎喘息,跪下来求他放过她?
  不过小芝芝这么正常,应该会报警抓他吧。
  他兴奋地舔舔唇,掩去眸中情绪,依然是大家眼中熟悉的温文尔雅的模样:“芝芝姐,你刚才向我打听的大哥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打听到了。”
  祁翩然一脸震惊,满脸都是“卧槽原以为你是个青铜,没想到你是个王者”的表情:“我怎么没看出来……”
  为搞定她哥居然先拿下她弟,她家婳婳可真牛逼!
  叶芝婳惊讶之余,心中暗喜,学弟不愧是学弟,办事都这么有效率,看来今晚就能拿下祁煜尘!
  祁慕白将她雀跃的表情都看在眼里,黑眸沉了沉,笑道:“芝芝姐,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第4章 姐姐是不相信我吗
  叶芝婳也不傻,看四周都是豪门千金,时不时有人敌意地看向她,万一被偷听了就不好了!
  祁翩然托腮,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这个弟弟应该是第一次见婳婳吧,为什么她总感觉他目光贪婪炙热,如同饿狼见着小白兔一样,好像随时都要把她家婳婳吃了一样?
  不可能吧?
  她甩了甩头,应该是她看错了!
  直到被男生带着来到楼上的VIP房间,看到oversize的大床和超大的玫瑰浴池,她才反应过来。
  祁慕白怎么带她来了这里?
  “姐姐不是好奇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吗?据我所知,他喜欢女仆装,抹胸的那种,配白色丝袜。”
  祁慕白歪着头笑了笑,伸手将一个袋子递给她,叶芝婳接过一看,里面赫然是一套黑粉色的女仆装,连尺码都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她吃惊:“你怎么有现成的衣服?”
  “是我一个同学的,她最近在这边玩,我就问她借了套衣服,恰巧她的尺码跟你一样。”
  少年面不改色地垂下眸,咽了口口水:“姐姐这么美,大哥怎么可能把持得住?”
  “等等,你该不会是让我色诱他吧?!这……”叶芝婳急忙打断。
  男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我是说你换上这套衣服,只要端着咖啡在他面前走过,什么都不用说,一个眼神都不用给,就能让他发狂。”
  “真的吗?”
  祁煜尘?他喜欢女仆装?这什么变态恶趣味?
  祁慕白笑了笑,心痛得几欲碎裂,嫉妒到窒息,能不能勾引到祁煜尘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男人无论表面看起来多人模狗样,在那方面都是一样的肮脏,但凡长得不太丑都能随便搞。(男主不是,他只是见过很多男人这样)
  “我和大哥天天住一起,当然很了解他。怎么,芝芝姐是不相信我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