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呼声,掌声,都不再属于她。
战队的主理人和领队逐一上场,CG的陆之琛和姜落无疑是最抢眼的存在。
俊男靓女的搭配,任谁看了,都得夸一句般配。
挺好,就这样死生不复相见,也挺好。
冷风吹得厉害,邹潇潇将她的围巾裹得更紧了些,顾以思吸了吸鼻子,只觉得下巴湿哒哒的,一低头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了许多鼻血。
不想惊动邹潇潇,她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若无其事的擦干,随后继续将目光投入到屏幕上。
可很快,鲜血却像止不住一样,又从嘴巴里吐出来。
她的状态,好像更糟糕了。
比赛还没有结束,她好像就已经快撑不住了。
邹潇潇一边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着血,一边心疼得眼泪直流。
“以思,我们别看了,我们回去吧!”
“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不行,她一定要亲眼看到CG夺冠!
“潇潇,再看一会,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顾以思虚弱的笑了笑,艰难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片药吞了进去。
天空忽然飘起了雪花,广场上的人纷纷惊叹拍照,情侣们互相抱在一起,感受着美好的氛围。
顾以思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广场中央,看着身边人发自内心的笑容,目光落在屏幕上刚好切到陆之琛画面的脸上。
若是此刻,他在身边,那该有多好。
只是,从今往后,陆之琛再也不会和她有任何关系了。
雪越下越大,顾以思的头也越来越重,她的血流到了身上,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她感觉自己越来越撑不住了,只能让邹潇潇扶住自己,才能勉强让自己站住。
邹潇潇像是预料到什么,紧紧攥住她的手,眼泪疯了一样的流下来。
“以思,求你了,我们回去吧!”
她倔强的摇头,声音却已经越来越淡:“不,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的……”
终于,屏幕上比赛已经进入到尾声,水晶轰然倒塌。
冠军是属于CG的!
广场上一片欢呼,直播画面里,CG的队员互相拥抱,而台下的陆之琛和姜落,则是深情对望。
她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
她看到CG的队员站上了她最想站的位置,陆之琛捧着奖杯,台下万人祝贺。
曾经,陆之琛将她搂在怀里,站在全城最高的天台,看漫天的绚烂烟火。
他说:“思思,我们会站到更高更远的地方,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如今,他终于站在了最高的地方,可身边陪着的人,已经不再是她了。
雪花落在脸上,冷得刺骨,唯有鼻子涌上一抹温热鲜红的液体,让她感觉到一点温度。
下一秒,她终于倒了下去……
另一边,庆功宴结束,陆之琛拿着手机悄然走到了门外,拨通了顾以思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却一直没有人接通,他不死心的打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在第十次的时候,有人接听了电话。
“一切都结束了,你在哪,我来接你。”
电话那端是一阵沉默,随后是邹潇潇带着哭腔的颤音。
“你想要找以思是吗?好,我告诉你她在哪。”
话音落下,她迅速的挂断了电话,随之微信传来提示音,邹潇潇发来一条消息。
不知为何,陆之琛心中蒙上一层不好的预感,以至于他点开消息时,手指有些颤抖。
划开屏幕,邹潇潇发来的是一处地址定位。
定位上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利刃狠狠扎进陆之琛的胸口。
地址显示:城南医院太平间!
第十一章
陆之琛看着手机上的定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城南医院太平间……?顾以思怎么会在那儿?
顾以思是孤儿,从小就被父母扔在了孤儿院门口,她没有亲人,朋友更是鲜少。
而他们这五年来朝夕相处,顾以思的朋友,就没有陆之琛不认识的,最近并没有人发生了意外。
所以,她如果出现在太平间,那便只有一个可能……
一想到那个可能性,陆之琛的手便开始不自觉的颤抖。
“不可能……不可能!”
陆之琛颤抖着手,继续回拨着顾以思的电话,可那头却传来了一句冰冷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分明一周前顾以思还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她怎么可能短短一周就死了!
“之琛,大家说庆功宴不够尽兴,想要转场去唱歌,你……”
从包间里走出来的姜穂没有注意到陆之琛苍白的脸色,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陆之琛拔腿便往外冲,根本不顾身后姜穂的呼喊。
凌赫走出来时,看见的便是陆之琛狂奔离去的背影。
他狐疑地问道:“陆哥这是怎么了?好像遇到了什么急事?”
姜穂脸色不佳的牵了牵嘴角,含糊道:“或许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陆之琛驾驶着他那辆黑色宾利,在京北的街道上疾驰。
刚刚开庆功宴的地点在城北,因此陆之琛即使把宾利的马力加到最大,到达城南医院的时候都已经几近深夜。
刺耳的刹车声在城南医院大门口响起,陆之琛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城南医院的太平间。
可那里冷得刺骨,哪里有顾以思的身影?
就连刚刚将她电话接起的邹潇潇,此时也不在此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