ʋ要走他还想上前来拦我,被我率走反手一巴掌挥倒在地,在他倒地的一瞬间,我又补了一脚,狠踢在他心尖的位置。

顾昀痛苦的倒地。

我看着这人痛苦的模样,嗅到他身上的臭味,再也无法忍受,离开了这里。

只剩下顾昀,从不可置信,再到绝望,眼底的光一点一滴的黯淡,看着我的背影离去。

我自然是有法子对付顾昀的。

我去找了一个人。

五年前贺佑娴撞的人,他如今还瘫痪在床,确实是被贺佑娴毁掉了一辈子。

我去找他的时候,他的父母看见我非常惊讶。

是的,惊讶。

他们的孩子出事的时候看到了贺佑娴,他们知道撞人的不是江萝。

但他们收了顾昀的一大笔钱,昧着良心做了伪证。

这个男生如今躺在床上做起了直播,不缺钱,也找到了生活的奔头,我去见他的时候他的父母不愿意,直到我一句话说出来:“哦,你的儿子被撞终生残废,我坐五年牢被人毁了一辈子,你们觉得这很公平,对吗?”

他的父母脸色讪讪,到底不敢再拦我。

那个男生见到如今的我有些局促。

我开门见山:“我要你去报警,重新举报贺佑娴当年开车撞你的事情。”

他脸色复杂,下意识反驳:“可是......没证据的。”

他心中有愧,所以连正眼看我都不敢。

“视频我有办法能搞到,我只需要你出庭作证罢了,就想当年你出庭作证说我撞你一样,不是吗?”

我笑眯眯的,一点一滴的戳破他的防线:“你只需要知道,我坐了五年牢,一辈子已经被毁了,你拿了钱,让真正害你的人逍遥法外,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什么都能失去,你不出庭作证,我敢保证你未来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你的腿没有了,你要命吗?”

我不同情他。

他失去双腿这一切都是贺佑娴害的,他宁愿拿钱而让真凶逍遥法外的那一刻起,他就失去了让人同情的余地。

我最不喜欢这样的灵魂了,要臭不臭,不善良,作恶也不到底,不好吃Ӽɨռɢ,涩口。

*

卞纪安顶着我的压力,继续放出了定妆照。

毫不意外,我的定妆照完美的赌住了所有觉得我不配演黎清随这个角色的口。

甚至有人因为定妆照,开始盲目的替我洗。

他们只觉得我这样美,肯定不是故意的。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被黑料影响,坚定的认为我是个烂人。

其实我欣赏他们,就和卞纪安一样,有了自己的认定才不容易受我蛊惑。

同时,我创建了微博号,在等待了无数人涌入我微博下面辱骂过后。

我放出了最新一条消息。

在上面清楚的讲述了顾昀如何一手遮天,掉包所有证据陷害ʟʋ我的事情,真凶是贺佑娴。

消息发出去,不过几秒钟,不出意外的被删掉。

没关系,我相信看到的人已经足够多。

贺佑娴跟疯了一样打电话来辱骂我:“江萝,五年牢你没坐够,你是不是想死?”

我眯着眼轻笑:“贺佑娴,你打电话来发癫,顾昀知道吗?”

贺佑娴怒极反笑:“江萝,你没有证据,光凭你一段话,我要告你造谣,你等着再进去吧!”

“贱货,随便你。”我张口,嘴巴可比绿̶贺佑娴毒多了:“反正你当贱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贺佑娴被我气疯了,张口就骂,污言秽语,我把这段话录下音,虽然没有实质性证据,但我乐意见到她发疯的样子被粉丝看见。

贺佑娴的粉丝傻眼了,先不说我发的消息真假,贺佑娴那一连串的辱骂,简直不配她的身份。

怎么能够脏成这样?

当然,也有粉丝认为是我在里面先挑拨,贺佑娴骂的没错。

贺佑娴的工作室立刻选择起诉我,同时起诉的还有顾昀背后的公司,因为我的话,同时重伤了他们两家。

ʄɛɨ*

顾昀再度用别人的手机打来了电话,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疲惫:“阿萝,我们能不能见一面?我们真的,非要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吗?”

我笑着出声:“当然啊,从我爷爷死的那天开始,我就发誓,我一定要让你们三个畜牲这辈子都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啊!”

顾昀语气似乎有点哽咽:“阿萝,我不想再用那些手段来对付你,当年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会让贺佑娴向你跪下来道歉,你就放过她吧。”

“不行。说好了是你们两个,少一个都不行,我要你和她一起,去我爷爷的坟前磕头道歉,录下视频说你们是狗都不如的东西,向大众发视频,你愿意吗?你能做到我就原谅你。”

“......”

顾昀这次沉默了好久,他似乎对我连愤怒都做不到了,他选择挂断了电话。

他当然不会答应我这样‘过分’的条件。

针对我的起诉函很快传来,大众这几天吃瓜都吃ᴸᵛᶻᴴᴼᵁ懵了,像精彩的连续剧,直到迎来最大反转。

被贺佑娴撞的男生选择了重新报警,他手里甚至有一份当年的录音。

连我都没想到,他当年出事,顾昀来找到他,他竟然选择了录音,就是怕撞他的人位高权重,受到威胁。

但最后,他被一大笔赔偿金蒙蔽了头脑,在我来之后,终于还是想通,选择将录音交出来,重新报警。

警方很快立案调查,顾昀和贺佑娴双双上了热搜,终于压在了我前面,只是还没被抓。

这还不够。

顾昀再度打通了我的电话,他的语气疯狂而痛苦:“江萝,你没证据的,光凭一段录音,你们不可能翻案。”

“我怎么会没证据?”

我轻笑着看着手机里面刚收到的视频:“你当年可以用钱摆平受害人,你觉得你找的黑客,真的会听你的话把视频彻底销毁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钱办不到的事情呢?”

顾昀的心,一点点沉了下来。

他当年找人掉包视频证据,但动手脚的人动了心眼,留了底。

那人正是顾昀身边的助理。

我看到顾昀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破绽在哪。

我让卞纪安去找的就是他。

对于我来说,手段光不光彩不重要,就像我威胁卞纪安,都是一群作恶的人,不需要用常规手段对付。

江萝的灵魂越来越弱了,我必须赶在她彻底消失前摆平这件事,否则她消失了,我白白浪费精神,又得去下一个世界。

视频加录音,双重证据,顾昀和贺佑娴锒铛入狱。

昔日风靡A城的太子爷,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转眼便成为了落水狗。

这一次,陆清晨充当了我的律师。

官司结束,判决还没出来,大家都知道事情已经注定,陆清晨跟我说话。

“江萝,如果当年ɯd我选择坚定不移的相信你,今天我们是不是不会变成这样?”

我笑着看向他:“没有如果,陆清晨,你就是不相信我。”

江萝已经死了,便没有了如果。

在贺佑娴正式被判刑前,我去见了她一面。

她后半辈子都注定在牢里度过,见到我终于破口大骂,再也不用费力维持她的影后人设:“江萝,你以为我出事了你能有什么好下场?你会遭报应的!”

我怜悯的看着她:“真是疯的不轻,对我来说,你现在才是遭到了报应。”

贺佑娴癫狂不已:“江萝,我真恨我当初为什么没找人在牢里面弄死你!”

我眨眨眼:“是啊,你怎么就没找人弄死我呢?”

我笑着离去,而贺佑娴在歇斯底里的尖叫后,最终只能绝望的哭泣。

我的风评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网上的人都知道我是冤枉的,骂过我的人来道歉,之前不支持我演黎清随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贺佑娴入狱,女主角换了个风评极好的真影后,同我关系和睦。

我当然没有离开剧组,用江老爷子给我留下的钱投了这部剧,补偿了顾昀入狱后造成的剧组损失,和剩下的资金。

我带着卞纪安的期待,帮他演完了这部注定会是我在这个世界名声大噪的电视剧。

杀青那天,剧组人员喝的高兴,陆清晨也来找我,他是来转达话的。

他说,顾昀想见我。

我耸了耸鼻子,说:“我不想见。”

陆清晨的臭味已经淡了下去,真没意思,我想。

所以当我离开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