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经熠清冽好听的嗓音自背部响起:“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

姬小卿僵硬着身子点了点头。

航空学院。

姬小卿深深看着上面的牌匾,眼里闪过复杂情绪。

她没想到董经熠会带她来这里,她沉默片刻,只听董经熠说:“我知道你喜欢吃这里的小吃,所以带来来。”

姬小卿眼眶微红,她没想到他竟还记得。

她跟着他轻车熟路的走进了一家门店。

她呼出一口气,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就听好听的男声响起:“我要一份扣肉饼,甜辣酱。”

姬小卿一时有些感慨,她没想到自己的喜好都会被人记得。

曾几何时,也有个人会记得自己的喜好。

而如今,记得这一切的人,换了另一个人。

不知为何,她眼中氤氲着一滩雾气。

过儿很久,姬小卿释然的呼出一口气,他们已经过去了。

姬小卿偏头的一刹那,却见董经熠在一旁笑着看着她,眼里恍如有细碎阳光。

两人坐在一旁等了一会,很快扣肉饼入口,香酥里嫩。

董经熠驻足在原地,扯动了唇角,一抹温和至极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温柔的拭去姬小卿唇角的饼屑。

姬小卿浑身有些僵硬,她还是不习惯这样突如其来的触碰。

过了许久,董经熠深吸口气:“过阵子,你随我回去和我妈吃一顿饭吧。”

姬小卿一愣,她垂眸掩饰心中的涩意。

肺部传来的疼痛让她轻咳一声,她一直都知道董经熠的心思,她本不愿接受。

可他照顾了自己整整一年,所以董经熠让自己帮忙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她不想欠他的,不管是什么方式。

======第十三章 从前======

没有考虑多久,姬小卿点了点头。

董经熠毫不掩饰心中的情意,他伸出手想要拥抱她孱弱的身子,却停下了动作。

他的喉头滚了滚,他不想勉强别人。

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一场演戏罢了。

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心底晦暗的心思。

回去的路上,董经熠明显感觉到姬小卿的话渐渐变少,再也不像从前一般熟稔。

他沉默的开着车,视线却时不时的看向副驾驶的姬小卿。

而她呢,一脸疲惫的靠在座椅上,睁着瞌睡的眼看着倒退的树木,和头顶的蓝天。

董经熠皱了皱眉,心中闪过复杂心绪。

他知道,她还是想飞向蓝天,俯瞰机场。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仰望着蓝天。

董经熠将姬小卿送回了他给她安置的公寓。

公寓内。

他按响了开关,一侧的空气净化器发出“嘀—嘀”的工作声。

这是他特意为了姬小卿量身定做的,为的就是想让她少受些痛楚罢了。

姬小卿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如瀑布的长发散落在一边,脸色透明得如同白纸一般。

莫名的,董经熠看着看着,嘴角漾起一抹笑。

听到笑声,姬小卿掀开了眼皮,揉了揉眉心,声音沙哑:“师兄,你还是同以前一样,经常笑我。”

说完,她唇角轻扯出一个极浅淡的笑容。

董经熠一愣,也笑了笑,笑容中含着对她的宠溺,他亲昵的揉了揉她的头:“以前的小丫头也不像以前了,还会和我呛声了。”

姬小卿望着他的眼睛,头一次觉得这样下去也挺好的。

只不过提及从前,她总是能够想起墨衍。

一年过去了,再次和他见面,发现他还是一点未变,清冷的脸庞一如从前。

只是……

姬小卿皱了皱眉,想起之前在婚礼殿堂的那一眼。

他如今似乎并未休息好一样……

姬小卿晃了晃脑袋,摒除心中纷乱的思绪。

过去只能是过去,始终会被人抛弃在角落。

董经熠见她发呆,垂下了眼帘,自然知道她许是又想起了墨衍。

想起那天的一瞥,两人之间暗处的较量,他闭了闭双眸,再睁开的时候,眼神恢复清明。

姬小卿告别了董经熠以后,关上了灯。

整座公寓陷入了一片黑暗。

可她却觉自在多了,在黑暗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才会让她觉得,自己还活着。

如今的她只能仰望那片蓝天,再也不能俯瞰大地了。

另一边。

北岭航空。

今天有个北航528的飞行任务。

墨衍垂眸看着驾驶舱的仪表盘,深吸口气。

他守好了北航528,可他总有一种错觉,姬小卿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脑中想起之前她清冷的眼神,他不由得心口一揪。

墨衍好不容易才稳住了心神,他带领所有机组人员很快结束了飞行。

飞行结束。

墨衍推着登机箱,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别墅。

别墅里早已不像以前一样,灯火通明。

现在反而寂静的有些可怕,隐于夜色中别墅,更加有些瘆人。

就连月光也不像之前那般明亮了。

墨衍看着看着,喉间溢出一抹苦涩。

以前在别墅里执着的等着自己的姬小卿,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的喉结动了动,每次回来空旷的别墅,却让他的心沉入了谷底。

过去的一年,别墅还保持着以前的模样,他害怕姬小卿回来的那一天,或许很是生气。

他躺倒在主卧的床上,贪婪的呼吸着熟悉的味道。

一年已经过去了,她身上的味道已经逐渐散去。

墨衍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眼中的很快弥漫着雾气。

======第十四章 寻她======

翌日。

墨衍一大早便醒了。

自从失去姬小卿,一年的日日夜夜里,他总是浅眠,再也没有好好休息过。

醒来的他看着空落落的主卧,心中没来由的寂寥。

墨衍掀开了窗帘,刺目的阳光洒了进来,他逆着光,暖洋洋的光芒洒在他的背上,点点暖意驱散了昨夜的寒冷。

他看向窗外的碧蓝的蓝天,眼眸沉沉。

唇边苦涩一笑,这一年来,无论他如何怎么做,都无法开心起来。

他拿出来手机,眸光停留在他和姬小卿的微信界面。

而上次唯一的记录,就是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墨衍绷紧了下颌,抿了抿唇。

眼中似有一团迷雾,经久不散。

很早之前,他便发现自己的微信被删除了。

墨衍靠坐在椅背上,整个人失去了浑身的力气。

南岭机场。

墨衍如今出现在南岭,虽然一路上没有人为难,但他们的视线皆是虎视眈眈的。

他皱了皱眉头,若不是为了姬小卿,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来南岭机场的。

南岭机场和北岭机场本就是竞争关系,大有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