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还要忙一会儿,已经很晚了,舍不得这个小丫头陪他熬夜,只好等她睡着以后再处理了。
  “我是不是……”
  “没有。”
  傅屿安先温棠意一步开口。
  “我还没说是什么呢?”
  “意意没有打扰我。”
  傅屿安说了出来。
  他的意意只是柔弱而已,她很聪明的。
  她知道自己没吃饭,所以找了借口,不是他陪她吃饭,而是她陪自己。
  温棠意开心一笑,甜腻细软地话夸奖着傅屿安,“你真聪明。”
  这丫头居然没喊老公。
  ——————
  吃完饭,傅屿安就带着温棠意回了别墅。
  车子在别墅停下后,温棠意已经睡着了。
  傅屿安宠溺一笑,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打开车门抱起了温棠意,而她仿佛知道抱她的人是傅屿安一样,下意识地伸手抱紧了他的脖子。
  “老公。”
  “意意。”
  尽管知道她睡着了,依然下意识地答应着她。
  替温棠意换了睡衣,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意意晚安。”
  留下床头的一盏灯后,傅屿安就去书房处理今天的工作。
  床上的温棠意在傅屿安转身的那一刻,秀眉渐渐蹙了起来。
  床上的人下意识地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开始呢喃着什么。
  “不要,我让爸爸给你钱,不要杀我。”
  “呜呜呜呜。”
  ”意意好怕,不要杀我。”
  “闭嘴,再多一说句,我现在就杀了你。”
  她害怕的不敢说话,只好默默地哭泣着。
  “我警告你,乖乖的,否则我就割了你的舌头。”男人拿刀抵在她的脸上警告着她。
  “好,我不哭我不哭。”
  “意意乖乖的。”
  “不要割意意的舌头。”
  …………
  突然,温棠意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白嫩的额头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细汗,她不停的喘着粗气,可见刚才的梦境对她来说有多么的可怕。
  她又做梦了,梦到自己被绑架的那一年。
  那个男人的脸上有着刀疤,手里的刀那么锋利那么刺眼,落在她身上的那么冰凉,就算他没有划伤自己,那么冰凉的感觉,依然让她历历在目。
  那个时候的她好绝望,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可她不想死不想死啊!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了,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医院里了。
  从那以后,这就成了她的噩梦。
  时不时就会梦到当年的事情,尽管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就在这时,傅屿安也推门走了进来。
  借着床头的灯光,看到了温棠意苍白的小脸和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几步上前走到了床边,连忙拉起她手小声询问着,“意意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温棠意点了点头扑进了傅屿安的怀里,“我又梦到那个梦了,意意好怕。”
  即使过去了很多年,她依然心有余悸。
  “对不起,我该陪着你的。”傅屿安心疼的摸着温棠意的头顶,跟她道着歉。
  “意意不怪你。”
  本来就怪不得他。
  “以后不会了。”傅屿安保证着,不仅是对自己的保证也是对温棠意的保证。
  傅屿安低声哄着怀里的人,让她不要害怕。
  可没一会儿怀里的小丫头就拉了拉他的衣服。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满眼柔情,嗓音低哑温柔地问着她,“怎么了?”
  “刚才出了一身汗,想去洗个澡。”如同小猫一般的声音传来,让傅屿安的心更是软得一塌糊涂。
  “好,我帮你洗。”
  不等怀里的人同意就把她抱起来走进浴室。
  浴室里。
  傅屿安帮温棠意洗着澡。
  每次帮她洗澡都是一种煎熬。
  “你怎么了,很热吗?耳朵这么红。”温棠意伸出湿漉漉的手摸了摸傅屿安的耳朵。
  在温棠意的手触碰到傅屿安耳朵的那一刻,他的身子一怔,一瞬间僵在了那里。
  他握紧毛巾的手一紧,下一秒拉下了温棠意的手。
  “意意乖,不乱动。”
  “可你耳朵好红啊!”
  温棠意一脸认真地说着。
  傅屿安看着温棠意天真的眼神,无奈叹了一口气,这丫头知道不知道她这样是在引诱他犯罪啊。
  就在温棠意准备再次碰傅屿安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乖。”
  温棠意瘪了瘪嘴一脸的不开心。
  “你不爱我了,是不是?”
  “没有。”
  傅屿安耐心地回答着她。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你这样就是不爱我了。”
  “你果然不爱意意了……”
  温棠意低下头,默默地掉起了小珍珠。
  看着女孩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进浴缸里,而他的心仿佛在滴血一般。
  他终究还是投降。
  “摸吧。”
  听到这两个字,温棠意原本伤心的神色顿时变得开心起来。
  这一刻他不禁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故意的。
  “老公,你还没告诉我是不是热的呀?”
  傅屿安锦江让自己的气息变稳,可开口时还是有些颤音,“是热的。”
  “哦。”
  “老公……”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