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小声说了句:“呼,霍总自从四年前叶小姐离开后,就变得如此阴晴不定。真不知道是怎么了……”

“嘘,这可是我们总裁的禁忌,不能提!你小心被听到就完了。”

……

霍淮舟回到办公室内。

李助理拿上自己搜集到的消息递给霍淮舟

“总裁,这是叶初诺小姐在瑞士的医学学术论坛上的合照。据说是他们研究出了最新的治疗白血病的方案。”

上面猝然是叶初诺的画像,她站在一行人中间接受着所有人的祝贺洗礼。

再次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庞,霍淮舟的心渐渐活跃了。

四年时间,似乎都快将他记忆里的那个人抹平了。

看着叶初诺带着银丝边框研究和束起的马尾,整个人更显清冷成熟。

一时间,霍淮舟看得有些出神。

他十分清楚叶初诺的能力,总有一天会让所有人都看得到。

只可惜,自己不在她的身边。

又听助理说:“还有一个消息,当初那个银行账号也是从瑞士打款的,这些年一共打款了三千万元。”

霍淮舟轻嗯了一声:“知道了,你出去吧。”

李助理离开了办公室,徒留霍淮舟独坐在那里发呆。

霍淮舟看着手机上和叶初诺的合照,低声呢喃道:“初诺,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你这是真的打算和小叔划清界限了吗?”

“小叔,很想你……”

“这一次,小叔再也不会犹豫,放开你的手了!”

第十章

三个月后,黎城,机场。

叶初诺一袭驼色风衣,脚踩五厘米的高跟鞋出现在机场到达口。

时隔四年她终于回来了。

“初诺,你确定要去住酒店?我名下还有一处闲置的房,是我出国前居住的,你要不……”

“子默,我明白你的好意。我都多大的人了,你不用担心。”

孟子默也和她一起回了国,在导师的撮合下,叶初诺也打算试着走出那段伤痛。

孟子默还是担心,牵着叶初诺的手:“你这几年怎么样生活的我还不知道吗?”

“再说了,我爸也不会希望我把他最喜欢的学生就这么放任在酒店的。”

叶初诺闻言淡淡一笑,不动声色地松开了手:“说起来我很久没有去看老师了。现在时间还早,我和你先去看了老师再回去吧。”

孟子默心中一喜,揽过叶初诺的行李,一同上车离开。

在他们身后,霍淮舟坐在车内看着二人亲昵地互动,攥紧的拳头上青筋凸起。

他认出了男人正是照片上和叶初诺一同领奖的同伴。

他压下内心的苦涩,低声吩咐司机:“回去吧。”

……

叶初诺见了导师后,还是回了订好的酒店。

孟子默却坚持要开车送她。

在酒店大厅办理好了入住后,叶初诺也有些疲惫了。

“子默,谢谢你了。奔波了一天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孟子默抬手抚摸了一下叶初诺的头:“知道了,你也是。”

忽地,从他们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初诺,你回来了?”

叶初诺听见熟悉的声音身子一僵,回头看向说话的人。

来人是霍宇川,叶初诺牵强地扯出一抹微笑:“宇川,好久不见。”

霍宇川见到真的是叶初诺,显然是惊喜,熟稔的和她叙旧:“你不知道,这些年小……我找了你很久。”

霍宇川也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情,对小叔的做法十分不满。

为此第一次顶撞小叔。

之后害怕小叔回过神罚他,自己提前溜了。

顺便在国外寻找叶初诺的下落。

霍宇川意识到说错话,连忙岔开了话题。

他看着站在叶初诺身旁的男人,疑惑地问:“这位是?”

叶初诺知道这次回来,必定会和他们遇到,也就从容了很多。

“这位是我的男朋友。”

说着便将手挽上了孟子默的胳膊。

霍宇川和孟子默皆是一惊。

前者是因为叶初诺竟然有了男朋友而震惊。

后者则是因为没想到叶初诺会在这时承认两人关系。

而且还主动和他接触,毕竟他们也很少这么亲密。

霍宇川看着叶初诺和孟子默的互动,内心也有些不舒服

可也知道现在自己没有资格去管。

只得讪讪道:“挺好的,能找到一个人照顾你。”

“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有机会再联系,走了。”

终于送走了霍宇川,叶初诺紧绷的身体也稍稍放松了些。

松开了挽着孟子默的手。

“抱歉子默,刚刚我是……”

孟子默心里有一阵失落,但还是善解人意的说:“没事,我理解的。他是那个人的侄子?”

叶初诺承认:“嗯,当初他并不知道那些事。”

孟子默心里一阵心痛:“初诺,如果在黎城遇到他了你怎么办?”

这个问题叶初诺不是没想过,只是自己也不确定她会用什么样的心去面对。

“不知道,或许就当是陌生人不再有交集吧。”

孟子默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谦逊温和的和她告别晚安。

飞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叶初诺终于有了独处的时间。

躺在酒店床上,叶初诺看着天花板发呆。

思绪飘忽。

霍淮舟,我回来了。

你是不是已经和梁云菀结婚了呢?

我想这次我真的要放开你,寻找自己的人生了。

第十一章

霍宇川回了霍宅。

这也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回来。

进门后,直直走向霍景川的卧房。

“小叔,你知道我看见谁了吗?”

霍景川不悦地看着破门而入的霍宇川,目光冷冽地看着他:“出去,敲门。”

霍宇川听到霍淮舟的声音,一阵后怕。

这么久没见小叔,都快忘了他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自知理亏的推出去,重新敲门进来。

霍宇川耷拉着头,走到霍淮舟的身边,小声说:“小叔,我回来了。”

霍淮舟看着文件,随口“嗯”了一声。

霍宇川想到今天遇到的人,又迫不及待地开口:“小叔,你知道我见着谁了吗?”

霍淮舟并不想参与他这无聊了猜测,默不作声。

霍宇川知道他的脾性,接着说:“我看见了初诺,以及她的男朋友!”

听到“叶初诺”三个字,霍淮舟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自己在机场看见她和陌生男人走在一起,虽然难过,却依然欺骗自己只是普通朋友。

这会儿听霍宇川说到是“男朋友”,一颗心才开始隐隐作痛。

霍淮舟故作不在意的说:“嗯,挺好的。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在外面,也是该找一个男朋友了。”

霍宇川没想到霍淮舟会这么说,十分惊讶:“小叔,可是当年你不是对初诺……”

霍淮舟打断了他剩下的话:“还有事吗?没事就出去,我要继续看文件了。”

霍宇川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忤逆他。

嘴里嘀嘀咕咕的往门口走去:“也是,今天见初诺和他男朋友这么恩爱,回来后还是住的酒店。”

霍淮舟敏锐的听见“酒店”二字,心被狠狠刺痛。

他突然叫停霍宇川问:“你今天在哪里遇见了她?”

霍宇川老实回答:“就在JR酒店,这个也是小叔您名下的产业吧?”

霍淮舟颔首,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还在站着的霍宇川,蹙眉道:“你这次回来做什么?不是离家出走吗?”

霍宇川摸了摸鼻子:“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小叔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霍淮舟瞥了一眼霍宇川:“我认为你更适合去游学,需要我再给你打钱吗?”

霍宇川回房后才意识到小叔是在内涵他智商。

……

待霍宇川离开后,霍淮舟陷入沉思。

而后拨通了一个电话:“查一下我名下JR酒店,是否有一位叶初诺的女士入住。”

电话另一头回:“有的,总裁。”

霍淮舟:“定了什么房?”

“是一间标间。”

霍淮舟干涩低沉的嗓音沉默片刻后说:“你找个理由给她升级房型,把我的那间套房给她住,不要让她察觉。”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很吃惊,这间房是总裁给自己备用休息的,从来没有对外开放。

这一次竟然要给一位女士住,还特意打了电话安排,不要让那人发现。

看来这位客人对他们总裁来说是十分特殊的存在。

他们也不敢有所怠慢。

霍淮舟挂了电话,思绪回道了以前。

他自从将叶初诺接到霍宅后,给她的物质生活一直都是最好的。

那么多年一直如此,似乎也成了习惯。

一别四年,好不容易等到她出现回来。

霍淮舟对她弥补的心更是无法压制。

哪怕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不需要他的给予。

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给她最好的。

第十二章

翌日,叶初诺睡到自然醒来。

时间也不过是十点,她不习惯睡懒觉。

呆在房间里也无事做,索性就出了门,去提前看看新入职的地方。

她本来没有想好之后该去哪,但导师告诉自己黎城医学研究所有一个新的实验项目适合她。

叶初诺想总归是要回来的,既然还没有想好,也不妨回来试试。

而且自己确实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

叶初诺逛了一圈后回了酒店。

可是却发现自己房间似乎出了问题,正在维修。

她下楼和前台工作人员说明情况。

“你好,我的房间不能住了吗?”

前台工作小姐接过她递过来的房卡,假装在系统上查看。

期间偷瞟了几眼叶初诺,而后略带歉意的回答:“不好意思女士,您的那间房似乎马桶出了问题还需要维修。”

叶初诺皱眉:“我早上出门前还是好的,这才半天时间,怎么就坏了?”

前台的工作人员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喊来了他们的经理。

经理正是昨晚和霍淮舟通电话的人。

他态度谦逊耐心的回:“不好意思客人,可能是隔壁在装修,顺道将您ʍαλι房间的管道一起弄坏了。”

“为表歉意,我们为您免费升级换一间房,您的房费我们也将退还一半给您,还请您多多包涵。”

叶初诺见酒店的处理如此迅速且慷慨,自己得了便宜也不好说什么。

拿上新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