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跟你说话呢!”尧媱从未见过这么没礼貌的家伙。

阻碍她布水不说,问话不回,甚至是连最基本的礼貌也没有。

就在尧媱气急败坏之际,对方缓缓回过身来。

他的相貌十分出众,如墨的长发仅用一根桃花簪盘起,眉宇间透着一丝清贵,星眸中泛着冰冷,凉情的薄唇微抿。

身穿青色的长衫,在他腰间系着一枚玉葫芦,玉葫芦周围满是仙气禁锢。

尧媱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味,下意识地后退。

只是那人比她还快一步出手,不仅拦住了尧媱的去路,手中的长剑还指向尧媱的命门。

“小小妖精,竟敢为祸人间,本道不收你都天理难容。”说罢,便解下玉葫芦,将尧媱收入葫芦里。

被收进葫芦里的尧媱简直是想骂人。

“你这个臭道士好不讲理,姑奶奶只是想救火而已!”

尧媱气的在玉葫芦中大喊大叫。

“啊喂!”许久得不到回应的尧媱,忍不住吼起来。

“我叫晔,你可以叫我晔道长或者晔。”晔嘴角勾起一抹笑,御剑飞往起火的地方。

尧媱只觉得一阵头晕脑胀,身体不受控制的来回翻转,只叫她想吐。

“人家是个小女妖,你这个臭道士能不能稍微懂得怜香惜玉点。”玉葫芦里,尧媱气恼的开口。

第19章 有种我们单挑

晔似乎觉得吵了,抬手在玉葫芦上轻轻一扣。

里面的尧媱不仅感觉晕乎想吐耳朵还嗡嗡作响,“臭道士,等姑奶奶出去,定要你好看。”

“啊,苍天,你怎么不看看有人欺负小妖精了!”

“闭嘴!”

“再吵,我就把你炼化。”晔口气不耐甚至还有点凶。

尧媱闭嘴了,弱弱地不敢说话。

晔见状,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火势越来越大,晔与城中百姓一起,竟无法将大火扑灭。

眼看着受伤的老百姓越来越多,晔脑海中突然想起刚才尧媱控水的一幕。

下一秒,尧媱从玉葫芦中滚了出来。

外界的光亮令她一时间很是不适,忍不住揉了揉眼。

“臭道士,你怎么舍得放我出来了。”尧媱凑上前再次打量晔的脸。

真的很美,宛如天上的谪仙。

可惜这么美的谪仙竟然是她尧媱的宿敌。

顿时,尧媱心中的美感就减少了一大半。

“我放你出来不是让你看着我犯花痴的,赶紧救火,否则我立马将你收到玉葫芦里炼化。”

晔的严重满是嫌弃,语气中带着恐吓。

尧媱咂咂嘴,若非你刚才拦我,这火压根不会烧起来。

念叨归念叨,尧媱还是认真的施法。

咒语过后,引来倾盆的海水,燃烧的烈火瞬间被扑灭。

城中百姓见状,纷纷在地上欢呼起来。

一些之前找尧媱算过卦的,还称赞起来:“这小姑娘简直就是活神仙呀!”

紧接着,获救的人纷纷下跪,口中高呼:“活菩萨显灵了!”

尧媱尴尬地笑着,她是活妖怪还差不多。

就在尧媱要开口说两句,为自己以后招揽一些生意时,一道强力袭来,她再次被收进玉葫芦里。

“啊喂,你到底有没有人性啊!我都替你灭火了,有你这么对待恩人的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火就是你放的。”晔清冷地说完,无视底下百姓的呼喊,腾云离开。

林间飞鸟过,乌啼声不断传来。

至尧媱作妖以来,便对乌鸦的叫声特别敏感,但凡听到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臭道士,7V你又要带我去哪?”尧媱躺在玉葫芦里,翘着二郎腿。

晔:“……”

“我告诉你,我是个好妖,已经受到神仙的点化,你不能抓我的。”尧媱想哭。

晔:“……”

尧媱:简直是太憋屈了。

“有本事你放我出来,我们打一架好不好。若你打赢我,我在任你处置。若我打赢你,你放我离开好不好。”

晔:“……”

一道光亮过后,尧媱又从玉葫芦里滚出来。

尧媱:“!!!”

“该死的臭道士,姑奶奶今天不揍扁你,就跟你姓!”

尧媱腾云而起,妖力吹着水袖翻滚,像长蛇一样朝晔脸上飞去。

不挠花他的脸,她简直枉为妖精。

眼看着就要打到,晔一个侧脸便躲过了。还将尧媱的水袖打了个稀烂。

可笑的是,尧媱都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招的,更别提是用什么武器干掉她水袖的。

尧媱有些气,但尧媱不轻易认输,抬手间,天地晃动,黑云遮月。

第20章 雷声大雨点小

树上的鸟儿被这番异动吓的四处逃散,晔也被眼前壮举唬的微愣。

尧媱得意万分,然,就在下一秒,只有几滴雨点落在尧媱脸上。

晔嘲讽地声音极大的穿进尧媱耳中:

“好大的神力,如此大的动静,竟只下了几滴雨,属实让人钦佩。”

尧媱多少有几分恼羞成怒:“钦佩你大爷啊!”

她一头撞过来,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晔站在原地没动,在尧媱靠近时,云袖翻飞,强大的风力朝尧媱那边劈去。

围帽被风掀飞,宛如瀑布一般的秀发披散开,露出尧媱那半张倾城的脸来。

尧媱慌乱的捂住长了可怕红斑的脸,别过脸,生怕晔看到她的丑样子。

然而,晔已经看到了。

不仅看到了,还看得很入迷。

他一点都没有露出一丝嫌弃那红斑的眼神甚至还多了一些尧媱看不懂的情愫在其中。

“我知道我长得丑,但你也没必要一直这么盯着人家看吧。虽然我是个妖,但我也是个女妖,也是有尊严的好吧。”

尧媱骂骂咧咧地将地上的围帽捡起来,重新戴在脸上。

晔收回视线,脑海中那一幕却怎么也消散不了。

尧媱刚才回头的那一刻,神情正与他梦中的女子一样。

就连脸上的伤疤,也一样。

晔,也没有记忆,从他醒来就在天通门山下,后来被他的师父,天通门掌门带回去。

晔,有法术,还很高强。便被当成继承人来培养。

如今,晔将要继承掌门之位,此番下山是为了游历。

“今日不打了,算平手,我们改日再约。”尧媱在空中用灵力画了画,递给晔又道:“这是我家地址,等你有空了,我们在打吧。”

话落,尧媱也不等他是否同意,转身撒腿就跑。

然而,没跑了几步,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了回来。

“臭道士,你对我做了什么?!”尧媱简直要气死了,愤怒爬上了眉眼。

晔心情大好,解释道:“你这小妖诡计多端,本道长料定你打不过定要逃跑,故先用捆仙绳将你捆了。

虽不限制你的自由,但若你想逃,或者离得远了,捆仙绳便会自动将你弹回来。”

“混蛋!”尧媱大骂。

晔心情颇好的走远了,待他走到一定的距离,还留在原地的尧媱像箭一样飞了出去。

“啊--”

这般惊恐的声音,连乌鸦都吓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