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儿啊?”

  御泠风站起身,将风帘推开,望着窗外的景色。

  各种说不出名字的花,争奇斗艳。看着鲜花仙树,御泠风却没有丝毫的惬意。

  走到门前,刚打开门,便发现有两个美艳的女子守在门口。

  两名女子看到御泠风后,直接转身将其拦住,同时显露出魔王的修为。

  御泠风一脸惊讶,魔王?那都是跟神王等同的人物,在神界,神王都是顶尖的存在,结果在这里,就是看门的?

  酥儿是有多重视自己啊?派两个魔王来看着自己。

  “真的不能放我出去吗?”

  “魔后殿下,得罪了!”

  两名女子粗暴地将门关起,还灌注了魔气,令御泠风不得靠近。

  御泠风泄气地坐在椅子上,叹道:

  “简直无情。”

  随后,想到了什么似的,惊讶道:

  “什么魔后殿下?我什么时候成魔后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酥儿,真的有那种想法?”

  “完了完了,养出了一个冲师逆徒,怎么办怎么办?”

  “以前看那些冲师逆徒的小说,还觉得挺好玩的,现在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裂开。”

  正碎碎念着,门,突然开了。一道高挑的身影缓缓走进,对御泠风展颜一笑的同时,还不忘反手将门紧紧关上。

  “师尊,酥儿来了。”

  寒酥笑得很甜,但眼神凌厉,好似在打量着自己的猎物。

  “酥……酥儿。”

  寒酥缓缓靠近御泠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听说,师尊想逃出去?看来,师尊很不乖诶。”

  御泠风站起身,有些害怕地往后退,虽然小徒弟的身高也就到自己的下巴,但对方的威慑力,太强了。

  两人一个进,一个退,不知不觉,御泠风退到了床边。

  “师尊,你在怕酥儿?”

  嗓音悦耳,却带着一丝挑衅与不满。

  闻言,御泠风内心有些慌乱,后腿磕到了床板,重心不稳,不由得向后倒去,仰躺在了床上。

  寒酥微微一笑,弯下腰,欺身上前,左掌撑着御泠风脖颈旁的床垫,魅惑的双眼直视御泠风慌乱的眸子。

  “师尊,你好像,有点紧张呢。”

  说罢,娇躯向下,微微压在御泠风的身上。

  御泠风仰躺着,被寒酥床咚,内心狂跳不止,脸庞微微发红。

  寒酥见到这样可爱的师尊,内心欢悦极了,小脸靠在对方的胸腔上,笑着挑逗道:

  “师尊,你的心跳,很快哦,是不是,喜欢酥儿这么对你呢?”

  御泠风正要解释,却发现寒酥的仙颜,在眼前逐渐放大。

  “别这样,酥……唔。”

  寒酥双臂紧紧抱住御泠风,闭上眼,小脑袋向下压,尽情吮吸着唇上的柔软。

  “唔!”

  似乎感觉到师尊的抗议,寒酥睁开了双眸,看到御泠风眼中的挣扎后,女帝心软了。

  抬起头,怜惜地看着御泠风,说道:

  “师尊,你不开心吗?”

  御泠风沉默了,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被亲吻时,一种异样的情绪盈满内心,感受到唇齿间的柔软时,竟然还有种享受的感觉。

  自己,这是怎么了?

  看到御泠风眼神茫然,寒酥内心闪过一丝慌乱,自己的进攻太急促了吗?师尊会不会因此厌恶自己?

  想到此,寒酥内心害怕极了。连忙抱住御泠风,小脑袋贴在对方的脖颈上,带着哭腔说道:

  “对不起,师尊,酥儿太急了,师尊,你原谅酥儿好不好?”

  御泠风看着寒酥的双眸,其内包含着害怕与惶恐,像极了数十年前那个无依无靠的小萝莉。

  内心一软,轻抚寒酥的玉背,安慰道:

  “酥儿别怕,师尊在。”

  听到安慰,寒酥抱得更紧了,似乎十分害怕师尊会厌弃自己。

  这就苦了御泠风,以前是萝莉少女,抱得紧一点自己还能承受,可现在这么搞,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啊。

  “咳咳,酥儿,你发育得太好了,能不能,松一点?为师快喘不过气来了。”

  寒酥一听,脸微微红了一下,但又迅速恢复正常,连忙松开师尊,说道:

  “师尊,对不起,能不能,原谅酥儿?”

  双眸楚楚可怜,直直地看着御泠风,眸底藏着一抹阴翳,似乎,如果听不到想要的答案便会迅速爆发。

  “唉,为师原谅你便是。”

  习惯性地伸手,想捏一捏寒酥的脸,但又突然想到小徒弟都长大了,不能随便捏,便放弃了。

  见师尊伸出手,好像要捏自己的脸,寒酥内心一喜,笑容都还没来得及展开,又发现对方将手放下。

  眼神一凛,闪过一丝压抑的愤怒,直接抓起御泠风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说道:

  “师尊想捏就捏,酥儿永远是师尊的。”

  听着这话,御泠风面色古怪,看来,自己是没有退路了?这逆徒,执意要冲为师?

  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内心居然还有点小期待?这也太羞耻了吧?

  我到底是什么心态?

  寒酥趴在御泠风的身上,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盯着御泠风的双眸,问道:

  “师尊,酥儿再问你一次,你喜欢酥儿吗?”

  御泠风沉默不语,说实话,酥儿现在的样子,是真的长在自己的审美上了,但,这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小徒弟啊,对方突然孝心变质,自己一下子接受不了。

  寒酥见御泠风久久不语,眸低的暗芒若隐若现,片刻后,勉强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师尊现在可以不回答,但酥儿下次问的时候,就一定要跟酥儿说说你的答案了。”

  说罢,寒酥似乎有些不悦,直接站起身,开门离去。

  寒酥离去许久,御泠风的心跳才恢复正常,回想起刚刚寒酥的神情,御泠风暗自疑惑,之前,自己好像在寒酥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厉芒?

  不会吧?酥儿黑化成了病娇?我如果说不喜欢的话,她不会刀了我吧?

第八十四章 大碗牢饭

  数日之后,御泠风百无聊赖地站在窗前,暗自呢喃:

  “唉,这跟坐牢似的。根本出不去,好无聊啊。”

  “再搁这待下去,搞不好就真的成为魔后了,不行,我得找个时机,逃出去。”

  这几日,寒酥天天都会来御泠风这儿,仗着御泠风没有修为,便各种挑逗,撩拨御泠风的心。

  同时,寒酥不知道在向谁学习,撩拨御泠风的技术越发高超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