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啊你有福了,这是老爷给你买的新手机,里面有电话卡。”

陆言不敢伸手去接,“严老,我……”

“拿着吧,只是一个新手机而已,你一个人在医院,我们这样跑来跑去也不是太方便,你拿着手机,我们也好联系你。”

陆言自然不想麻烦他们,这才收了手机。

“谢谢严老。”

老杜调侃道:“这姑娘,怎么还叫严老,昨儿我们老爷不是已经认你做义女了吗?”

严老看向陆言,也一脸期待。

陆言张了张嘴,憋了好半天,叫了一声:“义父。”

严老脸上的笑意,明显扩大了几分。

但一想到她的病情,严老脸上又多了几分愁容。

“陆言,你去m国的签证我差人去办了,但是办证的机构说,需要一些身份证明,比如说身份证这些。你有吗?”

“没有,我跳海的时候,身无一物。”

严老和老杜面面相觑,皆是倒抽了口凉气。

看样子,这姑娘当时,是一心寻死啊。

严老思忖道:“如果是其他问题,花点钱机构都能办妥,但是没有身份证明,这是个问题……陆言,你之前在帝都工作,还有其他家人吗?我可以帮你去联系,让他们把你的身份证寄过来。”

家人?

她在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亲人,一个是温晴,一个是小相思。

可如今,温晴已经死了。

至于小相思……

她现在能不能活下来,还不好说。

而且,她并不想让裴昱慎知道,她还活着。

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就是这样,老死不相往来。

“我没有家人了,我妈不久前过世了。”

她只有她自已了。

一旁的老杜闻言,也不免叹息:“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严老想了半天,眉心忽然舒展,“我想到一个法子,但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陆言洗耳恭听。

“你可以用我亲生女儿的身份,不过以后,你就要顶着严欢这个名字了,你要是不愿意,我再想别的法子。”

严欢?

陆言红着眼眶笑了,“严老,你怎么会问我愿不愿意呢,应该是我问您,您会不会介意我用您女儿的身份。”

“我女儿被人抱走好多年了,我虽然一直在找她,可也没抱多大希望。你与我有缘,现在我又认了你做女儿,我自然是愿意的。你呢,陆言?”

她做了二十四年的陆言,太苦了。

如果可以有选择,她再也不想做陆言了。

哪怕是做个阿猫阿狗,都比陆言过的肆意自在。

何况是做严欢呢?

她自然是愿意的……

只要不做陆言,做谁都好。

第110章 裴昱慎来南城了

“你说什么?义父让陆言用严欢的身份去办签证?陆言算什么东西,她不过就是义父随手捡来的阿猫阿狗罢了!”

得知这件事的严皓月,快气疯了。

当年,她被严老从福利院带走,严老也是帮她取了名字。

严皓月。

皓月的意思是,皎洁明亮的月亮。

一听这个名字的寓意,便知道这是众星捧月的意思。

当时的她,很喜欢这个名字。

成为严老的义女后,她不用继续在福利院忍受欺负,不用再吃隔夜饭菜。

从她成为严皓月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便像是开了外挂一样。

可这名字再怎么众星捧月,也比不上严欢那个名字啊。

严欢,那是严老的亲生女儿。

取“欢”字,是因为父亲对女儿只有一个期待。

那便是一生平安喜悦,嬉笑欢颜。

严皓月对电话那边的助理说:“这个陆言究竟什么来头,听义父说,她从前在sy工作过,她不会是sy集团派来的间谍吧?”

“你去查一下,她要真是对方派来的商业间谍,我一定会捏碎她。”

不管这个陆言有什么目的,她都不会让她得逞。

……

一周后,去往m国的签证办下来了。

严老将一个牛皮纸袋递给陆言,“这里面是去m国的身份证明和签证资料,你收好。”

陆言接过那份沉甸甸的牛皮纸袋,手指攥紧。

“感激”两个字,已经不能言表。

陆言眼眶湿热的吸了吸鼻子,苦涩道:“严老,你是我的恩人,就连我的亲生父亲,也没这样对过我。”

说来可笑,她第一次感受到父爱这种东西,竟然是从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身上感受到的。

乔帆,从未给过她父爱。

严老拍拍陆言的肩膀,“我问过韩青了,韩青说你的病情不能再拖了,现在签证已经办妥,你即刻启程去m国吧。我已经让韩青托人联系了梅奥诊所,你到了那边,会有人接你的。你应该会英语吧?”

陆言点头,“会。”

她是高等学府毕业的,英语专八,语言方面,不会有问题。

严老又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这是全球都可以刷的信用卡,你到了那边治疗,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要是需要现金,随时给我打电话,我派人给你汇过去。”

陆言看着那张银行卡,眼眶湿的更厉害了。

见她愣着。

严老将信用卡塞进她手里,“拿着,我知道你心里过意不去,等你病好了,以后再还给我,三分利,你可以先赊账。”

陆言哭着笑了,她握着银行卡说:“好,三分利,以后我会还给您的。”

“这就对了,人活着,要念着以后。你可不能再想不开,你还欠我三分利呢。”

“严老,谢谢。”

陆言目光郑重,微颤的声音里,满是无法言语的感激和感动。

她攥紧那张银行卡,心脏处软化塌陷。

原来一直吃苦煎熬的人,真的不需要太多甜的,只要一点甜就够治愈了。

那点甜头,足够支撑她,活下去了。

严老哪里是救了她一命,分明是把她陷在泥潭里拔都拔不出来的人生,整个托起来了。

如果说,上天对她还有一丝怜悯的话,那便是让她有幸遇到了严老。

“严老,我会好好活下去,你放心吧。”

就算是为了报答严老,她也会好好活下去。

严铮从病房刚离开。

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严琛。

“义父,sy那边来人了,裴昱慎亲自来的,现在人在集团的一号会议室里,等您过去签约。”

“好,我马上过去。”

……

风行集团,会议室里。

男人站在窗边,背影挺拔宽阔。

很快,严铮和严琛都到场了。

“薄总,初次见面,久仰大名。”

严老上前,和裴昱慎握手。

谈判一切顺利。

一个小时后,风行集团和sy签订供应链协议。

这次,裴昱慎来南城,随行只带了徐正一个助理。

严铮有些诧异,“我真没想到,薄总会亲自来南城签约。”

“我这次来南城,不止是来做生意。实不相瞒,我来南城,和风行集团签约只是顺道,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想请严老帮忙。”

“哦?薄总做不到的事情,难道老朽能帮得上忙?”

这个裴昱慎,严铮一早就有耳闻。

sy这个公司,是在读博的时候创立的,成立于六年前。

接着,创始人被害入狱,坐了三年牢。

再接着,出狱,仅用了三年时间,将sy从一个创业型公司,一手做大,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巨大财团。

他的过去,像是一团绚烂迷雾,危险至极又令人心生好奇。

但裴昱慎的手段,可见一斑。

杀伐果决,决策雷厉,是商业奇才,更是绝对的上位者。

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裴昱慎态度很真诚,“我知道严老在南城这块地界的威信,也清楚严老在南城的人脉,我的人脉和势力都在北方,南边,严老说了算。实不相瞒,我想请严老帮我在南方找一个人。”

“寻人?”

裴昱慎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严铮。

严铮接过一看,沧深的眸子微变,但面上,不显山不露水。

他问:“这位是?”

“她叫陆言,是我的妻子。”

“……”

严老愣了几秒。

陆言说,她在帝都没有家人。

可裴昱慎却说,陆言是他的妻子。

这其中,想必有什么难言之隐?

严老自然是站在陆言这边的,陆言死里逃生,却不联系裴昱慎,想必是有她的苦衷。

他抬手推了下眼镜,拧眉道:“我见过她,两个月前,我在她手里买过一套房子。可我没想到,她一个小小的销售,竟然是薄总的妻子。”

“严老,若你有她的消息,还请告知我,只要您能帮我寻得她一点消息,任何条件,你随便开。”

他看向裴昱慎,沉声道,“好,我会尽力。不过薄总办不到的事情,老朽恐怕也是爱莫能助。”

裴昱慎微微颔首,自然明白。

“麻烦严老了。”

等裴昱慎和徐正离开。

严琛看着那张照片,皱了皱眉头:“义父,昨晚我问了陆言,她说她不认识裴昱慎。”

“那丫头,看起来心事重重的,要不是被逼到绝境,也不会跳海。裴昱慎的深浅,我们现在还摸不透,陆言的事情,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