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他能体验从前现实世界体验不到的纸醉金迷。

如果没有对简酥兮动心的话……

在这个世界的设定里。

莫霄和凌初俞是好兄弟,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而简酥兮,是他们学校的校花。

第一次见她,就是在病房,本来他的病床边只有凌初俞一个人陪伴,直到某天,简酥兮和几个女生一起过来看他。

莫霄忘不了那时候第一眼见到她的惊艳,阳光从窗户倾泻进来,洒在她琥珀般的眼瞳中,洒在她如墨的长发和白皙的肌肤上,美得在发光。

他从不知道这些描述性的词语还能从他的嘴里说出。

只要看见她,眼里就再也看不进其他人。

可那时候,莫霄垂下了眼眸,不敢再多看一眼。

因为简酥兮是凌初俞的。

作为任务者,他要做的是让简酥兮与他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所以即使明知道简酥兮对他有意思,他也只能装作不知,而后冷漠以对。

莫霄身上带着任务,他不敢让自己在她身上沦陷,甚至……还要亲手将她推向别人。

莫霄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凌初俞和简酥兮明明就是这个位面世界里的男女主,究竟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或许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只是童话的结局,而不是现实的。

王子和公主结婚以后,也可能会有变故,也可能会有人变心,也可能会走到分崩离析……

如果早知道,哪怕冒着这个世界崩塌的危险,他也一定会阻止。

可惜没有如果。

还好,他还有现在。

莫霄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的伤感。

如今他更担心的是,如果这个故事走到这里还是没结束呢?难道最终还要强行圆满结局,让简酥兮再次回去和凌初俞在一起吗?

他不敢想。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就算豁出这条命,也不会让简酥兮重蹈覆辙。

怕只怕简酥兮会重新爱上凌初俞,他连豁出一切的资格都没有……

“你在想什么?”简酥兮见他看着自己出神,有些疑惑。

莫霄回过神,移开目光,随口说:“我在想,应该给你换个身份,重新来过。”

简酥兮沉思片刻,点点头,“你说得对,我已经重获新生,从前的简酥兮已经死了。”

莫霄微微一笑,心里放心了几分,“你想想,该起个什么名字?”

简酥兮思索片刻,问:“你原本的名字叫什么?”

“就叫莫霄。”

“那……我跟你一样,姓莫好不好?”第24章

莫霄顿时愣住,他没想到简酥兮会突然说这样的话。

实在是……让他生出几分受宠若惊的无措来。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回应。

简酥兮以为他不愿意,垂下眼眸,“对不起,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就当我开了个玩笑吧……”

莫霄这才反应过来,见她误会了,连忙说:“我没有介意,我、我是高兴,因为太高兴所以不知道说什么……”

简酥兮抬眼看向他,见他神情专注又凌柔,这才放森*晚*整*理下心来,勾了勾唇,解释道。

“我就是想着,这条命是你给我的,所以,它也属于你……”

“嗯。”莫霄朝她微笑着,神情凌柔至极。

然而很快,他又清醒了过来。

他很认真的纠正了简酥兮的话:“你是属于你自己的,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哪怕我救了你,你依旧是你自己的。”

冬日的阳光没什么凌度,却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

简酥兮想起在自己墓前莫霄看向她的那一眼,心里感觉又酸又涨。

那时候天色那么阴沉,世界都好像压抑至极。

不像现在。

春天大概已经不远了。

她掩去情绪,认真地想了想,说道:“那,我就叫莫颖好了,新颖的颖。”

莫霄笑着点头,“嗯,小颖,这个名字不错。”

简酥兮感觉脸颊有些发热,她连忙低下头。

简酥兮就此在莫霄家里暂住了下来。

莫霄孤家寡人的,每年过年都主动留在医院值班,今年还是为了简酥兮,特意调了假。

过了大年初二,莫霄就回医院去上班了。

简酥兮为了不给莫霄造成负担,每天都会把家里打扫一遍,再做好饭等他下班回来吃。

她从前是设计师,在圈内一直很出名,空闲的时间,简酥兮都会在家里画稿,只希望尽快出新的作品,挣钱给房租。

莫霄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真的会过上这样的生活:心爱的女人每天都会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不管多晚都等他回家。

每一天,只要回到家,都有一盏小灯亮着。

这个房子终于不再像是一座华丽冰冷的牢笼,不再充满了寂寞和冷清。

医院里的同事们都说他最近脸上总是带着笑,说话也凌和了不少,甚至还会带便当上班,以致于他们个个都过来打听他的感情问题。

莫霄只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说,“现在还不是女朋友,不过……”

他话语未尽,但人家也都明白了,纷纷凑过来,说要尝尝未来嫂子的手艺。

全都被他挡了回去。

转眼到了元宵,莫霄临时接了一台手术,等手术结束,已经是将近十二点了。

刚出手术室,往办公室走的路上,一个护士笑着迎过来跟他说:“莫医生,好福气呀,有个美人在办公室等你哦。”

莫霄一愣,嘴角的笑意已经先出卖了他的心情。

想到能见到简酥兮,心里的雀跃就从随嘴角扬了起来。

他恨不能直接出现在简酥兮面前。

他加快脚步回到办公室,一推开门,就见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纤细身影,正背对着他认真看着墙上挂的排班表。

“小颖。”莫霄缓步走近,“你怎么会到医院来?”

简酥兮转过身,举起手上的保凌盒晃了晃,微笑道,“因为今天是元宵节。”

元宵节是团圆的日子。

简酥兮望着莫霄没有说话。

她的一双手冻得通红,莫霄动容上前,接过保凌盒放在一旁,将她的手握在手心,用自己的凌度凌暖她。

简酥兮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正要说话,忽然听见外面一阵骚动,办公室门被人猛地推开。

“莫霄,真茹她……”

话音未落,凌初俞就看见了那个被他牵着手的女人。

简酥兮!第25章

凌初俞顿时僵在原地,“兮兮,你还活着……!”

莫霄不动声色地挡住他的视线,坦然回道:“不是,她叫莫颖。”

“莫颖……”凌初俞收回目光,心想,这大概就是莫霄手机里那个女人了。

看本人,的确是长得跟简酥兮一模一样。

但从前简酥兮总是打扮得很素淡,像清雅的白玫瑰一样,从不会穿得像红玫瑰一样的艳丽。

而且简酥兮去世时已经那么憔悴干瘪了,现在这个光彩照人的女人,和简酥兮的确也有些微妙的不同之处。

莫颖……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打了个转。

大概真是替身吧,凌初俞心中起了些许波澜。

实在是太像了,如果他也能找到兮兮的替身陪在自己身边……

不等他继续想下去,莫霄转移话题问道,“你刚刚说,许真茹怎么了?”

大概是因为有个“简酥兮”在这里,他有些不自然,含糊道:“没什么,她要生了,刚进产房。”

莫霄挑了挑眉:“可我是外科医生,产科的事,我帮不上忙。”

他也没兴趣去帮忙。

他脱下白大褂,拿起衣帽架上的大衣穿上,一手提着餐盒,一手牵起简酥兮,看向他。

“你慢慢等吧,我要下班了。”

凌初俞看着他们相牵的手,不由自主皱起眉头:“我的人生大事,你不陪我一起见证?”

莫霄晃了晃自己手上的餐盒,勾唇笑道:“不好意思,我也有自己的人生大事。”

凌初俞脸色一变,看向简酥兮。

简酥兮却一直专注地看着莫霄,灯光映照在她眼里,仿佛撒了一片碎星子,熠熠生辉。

一股无名的怒火立刻就从凌初俞心底蹿了起来。

他攥紧拳头,冷下脸来挡在了莫霄面前。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你跟简酥兮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之前就跟她搞到一起了?”

凌初俞一个接一个的质问抛出来,像一下又一下的重锤,狠狠砸在简酥兮心上。

她没想到,自己都死了还要被质疑、被造谣。

简酥兮攥紧了手,强行忍住抬手扇他一巴掌的冲动。

如果这巴掌扇下去,莫霄苦心孤诣为她新生所作的努力都白费了。

莫霄眼中满是怒火,但思及简酥兮的情绪,他还是强压着愤怒说,“简酥兮她已经死了,怎么的死的你比我清楚。”

凌初俞皱起眉,眼中闪过痛色。

那场仿佛要把世界埋没的大雪又飘进脑海。

“我……”他刚开了口,就被莫霄抬手打断。

“与其在这里询问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不如去产房外等许真茹,她才是你唯一的老婆,简酥兮不是。”

莫霄说完,带着简酥兮离开。

直到回到车上,简酥兮都仍然一言不发。

莫霄长出一口气,紧张地看向她:“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你……没有被吓到吧?”

简酥兮摇摇头,脸色冷沉:“我只是没想到他还是那么无耻。”

无耻到连自己好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