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流产

医院,沈欣沄跛着脚,穿着蕾丝睡衣从背后抱住了陆准,暧昧的蹭着他的胳膊:“晋瑜,你什么时候才会娶我?”

“等她生下孩子,我们就离婚。”

想起那女人现在在陵园,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可怜兮兮的哭泣,陆准有些烦躁的掐灭了烟。

转身,看见沈欣沄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蹙了蹙眉,为她拉上:“太晚了,睡吧。”

“你是不是嫌弃我不能生孩子……”

见陆准要走,沈欣沄急忙拉住他,带了哭腔,长睫颤抖,“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可以治的,晋瑜你放过桑浅吧?那个孩子本来就不健康,生出来万一有残疾……我保证,一定会好治病,给你生好多孩子……”

看着陆准蹙眉,沈欣沄双眼含泪:“都怪我没用,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简直就是废物!”

“欣沄,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陆准心里一疼,想起十二年前自己出事,如果不是沈欣沄救了自己,并且守在医院窗前一直喊着自己的名字,他可能根本无法醒来。

“如果你不想跟她离婚,我可以走的,我愿意退出你们的世界……”

沈欣沄梨花带雨,看到陆准心里一阵酸楚。

桑浅,那个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她,欣沄根本不会如此痛苦。

他安抚了沈欣沄,“我明天会让医生给她做引产手术,不许你再胡思乱想!”

沈欣沄趴在他的怀里,嘴角露出邪肆的笑。

……

从陵园到别墅,桑浅将这几年在脑海过了个遍,她和陆准,还是有缘无分。

到了别墅,猛然看见大门开着,桑浅下了车,疑惑的进去,忽然被旁边窜出来的吴妈拦下:“少奶奶,你快走,你快点走!”

“怎么了吴妈?”

“他们……”

吴妈话音未落,屋内的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提着工具箱就往外走,“她在那儿!”

吴妈跺脚,“现在来不及说了,少爷怀疑你肚子里孩子是别人的,为了不让沈小姐伤心,他现在找人要流掉你的孩子,你快点走吧,少奶奶,算我求你了!”

吴妈看着善良的桑浅,心里为她捏了把汗,少爷也真是糊涂,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心里咯噔一下,桑浅脸色瞬间惨白,他当初说为了沈欣沄要留下这个孩子,可现在又因为沈欣沄几句话就要打掉孩子,沈欣沄果然是他心尖上的宝。

吴妈一个劲儿往外推,眼看医生就要来了,桑浅顾不得那么多,转身就往外跑。

在门口上了司机的车,就赶快催促道:“快点走,师傅,求您!”

“别让她跑了!”

后面传来医生的叫声,吴妈一己之力拦住了他们,司机也加快了油门:“少奶奶你放心,你对我那么好,我这次就是丢了工作也会帮你!”

“这少爷也真是糊涂,怎么能这么对你……”

桑浅眼眶一酸,险些落泪,一个外人都尚能分辨是非善恶,可陆准怎么就能这么狠心。

眼泪猝不及防,她颤抖着按着抽痛的小腹,安慰道:“宝宝,妈妈绝对不会让别人害你,哪怕那个人是他也不行!”

第九章 有本事你就自杀!

司机师傅将她放在老宅的路口,桑浅撑着腰往前走,找到了个电话亭,立刻打给了沈庭:“沈庭,我……”

“你在哪儿?我现在过去!”沈庭听她说了情况,就赶紧出门。

挂断电话,寒风袭来,她抱紧了纤瘦的肩膀。

眼泪止不住,却不是为了陆准,而是在自己走投无路时,原来还有人可以依靠……

桑浅蹲麻了率粥,身后忽然传来嗓音:“原来你在这!”

她回头,肩膀上却忽然结结实实挨了一个闷棍,看清了沈欣沄的脸,紧接着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绿轴 ……

“孟总,这女的肚子里还怀着孕呢,你一定会喜欢!”

“好好好,一切都好说!”

后脑剧痛,光亮从眼皮透了进来,桑浅掀开眼皮,就看见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朝自己走来:“哟呵,醒了?也好也好,省的我费心叫醒你了!”

“唔唔唔!”

她被绑着手脚,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解开外套,领带……

眼睛蓦然睁大,男人扑过来将她抱住,桑浅吓得全身都颤抖着。

搁在床头柜的电话忽然想了,男人蹙眉,去接电话:“我知道了!替我谢谢莫总。莫总都肯把自己妻子送给我,城西的那块地我一定让给他啊!”

听着中年男人的笑声,桑浅一阵阵头皮发麻。

陆准……居然拿她换一块地?

“你别过来!”

桑浅脸色苍白:“是谁……是谁把我送给你的?”

虽然心中已猜出大半,但却还是不愿相信。

“啧,你那个老公啊。我劝你别挣扎了。我上次就跟他提了嘴说看上了,谁知道这不到两天就把人给我弄来了。这陆准还真是爽快人……”

“啊!”

桑浅照着男人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血腥味弥漫,她双目猩红。

陆准!

你就这么恨我吗!

往日恩情烟消云散,这一刻,她才真的醒悟,她对他,早就不该有一丝期待!

“妈的,臭娘们,敢咬我!”

孟总一巴掌甩在桑浅脸上,疼得她耳鸣。

“我不信,一定是沈欣沄干的,是她干的,陆准不可能这么做!”

脸上浮现出五个手掌印,孟总嘶了声,揪着她的头发。

说着他拿出了手机点开:“孟总?人送到了吧。”

陆准质地清冷的声音透着话筒传来,桑浅彻底绝望,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脚踢开了孟总。

“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她凌乱的抓起水果刀,搁在自己脖子上,孟总啐了口:“死啊!你看你死了他会不会在乎!”

绝望,痛苦,难堪……种种情绪席卷而来。

她只爱过他一个男人,可是他却怀疑孩子不是他的……

“有本事你就自杀!”

孟总狰狞吼叫,桑浅决然一笑,孩子,妈妈护不住你了,我们一起走……

桑浅握紧刀柄,用尽全力将刀子送入了胸膛。

原来只有这样,心才不会痛。

原来痛到极致,剩下的只有麻木。

这一刀,终于切断了她对陆准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