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珩心中一慌,将菜单递给侍者的手一顿,但很快恢复如常:“我来吃过。”

他面不改色。

不过他也没撒谎,他确实吃过。

林逾静没有追究,其实对她来说,周珩有没有前世的记忆不重要。

她都不会再与他在一起。

只是,没有记忆的周珩,她总是会把他和前世的他分割开来,做不到真正的恨。

但她已经不想再试探。

周珩开口找话题:“你原本要和顾景去吃饭?”

林逾静淡定中带着理直气壮:“他向SMIL的总监推荐了我做女装的代言人,我很感谢他,所以就请他吃饭。”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周珩眉眼沉下来,声音冷了几分:“不就是一个代言人,你想要什么代言,我随时都能给你。”

林逾静看他一眼:“谢谢薄总的好意。”

周珩见他问什么,林逾静就答什么,心情好了一些。

不过第一次知道后悔怎么写,要不是他把《霜降》林逾静的角色换掉,她也不会去参加恋综,就不会有顾景什么事。

周珩还没说什么,陆续就有服务员进进出出开始上菜。

很快,菜就上齐了。

“吃饭。”

周珩拿起筷子,眉宇间有些柔和。

吃饭的时候,林逾静遵守着家里的规矩,食不言。

周珩时不时的看她一眼,见她眉眼低顺,脑海中不禁想起一些记忆。

在他还未迎娶恩恩时,她最喜欢去“芳柒酒楼”,不止是因为菜单,还是因为酒楼的名字和她有一个字是相同的。

吃饭时,她喜欢坐在窗边,还会说个不停。

“阿尧,你尝尝这个,无言独上西楼,很好吃。”

她还会抢他碗里的东西。

他也同样默不作声再将她碗里的东西夹回来。

而她也会故作生气的唤他:“君临尧……”

想起这些,周珩忍不住嘴角轻勾。

很快,两人吃完饭,服务员将菜都撤下去,为两人换上甜点。

周珩擦了擦嘴,举止优雅矜贵:“这顿饭,还满意吗?”

“满意。”

林逾静转身,从包里拿出两个盒子,一一打开放在两人桌子中间。

锦盒里装着一对红色的珍珠耳环,是前两天周珩送给林逾静的礼物,一个则是薄老太太上次送的玉镯!

“还给你。”

第五十四章 离婚

林逾静看着他,目光坚定。

周珩心跌入谷底,面色瞬间如同黑夜般冷沉。

“我周珩送出去的东西,绝对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我知道,这对耳环,是你三年前从欧洲拍回来的,价值百万,而另一个手镯,是奶奶传给孙媳妇的,这些,都不是我应该拥有的。”

林逾静说得坚定决绝,说完不顾周珩在发怒边缘,又从包里拿出一份协议,递到他面前。

“你说过,合约到期,我就可以跟你说离婚的事情,合约到期日期,刚好就是今天!”

话音落下,屋内的空气仿若凝固起来。

周珩只感觉一盆冷水泼在了他头上,让他有怒也发不出。

他掀开合约,就看见“离婚协议书”五个黑体加粗的大字映入眼帘!

周珩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翻开最后一页,果然,林逾静已经在上面签字了。

室内一改之前的和谐气氛,骤然冷了几个度。

周珩直接拒绝:“不可能!”

他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越来越不顺眼。

林逾静早就预料到了他会拒绝,可却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

她解释道:“因为我们是协议结婚,并不是真正的夫妻关系,所以我净身出户,并且离婚后,我会隐瞒我们两个的关系。”

“我也会把三年前,向你借的两千万还给你,只是,我需要分期付款。”

“从今以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

周珩看着林逾静,只见她面无表情,瞳孔中也没有任何波动。

他就知道,她早就已经打定主意了。

周珩攥了攥拳,冷嘲一句:“你还真是大方。”

林逾静听着他的嘲讽,心中有些酸涩。

下一秒,周珩冷哼一声,直接将离婚协议扔进了垃圾桶。

林逾静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依旧淡定坐在那里:“就算薄总扔掉协议也没用,协议时间已到,薄总不是生意人,最遵守协议内容吗?”

周珩被气笑了。

“虽然协议失效,但结婚证可是真的。”

林逾静身体一僵。

他们无非就是从协议夫妻变成真夫妻罢了。

周珩心底得意。

林逾静紧了紧手,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薄总是不是忘了,分居两年,夫妻自动离婚。”

不说周珩忘记了,就连林逾静自己都忘记了这一点。

周珩听到她这样说,黑眸更加幽深,

可他还是压制住了那股怒气,退一步,认真地说:“我只想你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林逾静想也没想,就说:“我拒绝。”

如果这句话换到一个月前,都会令她十分欣喜,可现在……

周珩有些恼怒,脑海中顿时想起她和顾景在一起的画面,心中涌起一股醋意:“我这个正派的丈夫不能追求你,顾景就可以追你了?”

林逾静冷笑一声:“顾景温柔体贴,会帮我,不会强迫我,更何况和你这三年,已经浪费了我的青春,我们离婚后,我自然是要有新的恋情,顾景很好。”

第五十五章 真心假意

周珩顿时火冒三丈,肚子里醋海翻腾,平时在商场上面不改色的谈判技能都失效了。

他在心里对着顾景一个劲的挑剔。

周珩一个不小心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顾景情史丰富,对你或林不是认真的。”

林逾静冷笑:“谁是真心,谁是假意,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说起来,我的情史不是也很丰富吗,薄总你的身边女人也不断,还是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周珩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那些女人和我没关系!”

“够了!”林逾静面色冷沉,提高了音量。

她回想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压抑在心头的委屈涌上心头,看着他诉说。

“周珩,和你结婚这几年,我只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放弃,你从来没把我当成你的妻子,也对我毫不在意,你放任你的不在意伤害我,你凭什么说你喜欢我。”

周珩脸色一变。

林逾静继续说道:“你自以为的喜欢和追求,只不过是你男人的占有欲罢了!”

周珩心口传来一阵钝痛,面若寒蝉。

两人相顾无言。

空气仿佛变得稀薄。

林逾静唇抿了抿。

这些话说出来舒服多了,如果周珩要脸面的话,就不会再说要追她的话了。

良久,周珩开口:“不是什么占有欲。”

声音很小,却传到了林逾静的耳朵里。

周珩整理好心情开口:“我很确定我对你的感觉。”

林逾静身体向前倾,一字一句告诉他:“我不需要。”

说完,拎起包就起身离开。

周珩连忙追出去。

在外面大厅等候的于彦看到林逾静和周珩一前一后出来,两个人好像谈崩了,脸色都不好,他连忙追了上去。

可追上去就只看到周珩一个人的身影。

于彦左顾右盼,都没看到林逾静的身影,喘着气问道:“薄总,发生什么事了?”

周珩直接吩咐:“赶紧把车开出来。”

于彦又跑去停车场将车开出来。

周珩迅速的上车,吩咐道:“追到车牌尾号1168的出租车。”

于彦什么也不问,一踩油门连忙追上去。

车上,周珩打开手机,搜索了顾景的微博账号,发现他有一个亿的粉丝。

他知道,顶流也就几千万粉丝。

他蹙着眉头,又往下看,看顾景关注了一百多人,都是明星,有男有女。

往下翻,看到他发的动态,评论大多是女生。

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很受女生欢迎!

周珩黑着脸问于彦:“如果你是女人,我和顾景,你选谁?”

于彦被问得猝不及防,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颤,车子摇晃了一下。

他好不容易将车子稳定下来,在心中腹诽,差点吓死他,薄总为什么要这么问?

难道是在和自己的情敌比较,谁更有胜算。

不过在他看来,顾景比周珩在年轻女性中更受欢迎,这是事实。

还不等他回答,就听周珩森冷地声音在背后响起:“这么难回答吗?”

于彦吓得战战兢兢,一脚踩下油门,让车和林逾静乘坐的出租车并列前行。

林逾静刚好扭头,看向周珩。

两人四目相对。

周珩摇开了车窗,下颚线紧绷,咬牙喊道:“林逾静,你给我下来!”

第五十六章 给我答复

周珩看着林逾静和司机说了一句什么,她乘坐的出租车很快消失在他视线里。

他全身气势更为冷冽。

于彦背脊一凉,连忙补救:“我当然选您,您有钱有势,长得又帅……”

周珩锋利如刀的眼神扫过去,于彦的话戛然而止。

他看于彦害怕的模样就知道他在说谎,知道答案,心中就有些烦闷。

车上一片沉默。

良久过后,周珩冷静下来,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于彦这次不敢再说实话:“有。”

周珩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