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宸对着慕小卿一刻不停的说话,像要把这五年来没说的一次性说完。
密室内无白天黑夜,时间也仿佛在这里停止。
等到墨宸在密室里面听到刘管家急切的呼喊不得不出去的时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
见墨宸终于出现,刘管家老泪纵横,垂首躬身说:“王爷,您终于出现了。”
“何事?”墨宸声音冷硬。
刘管家闻言,忙不迭的说:“是李丞相在前厅等候,说您在不出来,他就要告到御前,说您找人假冒丞相府千金。”
墨宸眼神渐渐阴沉下来,他还没有去找李善清,他竟然还敢上门来威胁。
李善清便是李丞相的名字。
墨宸面无表情的铱驊离开书房。
外面一片雪白,这几日雪没有停过,积雪已经有几尺厚,掩盖住了曾经发生的一些事情。
墨宸走到前厅,却见一个满头白发,苍老无比的老叟坐在厅内。
身边也是一个相差无几的老妇人,穿金戴银的也掩盖不住满面的苍白。
墨宸神色一闪,短短几天时间,李丞相和其夫人竟已比从前苍老了几十岁。
李丞相见墨宸终于肯出现,立马跪在他面前:“求摄政王能把英儿还给我们夫妇二人,老臣要把她葬入李家祖坟,待我夫妇二人百年之后,也好照顾她。”
李丞相眼眶凹陷,双目犹如鱼珠般浑浊。
丞相夫人也一样跪在地上哀求。
墨宸抿着双唇,看着他们一言不发,心里慢慢涌现出一股怒意。
待李丞相和其夫人身体渐渐承受不住,摇摇欲坠的时候,他终于开口:“她是本王的王妃,是天家媳妇,以后自是与本王合葬,与丞相府有什么相干。”
古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寻常百姓家也从未听说过女儿死后还能葬入娘家祖坟的,况且慕小卿现在已是皇家人。
听到墨宸的话,李丞相和丞相夫人不由得心灰意冷。
然而李丞相不想放弃:“老臣甘愿让出小女慕小卿的名号,只要她的尸身即可,将她带回去后只当一个无名之人。”

第十二章 死无全尸

这三天时间他已经查清楚所有的事,知道现在世人皆以为摄政王墨宸新娶的王妃才是他的女儿慕小卿。
还对墨宸赞叹有加,王妃身染恶疾不仅没有嫌弃,还在她病情好转之后愿意以三书六礼再迎娶一次。
当真是前不见古人的世间第一痴情之人。
无怪世人,连他自己当初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谁知,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冒名者顶替了他女儿应该有的荣华富贵,又设计害死了她,而他的苦命的女儿死后却连个姓名也不能有。
一想到这里,李丞相心便似有千蚁伺咬般疼痛。
现在他们夫妇二人只想要回女儿的尸身,安葬在本属于他们夫妻的合葬墓内。
这样,他的女儿也总算有一个安身之所,后人给他们上香时,也能有一些香火,不至于做一个孤魂野鬼。
“本王不许!”
墨宸不知道李丞相怎么想,但谁也别想把慕小卿从他身边带走,就算那人是她的亲生父母,也不可以。
李丞相听到墨宸如此决绝的话,本来已经苍白的脸上更加灰白,心如死灰。
丞相夫人则受不了连番打击,直接晕倒在地。
“夫人!”
李丞相满嘴苦涩,他的夫人这几日苍老了太多,一切都是他的错。
墨宸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喊来刘管家:“把李丞相和其夫人送回府上。”
刘管家领命叫来下人把李丞相和丞相夫人扶了下去。
“王爷,王爷……求王爷答应老臣的请求,否则老臣死不瞑目!”
墨宸站在厅前,看着外面一刻不停的飘雪,对李丞相的话置若罔闻。
……
李丞相离开后不久,墨宸就又回到了密室之中。
“你爹娘要把你带走,他们跪在地上哀求本王,但是本王拒绝了他们。”
墨宸坐在水晶棺旁,说着刚刚发生的事。
“本王不会让任何人把你带走,等本王死后,你与本王同棺可好?”
慕小卿没有回答,墨宸身后却传来另一个尖锐的回答。
“不好,王爷是妾身的丈夫,死后与这个不知姓名的人葬在一起,可有想过妾身的处境?”
墨宸转头看过去,只见元柔身穿锦衣华袍,满脸受伤的看着他。
突然一下看到原本慕小卿的脸,墨宸有一丝愣住。
他突然觉得这张脸有些陌生,他脑海中下意识浮现的都是一张带着疤痕的脸庞。
良久,“你来干什么?”墨宸回过神。
“我们夫妻二人刚成婚不久,夫君却整日与一个死人待在一起,可有把我放在心里?”
元柔毫不避讳,直接说了出来。
她知道,墨宸喜欢的就是她做什么都坦坦荡荡的样子。
墨宸眉间紧蹙,有些不耐烦:“此事与你无关,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元柔还是第一次听到墨宸用如此冷硬的语气跟她说话,一下怔住。
她面目狰狞的看了一眼水晶棺内的人,袖中的指甲陷入到掌心。
随后转头离开密室。
书房外,元柔看着紧闭的房门,眼中闪过一丝狠意。
一个死人也敢与我挣,那就别怪我让你死无全尸!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