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不换就在秦伯沉的一念之间。
秦伯沉淡声:“刘总很懂这个?”
“那是!我驯服过的女人,不夸张地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刘总志得意满。
秦伯沉勾唇:“难怪带了一个这么小的,想必更小的,刘总也碰过吧?”
刘总嘘声,装出一副忌讳莫深的模样,但其实他根本不怕,笑得十分猥琐,仿佛制定法律的人才是小丑。
“这话可不好公开说,没听他们说吗,毕竟那是违法,是犯罪,哈哈。”
沈檀惜听不下去了,猛地一下站起身,却被秦伯沉按住手。
他不让她走!
刘总将椅子往秦伯沉的方向挪近,“不过,闻总要是也有这方面的兴趣,我倒是可以介绍一些渠道给闻总。”
秦伯沉目光平淡地看着他,刘总以为真有戏,再靠近他一点,笑着要说什么,万万没想到,下一秒,秦伯沉直接把酒泼到他的脸上!
“啊!”
秦伯沉拿出真丝手帕擦手,在神色惊愕的刘总的目光下,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刚才谈的合作,到此为止。”
刘总一脸红酒,错乱至极:“为、为什么啊?”
“你都要坐牢了,我还继续跟你合作,岂不是在自找麻烦?”
刘总脸色大变:“什么坐牢?!”
秦伯沉看向沈檀惜:“楼秘书,刘总刚才那些话你没有听到吗?还不报警。”
沈檀惜毫不犹豫拿出手机,刘总这才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倏地站起来!
秦伯沉身体往后靠在椅上,他哪怕是坐着,也比刘总更有气场:“怎么管女人,是我的事,轮得到你指指点点?刘柄德,下次注意点,别再冒犯我。”
他一顿,然后讽笑,“你好像,没下次了。”
刘总死死地盯着秦伯沉,脸一阵黑一阵白。
餐厅里的安保不动声色地靠近,他们当然知道这艘船上什么人身份贵重,必须保护,但凡刘总敢对秦伯沉有一点动手的倾向,他们将会立刻将他按下!
刘总喘着粗气,必须承认,他根本奈何不了他!
他咬了咬牙,咽下口气,转身就走。
秦伯沉示意服务生重新替他倒酒。
他握着高脚杯,贴着桌面摇了摇,问表情有些空白的沈檀惜:“替你出气了,还满意吗?”
“……”沈檀惜清醒道,“只不过是因为,刘总还够不上闻总的门槛而已。”
秦伯沉嘴角一泛:“他确实够不上。”
打从一开始,秦伯沉就看不上这个刘总,对他提的合作也可有可无。
这种情况下,秦伯沉怎么可能把她这个筹码给出去。
换句话说,是刘总手里的牌不够大,秦伯沉懒得跟注。
但换成别人,换成他的目标,她不信他还会“替她出气”。
沈檀惜深吸了口气,明牌直接问:“我听说船上有一个游戏是换女伴,闻总要跟着玩吗?”
秦伯沉听到她质问的语气,冷冷:“楼秘书忘了秘书守则?”
秘书守则,以公司利益为先,以总裁为先,以总裁下达的为公司利益的命令为先。
沈檀惜咬紧了牙齿,已经看到自己不可逆转的命运。
她当了他三年的工具人,临了临了,还要再为他的商业帝国再“出一份力”。
秦伯沉目光扫过她全身,端起红酒:“晚宴好好打扮,有客户在。”
沈檀惜真的很想给他一巴掌……
她僵硬地起身,离开餐厅。
一出餐厅,她的脚步就不自觉加快,快得仿佛可以逃走。
但船就这么大,她能逃去哪里?
她横冲直撞,转弯时没注意,跟从另一边转弯的人撞了个满怀,对方扶住她。
沈檀惜下意识道歉,对方温和道:“没事。楼小姐这么着急?有什么事吗?”
沈檀惜抬起头,才发现,撞到的人,是沈素钦。
人在绝境,总是会比较脆弱,看到熟人,还是一个一直以来对她还不错的熟人,求生欲几乎是在瞬间到达了顶点。
沈檀惜反握住沈素钦的手!
 

沈素钦挑了一下眉。
一直以来,沈檀惜都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女人。
哪怕是一起吃饭、喝咖啡,行为举止上,也不会有留给人任何暧昧联想。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抓着他的手,仿佛落水的人,拼命抓住唯一的浮木。
沈素钦看着她,注意到她眼底有一丝的红润。
他很难不心软,无声地叹息,低下头温声问:“楼小姐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沈檀惜吹着海风,后脑勺一阵一阵地闷疼,没头没尾地问:“沈教授带女伴了吗?”
“没有。”
“那你大哥带女伴了吗?”
“带了。”
“女朋友?”
沈素钦进退得宜:“这个我不太清楚。”
肯定不是。
如果是女朋友之类有身份的人,他的回答不是这样——难道他会不认识自己的嫂子?
说不太清楚,其实就是在隐晦地表达,那是他大哥带来交换的人。
也是,都上了游轮了,怎么会不知道游戏规则。
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她,被骗来的。
沈檀惜抿了一下干燥的唇,认真地看着沈素钦,她长得很好,五官哪哪都挑不出瑕疵,眼眸乌黑清亮,突然说。
“碧云和沈氏,在竞争同一个项目,我最近一个月,虽然不怎么参与公司的业务,但也知道,那个项目,对沈氏和碧云,都是非常重要。”
沈素钦打断:“楼小姐,你应该知道,公司的事,我并不参与。”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沈教授可以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替我给你大哥带句话——如果,他能把我换过来,不动我,让我安全离开,我可以帮到他。”
帮?
沈素钦仿佛看到她在悬崖之上走钢丝,不由得蹙起眉:“你……要出卖碧云?你想清楚后果了吗?”
沈檀惜恍惚了一下,喃喃:“我是在自救。”
如果反抗不了游戏规则,那她就只能想办法,让自己在这个游戏里,处于安全位置。
沈素钦是她在这艘船上唯一认识,且有能力帮她的人。
沈素钦镜片后的目光深邃:“楼小姐,玩火会自焚。”
她出卖碧云,背叛碧云,她觉得秦伯沉会放过她吗?
沈檀惜定了一下神,无比冷静道:“那也比眼睁睁看着火烧到自己身上要强。”
秦伯沉为了获取利益,拿她当筹码,换句话说,要想拿下她,就必须给秦伯沉看得上眼的利益。
她跟沈素钦虽然是朋友,但也只是普通朋友,她都没脸要求他为她付出巨大利益,更不要说要求他大哥无条件帮助她。
所以她只能开给他大哥满意的条件,再让他大哥开给秦伯沉满意的条件,这样才能把她换下来。
难为沈檀惜在脑袋昏昏沉沉时,思路还能这么清晰,她恳求着:“沈教授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你都开口了,我当然会帮。”沈素钦推了一下眼镜,“走吧,我带你去见见我大哥,沈徊钦。”
沈徊钦对沈檀惜提的交易很感兴趣,两人谈了一个下午。
达成一致后,沈徊钦就让人去请秦伯沉过来。
秦伯沉走上楼梯时,看到走在他前面的女人的脚崴了一下,便顺手扶了她一把。
女人抬起头,是一张美艳的脸,柔柔说:“谢谢先生。”
秦伯沉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而后疏离平淡地点头,继续走向咖啡厅。
甲板上的露天咖啡厅,只有沈徊钦一张桌子,他也是一个人。
“沈总。”秦伯沉走过去。
沈徊钦自然而然地起身,跟他握手:“闻总,闻总肯赏脸,荣幸之至。”
秦伯沉:“沈总邀约,不敢不来。”
两人刚坐下,沈徊钦就开门见山道:“老城区的项目,我可以退一步。”
秦伯沉眉头飞快皱了一下,语气听不出什么波澜:“无功不受禄,沈总让这么大的利,闻某该怎么答谢。”
话音才落,就有一阵高跟鞋声哒哒哒地走过来。
秦伯沉淡漠地抬起眼。
就见那个在楼梯被他扶了一把的美艳女人,迈着一字步,挂着风情妩媚的笑,走到沈徊钦身后,手扶着他的椅背。
沈徊钦拿起咖啡:“苏苏一直很仰慕闻总,想跟闻总认识一下……我今天偶然遇到楼小姐,一见如故,不如,都交个朋友吧。”
体面人说话就是含蓄。
但意思都一样。
就是交换女伴。
沈檀惜躲在咖啡厅里,外面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她心里也在等秦伯沉的回答。
等他答应,彻底做实他,真的是要拿她换取利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