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萧云霆小说》 小说介绍

许诺有些意外,“对于你们来讲,这块玉不值钱,可对于我来讲,它值这么多的钱。”说着,她把背篓里的肉,还有细粮拿了出来,又拿出十块钱。小女孩连连退后,根本不敢接。...

榜单小说许诺萧云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萧云霆许诺全文在线看

《许诺萧云霆小说》 第17章 免费试读

萧云霆看一眼许诺,耳朵微不可察的红了,说:“是我对象。”
这种感觉还有些飘忽。
那么不真实。
许诺和婶子聊起来,“我对象难得回来,所以陪我来买些东西,婶子你也买布啊?”
婶子是个热心的,话多。
许诺问,她就答。
许诺就了解了这些布的价格,还有什么布比较好,比较软,适合给爸妈做衣服。
萧云霆倒是没有想到以前话不多,而且很娇气的许诺会和婶子说那么久。
供销社的人很多,挤来挤去。
萧云霆一直紧紧地守在许诺的跟前,手臂虚护在她的双肩,只要有人撞上来,他都第一时间带着许诺避开。
挤了好一会儿。
终于把东西买齐了。
上次萧云霆就拿了不少的东西,所以这次她就买了一些布,一点肉,细粮。然后还准备回到村里,趁家里人不在的时候,再把空间的鸡和肉拿出来。
很快背篓给装得满当当的。
两人满载而归。
本来萧云霆是要让许诺在国营饭店吃了午饭回的,可是天太热了,肉在背篓里万一臭了怎么办。
萧云霆再三的思考后,还是决定先回去。
萧云霆本来想先把许诺送到了汽车站,然后再去还自行车,可是许诺主动要求要和他一起去。
萧云霆想了想,也没拒绝。
他借车的战友家就在汽车站附近。
住在一个幽深的小胡同里。
萧云霆骑着车到的时候,差点撞上一个小孩子。
孩子是个女孩,头发枯黄,一看就营养不良,小脸瘦得皮包骨,双眼深陷,皮肤蜡黄。
孩子看着萧云霆,害怕的瑟缩了身子,却也知道是自己不对,不停的道歉,尽管声音很小,他们还是听到了。
许诺下车,走到小女孩的跟前,温柔的说:“小妹妹,别怕,哥哥骑车也不小心,这才差点撞到你,你没错。”
小女孩对上许诺温柔干净的双目,干裂的唇动了动,半天才发出声音,“姐姐,你买东西吗?”
许诺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那么严格了,不过卖东西还是不敢太张扬。
许诺看着孩子衣着破烂,又瘦成这样,不管什么东西,她用不用得着,她就问:“买,你有什么东西卖?”
小女孩立即从包里掏出一个小布袋。
布袋上是手工绣的小老虎,女孩手脏脏,布袋却特别的干净,想来她很珍惜这个东西,平时都放在家里,今天想卖了,才拿出来。
小女孩从布袋里拿出一块碧绿通透的玉。
玉是蔷薇花,镂空精致的,看得出来雕刻的手艺出神入化,很是精细,甚至栩栩如生。
小女孩双手捧着玉佩,“姐姐,我卖这个东西。你可以多给我一些钱吗?我妈病了,她快死了,我想要拿这个换钱给妈妈治病。”
许诺看着那块玉,一眼认出是一块好玉,问:“你需要换多少钱?”
“一块钱,一块钱就好。”
小女孩生怕许诺觉得贵,目光里全是央求,还有楚楚可怜。
这块玉现在不值钱,甚至可以说是没用。
可往后就值钱了。
她想了想说,“姐姐拿背篓里的肉,还有细粮,再给你十块钱,好吗?”
小女孩一听这么多的东西,不禁瞪大了双眼,直摇头说:“太多了,太多了!姐姐,妈妈说过无功不受禄。”
许诺有些意外,“对于你们来讲,这块玉不值钱,可对于我来讲,它值这么多的钱。”
说着,她把背篓里的肉,还有细粮拿了出来,又拿出十块钱。
小女孩连连退后,根本不敢接。
萧云霆慢慢蹲在小女孩的跟前,“小妹妹那姐姐给你两块钱,你把这些肉和细粮收下,好吗?”
小女孩听着,犹豫了一下,忽而双膝弯曲,作势要跪在地上。
萧云霆见状,忙把人拉了起来,严肃的说:“现在不可以搞这一套,除了父母,其他人都不值得你跪,知道不?”
大概是他太严肃了,把小姑娘吓到了。
许诺立即温柔的轻拍了拍小姑娘的肩,甜甜的笑,“哥哥只是心疼你,别怕。”
萧云霆一看自己把人吓到了,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忙拿出一颗糖给了小姑娘。
小姑娘不敢接。
还是许诺拿过来塞她的手里,她才敢接,然后满目感激的看着许诺,“谢谢姐姐,姐姐你是大好人。”
许诺笑了笑,从兜里拿出两块钱一并给了孩子,然后又提着背篓里的细粮,肉说:“走,姐姐去看看你妈妈。”
小姑娘微愣了一下,忙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姐姐,我来提吧。”
然后她走在了前面。
许诺和萧云霆随着一起进了巷子。
小姑娘的家在巷子的最深处,而且非常的狭窄,只有一间屋子。
屋子位置不好,所以光线极暗。
小姑娘拉开门,就小声的提醒,“姐姐,注意脚下。”
进门,许诺就闻到一股长期见不到阳光而产生的霉味,她微皱眉,有些不好闻。
屋里的人听着动静,发出虚弱的声音,“南南,你回来了。”
南南立即放下东西,走到床前,“妈,我在门口遇着一个好人姐姐,她把我的玉佩买了,给了两块钱,还给了一些细粮,肉,她还来看你。”
南南妈一听给了两块钱,还给了那么多的细粮和肉,她看着眼前的许诺,一时有些激动的说:“妹子,你吃亏了。那玉佩不值钱,这些细粮和肉,你提回去,我们不要。”
许诺坐到南南妈的床前,双眼适应了黑暗,她才看清了南南妈的病容,手落在她的手腕,温柔的说:“这玉佩是上好的玉,值这个价,你不要和我客气,不然我就是欺负你们孤儿寡母了。”
南南妈的精神非常的不好,说句话都费力的那种,听着许诺的话,点了点头,“谢谢!谢谢!
我是知道的,这块玉佩到黑市,一块钱都换不了,你给两块,很多了,真的……”
黑市本来赚的就是黑心钱。
许诺自然不能和他们比,她说话的同时,把了把南南妈的脉,感觉她已经病入膏肓,且身体的各器官已经开始衰竭,没得救了。
她手上有些药,可以让她的疼痛减少一些,但是也不方便拿出来。
想了想,看向萧云霆,“萧大哥,你去还车吧,我在南南这里坐一会儿。”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