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萧云霆小说》 小说介绍

许诺笑了笑,转身就走出了小胡同。能帮到她,她也很开心。许诺刚走到巷子口就看到萧云霆和一个穿公安制服的人说话,还给了他一些钱,“老李,这些钱,你拿着。有空买点东西给巷子南南家。”李老推过他的手,“你说的南南我知道。是个苦命的丫头,M.L.Z.L.她爸早前得病死了,她妈一个人拉扯着她,很是辛苦。...

许诺萧云霆萧云霆许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云霆许诺(许诺萧云霆)全文阅读(许诺萧云霆)

《许诺萧云霆小说》 第18章 免费试读

萧云霆想了想,还是出去了。
待他走后。
许诺像是故意闲聊的问起南南妈的症状,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包药,“这是我给我亲戚带的,她说这药止痛可厉害了。
大姐,你试试。”
如果是现代,绝对不会拿她的药,乱吃她的药。
可在这个年代,吃口饭都难。
有药能解决病痛,她们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南南妈并没有迟疑,接过药,立即和南南说:“南南,你拿一块钱给姐姐。”
许诺立即推开,“这药不值钱,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开的。就几毛钱,大姐,你拿着吃 。”
说完,她起身就走了。
南南追出来,“姐姐!”
许诺摆手,“快回屋去照顾你妈妈,姐姐找得着路。”
南南泪眼朦胧的挥手,“姐姐,我会记着你的,我长大后,会好好的报答你的恩情!”
许诺笑了笑,转身就走出了小胡同。
能帮到她,她也很开心。
许诺刚走到巷子口就看到萧云霆和一个穿公安制服的人说话,还给了他一些钱,“老李,这些钱,你拿着。有空买点东西给巷子南南家。”
李老推过他的手,“你说的南南我知道。是个苦命的丫头,M.L.Z.L.她爸早前得病死了,她妈一个人拉扯着她,很是辛苦。
孩子拉扯大了,但是她的身体也垮了。”
萧云霆眼里有些不忍,“拿着吧,能帮一点,是一点。”
说完,他转身准备走了。
结果就看到许诺满目温柔的看着他。
他冷俊的脸上浮起一抹柔情,上前说:“我和你介绍,这就是我曾经的战友,因伤退役,现在是安县的人民公安。”
说完,又看着李公安说:“这是我对象!我先前和你提过的。”
李公安看着许诺,“嫂子!”
许诺微微一笑,“李同志。”
李公安打量过许诺,看着萧云霆,说:“难怪你等那么久,值得。”
等那么久?
许诺好奇的看着萧云霆,他和李公安告别,背着背篓一起去了汽车站。
许诺见萧云霆一直不说话。
就开口问,“萧大哥,李公安的话和我有关吗?”
萧云霆看着许诺怔了一下,发现太阳直晒在她的脸上,他手里蒲扇拿起来挡在她的头顶,替她遮了灼热的阳光。
许诺还仰头看着他,等他说话。
萧云霆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等你长大。”
简短的四个字,瞬间击入许诺的心湖里。
等她长大?
意思是……
他一直喜欢原主?
“什么时候开始的?”许诺整理过原主的记忆,几乎没找到他的身影。
那他是什么时候对原主产生了那样的感情?
萧云霆看着许诺,双眼深不见底,让许诺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可她给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不自然的避开他的双目。
萧云霆忽而抓过她的手腕,“小时候我妈就说,你是我媳妇儿,所以我觉得你就是我媳妇儿。”
哦……
原来如此。
她就说他和原主不过小时候有过一面之缘,哪有什么感情。
而且这个年代的人都非常的传统。
父母一直这样洗脑,他的骨子里便认为,他这辈子就她了。
许诺想到这里,又有些好奇,他在外,就没有见过自己动心过的女同志?
她正疑惑的时候。
萧云霆又开口了,“诺诺,或许我们现在还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余生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培养。
如果最后,你还是不喜欢我,我会尊重你的选择,成全你。”
许诺前行的脚忽而顿住,仰着小脸问,“意思是,我要离婚?你也会成全我?”
萧云霆见她说得那么直白,有些意外,小小的呆了一下,却还是点头,“嗯,我尊重你的一切选择。”
许诺的小拳头轻打在他的胸膛上,“傻子!”
她的小拳头打下去,就像挠痒一样的轻,而且有一种暧昧的味道在里面,萧云霆的耳朵又红了,而且这次他感觉到烫。
看着许诺也微红的脸颊,他主动的牵起了她的手。
许诺的手僵了一下,没有拒绝。
这陌生的触感只是让她有些恍惚。
慢慢地……
萧云霆的手指就扣着她的手指。
肌肤紧紧地贴近在一起,产生一层薄薄的汗,却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许诺感觉自己的脸更烫了。
这大概身体的本能,在一个充满神秘的异性接触之时,身体本能的就会产生反应。
特别是现在笼罩在两人面前的气息,还那么暧昧。
公共汽车来了。
人特别的多。
萧云霆生怕其他人把她撞倒了,本来扣着她的手慢慢落到她的肩头,虚护着她,慢慢地挤上了公共汽车。
天热,人多。
汽油味,汗臭味,还有一些什么奇怪的味道,交杂在一起,那味道真是让人觉得恶心难闻至极。
好在许诺忍到下车了,这才吐。
萧云霆看她吐得这么难受,说:“下回不坐这车了。”
许诺喝水漱了漱口,“没事,我多坐几回,就习惯了。”
就是现在身上粘腻腻,还臭轰轰的,许诺就只想回去赶紧洗澡,太臭了。
萧云霆似也闻到自己身上不好闻的味儿,也知道许诺有轻微的洁癖,看她一脸的嫌弃,他也没敢隔太近。
两人疾步回到家里。
钱文芳刚刚熬了绿豆水。
因为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钱文芳见他俩回来,小脸热得通红,而且汗颊流背的,一脸的心疼,手上的活儿也没停,一面打着水说,“小妹,快,洗个澡。吃过没,我给你弄饭。”
萧云霆一脸的歉意,“大嫂,就麻烦你给诺诺煮点饭,我们回来得急,没有吃午饭。”
本来是要吃的。
许诺不去。
他也就没强制要求。
就是……
到了她家人面前,这个点儿了,她还没吃饭,萧云霆就觉得不好意思。
钱文芳却是笑,“没事,不麻烦,你也没吃吧,吃了再走,坐。”
萧云霆看着背篓,想到了什么,立即把背篓放到了灶屋,然后把里面许诺寻的东西找了出来,然后打了一水轻轻地擦拭着。
她宝贝的东西,他也非常的小心着。
许诺出来的时候,萧云霆已经把她寻的东西,全部整理了干净,干干净净,整齐的摆在了她的屋檐下。
“萧大哥,去洗个澡。”
许诺把那些东西收进了屋里,这么放着,真是打眼。
萧云霆想了想,还是去洗澡了。
吃过饭后。
萧云霆便走了。
许诺看钱文芳没有注意灶屋,就从空间里拿了一只鸡,还有一条子肉出来,“大嫂,这天热,这些东西怎么放。”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