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妙燕北琛全文txt》 小说介绍

小雨没说话,眼神总算敢正视燕北琛了,只是有些呆呆的望着她。燕北琛喝了口茶,她还是这个呆呆的表情。她不由得敛了些笑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没,没有……”小雨看起来很紧张,两只小手悄悄攥着衣角,如实说道:“少夫人您……笑起来很好看……”...

沈妙燕北琛热门推荐小说(燕北琛沈妙)精彩章节阅读-沈妙燕北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沈妙燕北琛全文txt》 第20章 免费试读

下人是看着何永梅拿着东西出去的。
闻言一脸吃惊的看着燕北琛。
报警……抓少夫人的母亲吗?
“怎么?”燕北琛一个眼神看过去,下人再不敢质疑什么,赶紧拿出手机报警。
屋外的雨还在下,唰唰唰的雨声落在院子里,花瓣落了一地。
有下人穿着雨披在打扫院子,燕北琛淡淡走到窗边看着外头越下越大的雨,心情有几分沉闷。
她梳理了时间线,沈妙那次飞机事故,确实是在今年。
但应该不是这一次出差。
因为她记得那时候的天,好像比现在更热一些。
她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记错。
只希望这C国的暴雨早点停下,阿宸能早点回来。
“少夫人。”
燕北琛正看着窗外出神,突然一股茶香传来,少女清甜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燕北琛淡淡回过头,一个娇小的女佣双手端着茶杯,恭敬的低着头站在自己身后:“天降温了,您喝点热茶吧。”
燕北琛没有立即接过茶,而是定定的盯着小女佣看了好几秒。
曾经的她太能作妖,锦华别墅的下人都对她唯恐避之不及。
每天没有她的吩咐,这些人是不会靠近她的。
难得还有人看着下雨降温了,专程给她送热茶来。
燕北琛伸手将热茶接过来,顺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雨。”女佣一点点抬起脑袋,是一张周正的脸,不过看着挺胆小,头抬起来了眼睛都不敢正视燕北琛,给人的感觉唯唯诺诺的。
“小雨?”燕北琛一听转头看了眼窗外,突然勾唇笑道:“你的名字,和现在的天倒是应景。”
小雨没说话,眼神总算敢正视燕北琛了,只是有些呆呆的望着她。
燕北琛喝了口茶,她还是这个呆呆的表情。
她不由得敛了些笑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没有……”小雨看起来很紧张,两只小手悄悄攥着衣角,如实说道:“少夫人您……笑起来很好看……”
燕北琛闻言,表情明显僵了一下。
很快,她轻轻一笑,转头看向窗外,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语气也很轻快:“谢谢。”
小雨一眨不眨望着她的背影,那颗紧张的心逐渐放松下来。
少夫人怎么像……变了个人……
下了半天的大雨终于在天黑的时候小了下来。
燕北琛吃晚饭的时候,雨基本已经停了。
饭厅只有她一个人用饭。
刚吃到一半,管家来报,家里被盗的东西都已经找回来了。
盗窃者已经被抓去了警局,因为盗窃者坚称自己没有盗窃,只是拿自家的东西,有两个民警专程上门来询问具体情况。
这会儿等在大厅。
燕北琛两口将碗里剩下的半碗饭扒完,起身就往大厅走去。
两个穿着制服的民警等在那里,锦华别墅是什么地方,里头又住了什么人,没人不清楚。
两个年轻的民警坐在沙发上,看起来有些坐立难安。
佣人已经为两人倒了热茶,燕北琛走过去在两人对面坐下:“季四爷出差去了不在家,两位同志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你是……燕北琛小姐?”
两位民警对视了一眼,有些谨慎的看着燕北琛开口。
“对,我叫燕北琛。”燕北琛平静微笑的回答。
“何永梅……是你的母亲?”
“不是。”燕北琛回答得十分干脆,不过顿了下还是补充了句:“是养母。”
两位民警再次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人轻咳了一声才缓缓说道:“是这样的,锦华别墅丢失的两件贵重物品,经我们查出,在你的养母何永梅那里,如今两件贵重物品我们已经追回来了,对于何永梅的行为到底是盗窃还是拿……或是你赠与,这个定罪,是有很大区别的,我们想……听听你的建议。”
燕北琛一听,脸上笑意不改,淡淡往沙发上一靠:“如果是赠与,我们怎么可能会报警?经允许叫拿,未经允许叫偷,锦华别墅没有人允许她拿走那两件东西,她的行为,便属于盗窃行为。即便是我的养母,我也不会包庇她的,你们就公事公办吧。”
两个民警闻言表情都变了变。
其中一人做笔录,一人犹豫着道:“是这样的,由于丢失的财物数额巨大,如果要定罪的话,会比较严重,考虑到事件特殊,何永梅又是你的养母……”
“不用看我的面子,何永梅盗窃的,是季四爷的东西,不是我的东西。即便我要放过她,季四爷未必会放过她。”
燕北琛这话一出,两位民警又对视了一眼,都不再说话。
民警在锦华别墅做好笔录就走了。
燕北琛正准备上楼,米双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看了眼,直接将手机关机。
此刻的C国,暴雨仍在继续。
时差原因,C国已是深夜。
沈妙处理好所有文件走出书房,沈义还等在外头。
他将锦华别墅发生的事详细的给沈妙汇报了一遍,这才出去。
沈妙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然后慢慢走到沙发坐下,打开手机微信,找到唯一的一个置顶用户,慢慢编辑了一条信息发过去:【小九,睡了吗?】
小九:【没有呢。】
对方秒回了信息。
寂寥的雨夜,看着小女生的回复,远在异国的男人一颗麻木而冰冷的心,总算有了几分温度,他立刻又回复:【在做什么?】
燕北琛此刻趴在卧室大床上,看着男人的回复,她下意识的就在对话框打出一句“在等你聊天”,可刚刚打出,她又马上将信息删掉。
她虽然确实在等着他结束工作和他聊天,可这样回复,未免太不矜持了?
而深更半夜,她又能做什么呢。
燕北琛想了想,快速打下一句回复:【准备洗澡。】
对话框静止了大概有几分钟。
燕北琛一直盯着对话框,等待的时间里终于有些意识到自己的回复似乎……把天聊死了?
阿宸:【我也准备洗澡。】
等待了三分钟后,男人终于回复了。
这下子轮到燕北琛看着屏幕发呆,不知道回复什么了。
两个不会聊天的人聊天,简直就是大型尴尬现场。
阿宸:【一起洗吗?】
燕北琛还没想好怎么回复,男人竟然又发了条信息过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