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嘉茉陆箴》 小说介绍

陆箴长得那么好看,算数不行。他数学不会是语文老师教的吧?“你说的那个价格,是我的成本价,我也需要赚钱。”苏清婉想着自己的命都是他救,不敢有怨言。“我会努力赚钱的。”...

陆箴徐嘉茉(徐嘉茉陆箴)小说全文在线看_陆箴徐嘉茉最新章节在线看

《徐嘉茉陆箴》 第15章 免费试读

这是苏清婉第二次听说第二区这个地方了。
张强想去,李离想去,所有人都想去,那是缅北园区奋斗的目标。
所有人都想去的地方,苏清婉却不想去。
她很清楚,越是光鲜亮丽的地方,越是黑暗。
再加上,她还想逃。
上一次跑完全是一时冲动,没有任何攻略,下一次跑,她就会一次性成功。
陆箴带着苏清婉去买衣服,园区是监狱改造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监狱后面,有一块几百平方的院子。
院子里有理发店,小超市,服装店。
苏清婉诧异道:“这里怎么有开店的?”
“是上头派来的家属。”陆箴指着其中一个服装店,“这里。”
所谓的服装店,只是简单地刷了一个大白墙。
里面挂着一排排简单的款式的衣服,没有任何标价。
苏清婉直接问老板,“这里什么衣服最便宜。”
她知道这里赚钱不容易,她不能随便花陆箴的钱。
钱花了,是要付出相对的代价的。
老板是当地人,说了一口当地话,苏清婉一个字也没听懂。
最后陆箴选了一套休闲服给她,“去试试看。”
苏清婉拿着进了里面黑暗的屋子,把衣服脱了。
刚要换上衣服的时候,屋子后面的门帘突然被人撩开,一个黑影走了出来。
“啊!”
苏清婉吓得抱着身体惊呼一声。
紧接着,陆箴进来了,一把将她捞在怀里,温热的外套落在了她肩上。
女老板也进来了,叽叽歪歪解释着什么?
“出去。”陆箴强势的命令。
女老板拉着那男人出去了。
苏清婉还靠在陆箴怀里,因为紧张,手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襟,指甲在他胸口上划出了血痕。
她闻到了血腥味,才反应过来,急忙松开他,和他拉开距离。
因为走得太急,披在肩头的外套滑落,她不着寸缕的身子,就这么暴露在陆箴面前。
慌乱之下,她猛地转过身,背对着陆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陆箴盯着她长发遮住的后背,很瘦,腰线纤细,盈盈一握。
臀部挺翘,是标准的蜜桃臀,双腿修长笔直。
肤如凝脂,透着羞红的颜色,妖而不艳,娇而不俗。
就像是九天上最干净的玄女,哪怕在污泥中挣扎,依旧不食人间烟火。
这样的人,仿佛对她有任何人非分之想,就是玷污了她的圣洁。
陆箴微微眯起眼睛,坚硬的喉结上下滚动着。
苏清婉感觉到陆箴犀利的目光,慌得一塌糊涂。
“夜先生……可以请你出去吗?我……要换衣服了。”
身后的人没有动,她紧张地咽口水。
腿软的肌肤站不住。
苏清婉不敢回头,也不敢再说话,更不敢弯腰去捡地面滑落的外套,只是不断地颤抖。
直到陆箴转身离开的声音传来,她才松了一口气,慌忙地抓起衣服换上。
出去的时候,她不敢看陆箴,也不看镜子,更不关心身上的衣服合不合身。
对一个曾经光着下半身在众人面前过了几天的人来说,有衣服遮体,就是最好的奖赏。
苏清婉走到陆箴面前,“我好了。”
“嗯,走吧。”陆箴走在前面。
苏清婉跟着他,出门的时候,看见之前从屋里走出来的那个男人正在流鼻血。
女老板拿着纸巾给他擦,擦得满脸都是。
仔细看,他的鼻子好像歪了。
摔跤了?
苏清婉没敢多想,只是紧跟着陆箴的脚步。
“夜先生,衣服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陆箴停下,回眸看着她。
“上次买药五万二,今天的衣服两百块,你一共欠我五万四,你要怎么还?”
“夜先生,你算错了,跑路费五万,药钱两百,衣服两百,一共是五万零四百,不是五万二。”
陆箴长得那么好看,算数不行。
他数学不会是语文老师教的吧?
“你说的那个价格,是我的成本价,我也需要赚钱。”
苏清婉想着自己的命都是他救,不敢有怨言。
“我会努力赚钱的。”
“那在你没赚到钱之前,你给我铺床叠被,算是利息。”
陆箴命令。
“好。”没要她陪床,已经是天大的喜事。
“你怕我?”陆箴看不着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的女人,眉头微微蹙起。
“没……”苏清婉一开口,就紧张得结巴了。
陆箴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抵在拐角的墙壁上,伸手拨开她额前的秀发。
一张绝美的脸蛋露出来。
苏清婉的相貌是清冷的,眼神却很勾人,像是狐狸一样有蛊惑人心的魅力。
她被陆箴犀利的眸子盯着,紧张地直咽口水。
“夜先生……”
“瘦了。”陆箴说了两个字,就松开了她,转身离开了。
苏清婉在原地愣了片刻,把她吓得半死,就是为了看她是胖是瘦!
她回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换房间。
苏清婉没有任何行李,回来收拾东西,也只是之前没吃完的药,和袁媛告别。
袁媛拉着她的手叮嘱。
“去了好好伺候夜先生,无论他提什么要求,你都听着,别反抗,伺候他,总比伺候……”
袁媛的话没说完,苏清婉却明白。
被陆箴睡,总比被这些垃圾睡要好几百倍几千倍。
苏清婉点头。
张强回来,看见苏清婉要走,心有不甘。
“你在我房里睡了这么久,我还没碰过你,就要走,怎么行?”
袁媛脸色当场就变了,“强哥。”
张强一耳光扇在袁媛脸上,“闭嘴,给你几分颜色,真把自己当染坊,这里轮得到你说话。”
苏清婉拦在袁媛面前,“张强,你要打就打我,别碰袁媛。”
张强邪魅一笑,“你现在可是陆箴的人,我哪敢打你,这样,你看哥照顾你这么久,没让房里的人动你一下,哪怕你病危,也没趁人之危,你要走了,给哥睡一次,哥就不为难你。”
“无耻。”袁媛气得大骂。
张强根本不搭理她,而是兴致勃勃的看着苏清婉。
“我要是不愿意呢?”苏清婉不信张强敢强迫她。
“不愿意,那你就脱光了,从这个屋子走去陆箴房里,就一笔勾销。”
张强把门打开,双手抱胸靠在门边,好整以暇地盯着苏清婉。
房里的另外几个男人也鼓掌起哄,“脱脱脱……”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